第十五章:夫人14(舔穴H)

      将身上的衣服垫在地上,林青云扶着银玉倒下,两人露天就行起了房中之事。
    “林大人不好奇我昨晚怎么脱身的?”
    林青云吻过银玉的眼皮,嘴角,从下颔流连到脖颈,用嘴唇探进衣领中,从锁骨吻到肩头,间隙中问:“怎么脱身的?”
    银玉顺从的抱住林青云的脑袋,手指将他头上的玉冠取下,任林大人一头青丝散开,感受到林青云的嘴唇吻到乳肉处,不禁娇喘一声,道:“那棵树花叶繁密,以倒下的满树桃花为衣裙遮盖住自己……”
    林青云解开身下女子的腰带,将丰满的乳肉捧出来,赤裸裸地暴露在碧云蓝空下。他用舌辩群臣的嘴去吃,用写下锦绣华章的手指去挑逗,将乳肉把玩得形状各异,将乳尖的朱果吃得盈盈生光。真奇怪,明明这女子性子生得恶劣极了,一身肌肤却滑腻娇软,一双乳儿,吃起来更是满口生香,甜津满腔,叫人既爱又恨。
    “花虽繁密,却远没到能遮住人体的地步……”他将乳肉吃了好几个满口,恋恋不舍得来到小腹,用舌头舔舐着银玉的肚脐,咬住银玉的大腿肉。
    “当然遮不住,当时我下体没有任何遮挡之物,根本来不及走,所以我干脆就没挣扎,而是主动打开双腿,叫赶来的师傅们都瞧见了你昨天插红的小穴……啊——”原来是已经吻到银玉美穴的林青云听到银玉越说越不像话,用牙齿咬了一口阴蒂,银玉瞬间就叫了出来,穴里发了大水。
    林青云赶忙用嘴接住,像是喝什么琼浆玉露一般如饥似渴,饮用之时,还不断伸出舌头刺激银玉穴里的敏感点。银玉受不住这接二连叁的刺激,用腿夹紧了林青云的脑袋,叫道:“林青云,进来,用你那物进来,帮我看看,昨天师傅们插松了没……”
    林青云没有说话,只是又咬了一口银玉,深深地舔入小穴,又用嘴包住花户,舔两边的花瓣,接着便舔到银玉的尿穴处。
    察觉到林青云意图的一刻,银玉是想拒绝的。她知道林青云心中的顾忌,但这顾忌正是银玉的心痒处,她恨不得林青云立刻将她高高昂起的粗壮物粗暴地插进她的小穴里,撑开她的小穴,用力地操她,操得她话都说不全,浑身发软。
    但事实上,林青云不需要真的操她,只要将舌头抵在尿道口,一下一下地撞击着,像是要用舌头干进去,银玉就已经爽得浑身发颤,魂都软了。
    “嗯…嗯…”银玉娇喘着,她明明已然舒服极了,却还是嘴硬道:“都说林大人天资聪颖,银玉却以为不然,连取悦,嗯~嗯,取悦女人的活计都做得这样糟糕……嗯……”
    “糟糕?”林青云抬起头,看见满脸春色的银玉紧张地抿起唇,笑了。
    他忽然抱起银玉,往河边走去。
    银玉吓得揽住林青云的脖颈,这一刻,银玉怀疑林青云想带着她殉情。
    到走到河水较深的地方,没入自己的大腿时,林青云亲了亲银玉的额头,问:“阿玉,骚逼这么想吃东西,吃得进男人的拳头么?”话落,不给银玉反映时间,像是昨天晚上一样,揽着的右手放开力,左手食指和中指瞬间闯入银玉的穴内,借着重力狠狠地操进了小穴。
    银玉只觉得心脏都仿佛停顿了一下,失重掉入河中和被拳头操进穴里的双重恐惧与身体里敏感点被刺激的生理反映交织出了直击灵魂的快感,迟来的身体颤抖和心理满足汹涌而至。比起昨晚,今天银玉的穴里更加湿润和瘙痒,即便突然,容纳食指和中指完全没有问题,因此,快感更加纯粹,在拳头操进穴里的心理想象中获得高潮。
    最后的最后,银玉是被林青云抱着回去的,明明身体已经累极,还喃喃自语着要吃了林青云。
    林大人听见了,也只是眼底浮现出无奈,他吻在银玉的眉心,和着夕阳,将姑娘送回寺里。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