Яоцsèшо.Ⓒом 萧北的礼物

      最后,萧南好说歹说,又答应了苏辞下学期可以住校,才终于将人哄出了家门。
    苏辞母女俩所住的别墅在市区,离苏辞在读的高中不远。萧南当初买下这栋别墅也是为了苏辞上学方便。
    而萧家老宅位于城郊的一座山上,整座山都是萧家的。从这里开车过去大概要两个小时。
    经过早上那一番闹腾,等叁人抵达萧家已经是晌午。该到的人都到齐了,只等着他们一家。
    萧家人本来就不赞同萧南跟徐雯在一起,现在他们来晚了,自然没得到什么好脸色。
    但徐雯就好像没发现众人对自己的不喜一般,热情的跟每一个人拜年、寒暄。
    苏辞则全程冷脸,谁都不理。只在萧南带她去见萧父萧母的时候,还算乖顺的行了个礼,礼貌的道:“萧爷爷、萧奶奶,过年好。”
    萧父是军人出身,自然不会为难烈士遗孤。更何况萧苏两家是世交,苏辞的父亲苏禾是他看着长大的。
    是以,二位老人对苏辞还不错,笑着给了她两个大红包。
    一旁看着的徐雯心里非常嫉妒,偷偷暗骂苏辞是个绿茶婊。你不是对谁都冷脸吗?怎么见了萧南的父母就不装了?小婊子,还不是看人下菜碟!しìàоyцχs.cом(liaoyuxs.com)
    苏辞给二老拜完年后,转身就看见小二叔萧北正坐在沙发上对她招手,示意她过去。
    萧北只比苏辞大十岁,这些年经常带着她玩,算是苏辞为数不多的玩伴之一。只是这货一年前订婚了,现在身边总是跟着个未婚妻,苏辞也就不怎么找他玩了。
    “找我干嘛?”苏辞走过去冷着脸问。
    萧北笑得很阳光,帅气的脸上略微带着一丝痞气,指了指自己脚边的纸袋道:“给二叔拜年,二叔给你好东西。”
    苏辞闻言,翻了个大白眼,直接去拿地上的纸袋。
    “诶诶诶!你还没给我拜年呢!”萧北嘴里这么说,却没阻止她,脸上反而带着笑意。
    然后众人就听见苏辞惊喜的声音:“哇!是我喜欢的那款包包!还有我想要的珍珠项链!还有Koei的新游戏!!哇哇哇!都是我想要的!萧北我爱你!”
    萧北看着她终于有了笑容的小脸,莫名觉得很甜蜜。尤其是那句“萧北我爱你”,苏辞从小就经常说,大家都觉得只是一句口头禅而已,可萧北每次听完都能高兴上叁天叁夜。
    徐雯听到苏辞的话,蹙眉看向这边,心中暗骂:婊子就是婊子,随便一个野男人给她买点东西,她就高兴成这样,张口闭口就是情呀爱的,真不要脸!
    苏辞已经成了她的心病,只要看到苏辞高兴,她就生气。
    是以,徐雯立即走了过来,一把夺过苏辞手中的纸袋,对萧北抱怨道:“小北,嫂子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太惯着小小,不要总给她买游戏玩,很耽误学习的!”
    萧北瘪了瘪嘴,看向一旁的萧南。
    萧南会意,赶忙过来解围,劝道:“徐雯,小小的成绩很好,过年玩几天没关系的。”
    徐雯看向他,眼圈又红了,一脸的悲痛:“你们这么惯着小小,有没有为她的将来考虑过?她今年高叁了!再过几个月就要高考了!怎么还能让她玩游戏呢?”
    萧北见状,很生气,回怼道:“我说徐雯,你平时都不管小小功课的,她学习这么好全都是靠自己聪明。以她现在的成绩,世界名校任她挑,玩个游戏轮得到你说叁道四吗?”
    他这话一出,徐雯的眼泪唰唰的往下掉。然后一边哭,一边去厨房找了把剪子,把里面的包包、游戏、珍珠项链全都剪坏后,扔进了垃圾桶里。
    随即,她含着眼泪环视屋内的众人,神情倔强的道:“苏辞是我的女儿,不管你们怎么说,我都要为她着想。她现在年纪小,也许会恨我。但等她长大了,一定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的。”
    看着自己用心准备的礼物就这么被毁了,可把萧北给气坏了。
    他拍着沙发扶手就站了起来,指着徐雯怒道:“你给我赔钱!包包28万,珍珠项链55万,游戏我就不跟你算了。一共83万加上去法国和日本的飞机票,再加上我叁天的工资,你今天要是不赔,我现在就报警!”
    徐雯立即看向萧南,刚要开口,就听萧北又道:“你别看我哥!东西是你弄坏的,你看我哥干什么?让他拿萧家的钱赔给萧家吗?你徐雯既然敢故意损坏别人的东西,就别说自己赔不起!你赔不起是哪来的脸把东西弄坏的?啊?是你的东西吗?”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