τīмīχs.∁ǒм 第四章:昭仪

      宴席很快开始,各国使臣轮番庆贺嘉顺帝生辰,数不尽的吉祥话倒了一筐又一筐。
    轮到西越时,主事很是胆战心惊了一番,直到看见那宁放下酒盏才悄悄松一口气。
    歌舞丝竹不断,宴上气氛也逐渐热烈起来。
    在侍者接引下,几位大宗的皇子也入了座。
    就在这时,一位东林的使臣站了起来,恭敬地朝着王座行了礼,而后说了什么。他的话很快经由译官传达:我国主年岁渐高,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最亲爱的女儿,我那如珠如宝的掌上明珠。久闻大宗人杰地灵,愿以金银玉石为礼,为女儿求得良缘。
    席上各人各有心思,有的露出了微笑,有的垂下眼——那宁低了低头,克制着自己不露出讥讽的神色来。
    分明是买卖儿女,在他们的口中却成了父爱如山的把戏。
    嘉顺帝百里齐闻言,嘴角微噙了一丝笑意:“国主拳拳爱女之心令人动容,朕如何能不允?却不知…”
    译官又将百里齐的话换了东林语告知使臣,而那位东林的公主,从头到尾并未露出什么表情,一脸平静地微笑着。
    推杯换盏之间,这位东林公主的婚事便被定了下来——许,大宗二皇子百里渊。щоо①陆.ⅴīℙ(woo16.vip)
    那宁眼见百里渊起身谢恩,眉心不自觉紧了紧。她带着一腔愤恨远赴中原,为此学了许多中原的习俗和才艺,不是为了跟一个皇子成婚的。
    ————
    皇后陈意敏稳坐中宫十余年,一切物事都要最好——自然,给百里泽的也是最好的。
    如今百里泽虽尚未入主东宫,却也是人心所向。历朝历代东宫之中不乏外邦身影,如今属国之中,以西越实力最强,北楚次之。
    陈意敏属意的本是西越。在听闻呼兰尔·那宁代替了呼兰尔·达珠后,立时摒弃了这个念头——亲姐妹侍奉亲父子,如何想如何怪异。
    因此,略过如今没有公主的北楚,只剩下东林。
    嘉顺帝将东林公主许给百里渊一事,她并未听到风声,眼下的场合又不容她质疑……
    陈意敏看了一眼呼兰尔·那宁,几不可见地摇了摇头。
    殿中众人心思各异,有胆大的,盯上了西越:“这位是——”
    闻言,殿中之人目光皆投向那宁。
    百里明坐在兄长右侧,也朝那方向看了一眼。
    他知道她是谁。
    在两个时辰前,母妃特意叮嘱了他,远离这位西越的公主。
    呼兰尔·那宁。
    那宁飞快扫了一眼众人,站起身来:“我的名字是呼兰尔·那宁。”
    只此一句。
    嘉顺帝第二次打量起那宁来。
    呼兰尔·嫣莎,闻月,他的昭妃,几年前来朝时并不似她这妹妹。她十分安静,必要时却也能毫不怯场,一番话引经据典直把人堵了个干脆,事后又能以再温婉不过的笑容赔礼,让人不忍苛责。
    而她的妹妹,看着除了胆子大些,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先前开口的那人自然是知道呼兰尔氏的,他上前一步,正要与那宁说话,便听见她的声音。
    “我曾起誓,只嫁这世间第一好的男子…”这话一出,立刻有人露出了看戏的神色。
    世间第一?实在是小女儿家的梦话。
    百里明远远看着那宁,耳边传来了一些细碎的交谈。
    “这位公主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这样的话在这时候说…”
    “这下是彻底堵死了……”
    陈意敏也把这当做小儿梦话,只笑着要打圆场:“公主所言倒也…”
    “所以,”呼兰尔·那宁打断了这位王后的话,她朝前几步,定定道,“我要嫁给你。”
    “陛下,我要嫁给你。”
    落针可闻。
    就连艺伎也停了下来。
    随行的主事已经吓得近乎晕厥。
    谁也想不明白这位年轻的西越公主是什么意思。
    那宁任由嘉顺帝打量,面上神色不改,只有她自己知道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
    如果他不答应……
    那么她要怎么样留在大宗,再进到他的皇宫之中?
    她已经开始想起别的办法。
    答应啊。
    快答应我。
    百里齐看了她许久,久到那宁接近他的种种可能都已经猜测过一回后,才挪开了审视的目光。
    “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他并不是真的要问话,至少他没打算要她回答。
    “呼兰尔·那宁,那宁在西越语中是什么意思?”
    “是神女的意思。”那宁回答。
    “这个名字太重了。”百里齐了笑,“你的姐姐叫闻月,那么你就叫闻星吧。”
    他说得极随意,其余人等却因此惊了又惊。
    “陛下——”陈意敏下意识地想阻止。
    百里齐抬手挡回了她的话,“如何?”
    那宁知道,这位陛下说这番话是在警告,也是在羞辱。
    中原人的眼里,姓名是极其重要的。她的名字有着非常的寓意,却被他说太重了。转而给她赐名。
    几乎没有犹豫,那宁又行一礼:“闻星见过陛下。”
    百里齐看着她,淡淡道:“起来吧。”
    月亮爬上了屋檐。
    这一夜,帝京睡得好的人很多。
    睡不着的也很多。
    那宁一脸冷淡地看向昆齐:“你已经答应过我了,昆齐。”
    “我当时不知——”
    “那么,你以为我是要做什么呢?”
    “你要报仇,我可以…”
    “昆齐,我需要你回去。”
    “我已经做好了决定,你不能阻拦我。”
    她指着窗外的月:“他今日羞辱了我,也羞辱了嫣莎。”
    “他们中原有一个词,叫引狼入室。你知道吗?”
    “嫣莎本来不必来到中原。”
    “是因为我,她才抛弃了且古·渠。”
    她突然哭起来,昆齐只觉得胸口疼痛异常,连忙擦去她的泪水。
    “她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都听到了。”
    “我要怎么做?嫣莎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她在得知嫣莎死讯后就很少哭了。
    昆齐本就不太会说话。他只能一点点擦去她面颊的泪珠。
    半响后,她听见他的声音。
    “呼兰尔·昆齐,以姓名起誓,我将一直效忠呼兰尔·那宁,直至死去。”
    “我会来接你回去。”
    “那宁。”
    ————
    与此同时,大宗皇宫。
    关圆山斥责了好几个来打探消息的徒弟,难得得有些迷茫。
    陛下今日本应去往凤梧宫,现下却是命人去传了话后便又回了两仪殿。
    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次日,太后慈宁宫中。
    “既如此…陛下心中有数就好。”太后慢声道,“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公主,翻不出什么浪来。”
    嘉顺帝颌首不语。
    “那就在使团回去前办好这件事罢。”
    “位分可想好了?”
    百里齐点头:“昭仪如何?”
    太后默念着什么,片刻后才点点头:“就这样罢。”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