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狗狗

      被放置到沙发上时,心里残存的那点不甘心仍在作怪,白伊在长眉薄唇的人俯身压过来时,抬起右脚抵在其胸口。
    漆黑的眸子沉了沉,陆洄将置于自己胸前的白嫩赤足握进了右手里。
    指纹清晰的拇指,摩挲起敏感的脚底,惹得躺在沙发靠背上的白伊,面上瞬间染上了一层薄红,发出微弱的嘤咛。
    她试图收回自己的腿,脚却被宽大修长的手牢牢握住,一时无法挣脱。
    两人之间这样的举动太过不庄重,导致陆洄不禁扬了扬眉,顿时生出几分轻浮的浪荡感。
    “或许,现在轮到我来解释了,白伊。”
    “……没人想听。”
    陆洄注视着目光闪躲却面颊发热的白伊,忍不住低笑,拇指继续摩挲着她敏感的足底肌肤。
    “明明就很期待,不是吗?”
    如此笃定的反问句,自然不会得到任何回答。
    女人咬了咬嘴唇,抬起被情欲焦灼而水雾朦胧的眼睛,望向不断撩拨自己的人。
    “在知道你之前,我的确有很多女性伴侣,但她们仅仅只是用来装饰自身的炫耀工具,也就是战利品。”
    原本因情欲充盈着水汽的眼睛,变得随时都有可能因为酸楚而哭出来,但白伊的语气偏偏又倔强得不行。
    “是嘛,那我是小陆总第几任战利品呢?”
    “白伊,我没有吻过除了你之前的任何人,不管是在我来到首城之后,还是在我离开西南之前。”
    明明心下说着不要相信对方的花言巧语,但白伊还是冷哼着别过了脸,连刚刚突然尖锐起来的眼神也随之缓和了不少。
    “在西南,我见识过很多肮脏且污秽不堪的场面。或许是因为这些,导致我对男男女女之间的事嗤之以鼻。”
    陆洄将握于手中的赤足缓缓放下,一边态度诚恳的讲述,一边小心翼翼观察着白伊的反应。
    “直到我遇到了你……不对,是看到了招商广告里的你。第一眼我就疯了,就好像,你本就该属于我。我想抱你、吻你、肏你,想让你在我怀里叫着我的名字,呻吟、颤抖、高潮。”
    过于直白的言论,惹来白伊用眼尾一扫而过的鄙夷,陆洄却因为白伊耳尖泛起的薄红而勾动唇角。
    “我每天想这些想得发狂,最后潜进了你的家里,有了那样的开始。我手段下作,你把我当狗,但我不在乎……”
    她慢慢靠近,双臂勒紧白伊纤细的腰肢,惹来白伊不满但力气并不大的推拒。
    “我肏到你了,白伊。很软,很紧,水很多,我喜欢你牢牢抓住我流泪哭泣的样子,光是想一想我在你身体里进出,你在因我动情,那感觉就爽得我脑袋冒烟,根本停不来。”
    “我做你的狗,你做我的猫,这段关系里没有别人,也不会有别人,只有陆洄和白伊。”
    在陆洄的唇贴过来时,白伊有那么一瞬间的不确信。
    真的没有别人吗?不,还有鹿与思……也正是因为陆洄酷似鹿与思,自己才肯和她发展成这样的关系。
    在恼羞成怒且异常心虚的猫咪亮出利爪之前,陆洄用唇舌封住了白伊的唇。
    炙热的缠吻,并没有换来锋利牙齿的撕咬,只有格外香软的舌尖。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