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页

      圣女突然有点担心。
    “蛇神快回来了。”路西法干好活就闻到了客厅的大蒜味,于是下达了逐客令,“他不喜欢大蒜的气味。”
    “我家那位不让我吃大蒜啊!”圣女愁眉苦脸地投降,“好吧好吧。”
    圣女离开后,路西法把她坐过的凳子仔仔细细擦了几遍。倒不是嫌弃圣女脏,只是在他的意识里,这张穿白漆皮的凳子是蛇神专用的,就像祷告书应该放在阳光最充足的书台上一样。
    要不是一下没看住,他一定会为圣女另搬一张凳子。
    他盯着那张凳子出神了片刻,又去厨房切了几片水果掩盖大蒜味。确认所有事项准备就绪后,他推开窗户,想让风灌入,吹散屋子里可能残留的怪味。
    就在窗帘在风里起伏时,路西法看见了从不远处向他走来的蛇神,与往常不同的蛇神。
    那个男人赤脚走过来,肩上停着一只明黄羽毛的鸟。浑身的棉袍都被沾湿了,松松垮垮地挂在肩上,露出衣裳底下饱满的肌肉和漂亮的线条。他的长发也湿了,粘在前额,水珠被斜照的阳光镀上了独特的光泽,从下颌滚落到胸口。
    路西法一瞬间愣住了。
    毕竟在他的印象中,神的棉袍和发丝从没有被打湿过。他曾经站在暴雨中举行祭祀,棉袍依旧干燥直挺。
    蛇神也感受到了路西法的目光,抬头想跟他打个招呼,却在对方怔愣又直白的眼神里察觉出异常,不由自主地拢起了领口。
    “这个夏天比往常热,我想念触摸水的感觉,于是去了河边。”他解释道。
    神也是可以被水沾湿的。
    神也可以是这副样子。像个忙碌了一天贪凉的男人在溪水里洗去疲惫与灰尘,然后哼着歌回家,像是自己可以触手可及的同类。
    路西法的头脑被这个意识猛烈冲击了。
    直到门口响起了蛇神的敲门声,他才回过神来:“您回来了?”
    显然,蛇神进门前施展了一些魔法,浑身已经干透了,棉袍也穿得端正。因此说这话时,路西法的语气就像刚才没在彭倩看见蛇神一般。
    “主人,晚餐已经准备好了。”路西法为他拉开了那张洁净到反光的座凳。
    在有些尴尬的气氛中,他找了某件无足轻重的小事来缓和:“今晚我们要进行餐前的祈祷吗?我去替你拿书。”
    说完就忙不迭地跑去了卧室。
    蛇神静坐在餐桌前,盯着烛火芯儿摇晃了一会,突然有些奇怪:从客厅到卧室只有几步路,他为什么离开了这么久?
    骤然间,他想起自己床头似乎放了两本书。
    一本是用于祷告的书,一本是恶魔路西法写的、荒诞又乏艳情桥段的爱情神话。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