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页

      路时修笑笑,不以为然:“师傅就这样,找不到他就会死心了。夫人,我正式给你介绍下我师傅,之前我说过,师傅的易容技艺高超,江湖人称千面人。”
    “其实……他还有个名讳,你可能也听过。”说到这,路时修语气迟疑,似乎有点难以启齿。
    “我听过?”我不禁诧异,微微摇头:“不能吧,我之前都没见过他。”
    路时修掩嘴轻咳了声,偏头不自在地说:“他还有个称呼,叫黑煤球。”
    “什么?!”我没忍住,惊呼了声,难以置信地瞪着路时修,指着在地上找酒的老头,一股子气愣是撒不出来:“他就是黑煤球?!”
    路时修轻轻点了点头。
    我双手握拳,骨节“咔咔”响,一副想同人打架的模样,朝黑煤球走去。
    靠靠靠!
    这就是黑煤球!
    什么眼神啊!就是那个美人榜单里把我排名放最后的黑煤球?!
    好个路时修!居然瞒我这么久!
    他能第一肯定走后门了。
    819
    “走了啊。”
    当我抛弃路时修,拿家里的陈年烈酒跟黑煤球套近乎,问路时修有没有走后门时,黑煤球亲口说的。
    “可恶!”我愤愤地蹲在地上,拿木棍在地上画圈圈。
    这人之前还拿榜单第一跟我炫耀。
    哼,这下被我发现了吧。
    于是,我抱起一坛从家里后院偷挖的酒递给黑煤球,兴冲冲地说:“那我也走个后门,您给我排第一呗。”
    黑煤球没什么职业操守,正打算接过说好,结果一旁等候多时的路时修轻咳了声,走过来将我从地上提起:“行了师傅,酒明日给您加倍送去,那个榜您也别给我走后门了,排最后吧。”
    路时修说到这,下颚朝我这偏了下,又道:“跟这人挨一起就行。”
    “……”
    “我不要!”我立马反驳,嚷着让黑煤球给我走后门,结果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路时修提溜走了。
    妈的路时修!
    自己要垫底,凭什么非要让我也跟着垫啊,万一我今年往前蹦了几名呢!
    820
    路时修不顾四周打量、诧异的目光,将我一路连拉带扯地送回婚房。
    “砰”地一声,门被碰上,外界的嘈杂全被阻挡在门外。
    路时修也跟了进来,垂眸静静望着我,一言不发。
    “看、看什么?”我没底气地问。
    说实话,现在两个人单独相处,我有点不敢抬眼看路时修。
    我怕看到他眼底的情愫太过浓厚,招架不住。
    “夫人,春宵苦短,你刚才已经浪费不少时间了。”路时修伸手搂住我的腰,将我紧紧扣在他胸前,迫使我抬眼与他对视。
    我一抬眼,便撞见路时修眼底一直克制隐忍的欲望渐渐变得赤裸。
    路时修彻底不加掩饰,呼吸开始加重,扣住我的后脑吻上了柔软的唇。
    路时修今日的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猛烈,如波涛的海浪,令我又惧怕又想跃跃欲试。
    在路时修的攻城掠地下,我的两条手臂不自觉攀上路时修的脖子,整个人仿佛挂在他身上。
    路时修乘势抬起我的后臀将我半抱起,想再进一步时,“哐当”一声,凤冠打在门上了,惹得我“咯咯”地笑。
    我一笑,路时修也跟着笑。
    这人眉眼本就好看,如今舒展,眉眼盈盈的模样,犹如寅夜下的月色,澄明透亮,令人看一眼便忍不住想要偷偷舀一池月光藏起才好。
    路时修将我放下,亲手替我摘下这个麻烦的凤冠。
    从镜中看去,红烛渲染的光晕下,这人动作细致又温柔,仿佛在打理一件心尖珍宝。
    打理完后,路时修拉我坐到桌前,倒了两杯合卺酒,将其中一杯递于我,唇角微扬,眉眼温柔尽显。
    “夫人,合卺交杯以结永好,喝了这杯合卺酒,我们便会纠缠一辈子,生同枕,死共眠,你可愿意?”
    我如初见般,毫不吝啬地冲路时修灿烂一笑:“我愿意!”
    玉杯交错,饮了年少的一腔欢喜,自此死生不离。
    作者有话说:
    小路和游游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后续应该会有番外,其他cp的也有,不过不会写很多。很感谢一路陪我走来的宝子们,!真的真的真的很谢谢!!没有你们支持我光靠单机真的很难完成。这篇我也写很久了不小心就写长了。害!下次改。(//?//)
    最后,若是小路和游游的故事有一瞬间能让你们开心了,那我就已经很满足啦。再次感谢大家!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