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往事随风

      伊熙尔不知道赫尔路因怎么突然多云转晴了,但是她还是很高兴他能解开她的锁链,不再把她像只小猫小狗一样拴在铁笼子里。
    她把自己泡进浴缸绵密的泡泡里,翘起两根手指,小心地拈着塞子试探着拔了拔,却反被连着塞口的一段按摩棒蹭到了敏感点,贪吃的小穴剧烈收缩,顿时将圆柱吃得更紧。
    她又试着通过穴壁嫩肉的收缩,把男人弄进来的东西排出去。但这显然收效甚微,穴口刚吐露一点根部,马上又吞进去更多。棒身进进出出,倒搅得她气喘吁吁。
    她看着自己沾了满手的,分不清精液和淫水的黏稠,气鼓鼓地舔着后槽牙,小脸被热气蒸得粉腾腾一片。
    她觉得这人是故意的,并且掌握了证据。
    好一番折腾之后,伊熙尔总算把自己拾掇妥帖,干干净净地站在浴室里的大镜子面前。
    至于其中过程……她不是很想记住。
    伊熙尔两手扶在洗手台,凑近了去看少女在镜中水汽渐渐散开的倒影。身姿窈窕,脖颈纤细,张开的肩如同蝴蝶伸展的羽翼,漆黑如暮色的长发仍在滴水,忽略掉那些掐咬出的青青紫紫,整个人宛如一枝含露的百合。
    无论想不想,她都知道自己是个美人。
    每当她走过一个城镇,总有头上戴着花环的腼腆少年或者活泼稚气的小孩子,追随她的影子,手里握着一束刚刚从山野间采来的滴着露水的花朵。卖水果的老奶奶笑眯眯地挑出最大最甜的果子往她怀里塞,被她问路的行人总是受宠若惊,恨不能亲自送她到目的地。
    当然,也有些糟糕的经历。那些暗巷里明目张胆的窥视、黏腻的目光与毫不掩饰的淫邪欲望,在酒馆小坐时递来的加料酒水和不怀好意的邀请,她本能地感到厌恶,亮出闪着寒芒的箭将他们逼到了暗处。这种事情经历过两回,她就学会了要用斗篷来隐藏自己。
    所以呢。
    她叹了口气,扭身去取搭在一旁架子上的衣物。
    两位大人物,他们对她来得莫名其妙的好感与奇奇怪怪的占有欲,也是源自她这罕有的美貌?
    她不知道。
    她能感受到那些觊觎她美丽的人身上的恶意,但是奥列戈也好,赫尔路因也好,她感觉到他们不是坏人,至少在她目前的价值评价体系里不是。
    那么,他们从她身上看到什么、又想得到什么?
    好感。喜欢。爱。人类创造繁杂的词汇来描述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渴求与他人建立羁绊。爱又是什么呢?
    整个下午,伊熙尔都在城堡里闲逛。
    撇去阴森森的光线不谈,这座叁层楼的堡垒,装潢处处显露出一种与赫尔路因的冷漠气质不相符的、属于一个热闹大家庭的温情。
    只是,宽敞的宴会厅,孩子们的游戏室,围在壁炉跟前的扶手椅与柔软抱枕,从露台看去一览无余的玫瑰花园……无一不蒙着一层往日的阴影。
    伊熙尔心中隐约有了猜想,大概这是他人类时期家的样子。她回想了一下,不记得有听说吸血鬼有着怀旧的习性——毕竟对于永生的种族来说,执着并不是件好事。
    庄园城堡里的卧房很多,但只有叁间显出仍有人居住的痕迹:赫尔路因的,伊熙尔的,还有一间……像是女孩子的闺房,只是伊熙尔并不清楚它的归属。
    既然赫尔路因没有下禁令,伊熙尔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她突然的推门好像惊动了什么,似乎有个黑影从窗子一闪而过,也可能只是她的幻觉。
    这间屋子收拾得很干净,像是经常有人打扫。相较于其他房间,这一间的装饰陈设尤为奢华。
    线条精巧优雅的家具成套摆放,四柱雕花的大床藏在厚厚的毛绒地毯与层层迭迭的床幔之后,将娇贵的少女包裹在最柔软安静的核心。高而长的窗户被半挽起的帘子掩住一半,小桌上边摆放着瓷瓶,似乎还残留着玫瑰的香气。房间甚至还带有一个露台,里面有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少们下午茶需要的全部用具,只是已被从墙边爬上来的长长藤蔓覆盖。
    从半敞的窗子吹来,柔风将书桌上一本泛黄的书微微翻动,纸页掀起“哗啦哗啦”的声响,像是在邀请。
    伊熙尔走过去翻了翻,原来是一本日记。
    ……
    1407年7月22日
    妹妹出生了。
    看了一眼,长得好丑。
    母亲责怪我没有个兄长的样子。
    ……任谁有了奈纳珥和路姆巴珥两个弟弟,都不会再想做哥哥的。
    倒是该教教这两个小崽子怎么像个哥哥样了。
    1407年10月23日
    妹妹被抱去受洗,取名洛丝。
    还不错的名字,很合适她。
    1407年11月5日
    她很粘我,吮着我的手指睡觉让她很舒服。
    1407年11月6日
    想把妹妹的摇篮搬进在圣殿的办公室。
    被母亲拒绝。
    1408年6月30日
    洛丝会说话了,第一个喊出的词是哥哥。
    父亲很生气。
    奈纳珥和路姆巴珥嬉皮笑脸地认下了。
    不要脸。
    1408年7月29日
    会走路了。
    多了一个小尾巴。
    摔了两跤,瘪瘪嘴,没哭,爬起来继续跟。
    父亲母亲心疼坏了。
    有点好笑,不得不慢点走。
    1408年7月30日
    ……想起其实可以把她抱起来。
    1409年4月5日
    四处都不太平,越来越忙。
    1409年7月22日
    给洛丝过生日,很久没回家了。
    临走被抱住大腿。
    1410年11月24日
    南境基本稳固,回家小住。
    洛丝吵着要听睡前故事。
    读《野猪公主》。
    1410年11月25日
    ……写的些什么。
    把作者抓进牢里关叁天。
    1410年11月26日
    洛丝很喜欢《野猪公主》。
    放了作者。
    1410年12月2日
    不知下次什么时候能回来,给她做了个秋千。
    父亲似乎忧心忡忡。
    1410年12月9日
    朝中局势复杂,戈利姆雄心勃勃,不愿再做傀儡王。
    1410年12月12日
    鸿门宴。含糊过去。
    我只要家人平安。
    1411年2月5日
    回到边境。
    1411年3月15日
    见到精灵。
    他们显得很忧郁。对我们很警惕。
    1411年3月20日
    精灵答应结盟。
    1411年7月22日
    寄了礼物和家信回去。
    精灵的小玩意儿她应该喜欢。
    毕竟是至高王推荐的,说他的女儿喜欢。
    母亲来信说家里一切都好。
    1411年9月12日
    半兽人像是杀不完,源源不断地从北方涌来。
    幸好精灵愿意施以援手。
    1412年10月27日
    有些不好的预感。
    1413年6月10日
    或许是我想多了,战事已经快收尾。
    顺利的话能赶回去给洛丝过生日。
    1413年7月11日
    半兽人反扑。
    1414年4月5日
    叁年了。半兽人终于被赶回希斯艾格力尔以西。
    究竟是谁在背后支援他们?
    骑士们无心再战,精灵也疲惫不堪。
    希望战争顺利结束。
    1414年4月7日
    接到诏书,独我自己迅速回城。
    不详的预感越发强烈。
    1414年5月11日
    回家。
    两个猴崽子的剑法像那么回事了。
    洛丝告状,两个哥哥抢她的玩偶兔子。
    ……她说不是玩偶,是朋友。
    总之,跟猴崽子算账。
    晚上洛丝偷偷摸过来,抱着我哭,说她好怕我死掉。
    说她马上就是七岁的大孩子了,不能再哭了。
    其实是想告诉她,哥哥永远在这里。
    1414年5月12日
    戈列姆要我赴宴。
    当他把一群戴着镣铐、满身青紫而又神色凄惶的精灵女奴叫上来的时候,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荒唐!荒唐!
    他怎么敢、他怎么敢?!
    戈列姆疯癫大笑。
    他说你不知道吗?从精灵撤去屏障,接待前来求援的骑士起,黑市里就有了精灵奴隶。
    戈列姆拿起一瓶红酒,随手扒开身侧一个精灵什么也遮不住的短裙,直接捅进她的阴道。
    那个精灵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像这样被玩死的精灵,他说,已经有好几只了。
    我的剑指着他,他不为所动。
    他已经疯了。
    他说你杀不了我的,杀了我,你的剑会被诅咒。
    他又放声大笑起来,癫狂地拍着桌子,说你杀我也没用,新的将领新的军队早就赶到边境,人类已经正式对精灵宣战。他拿出最新的军报给我看,看到了吗?精灵的至高王已经死了。
    去他妈的圣殿!他大声叫着,又哭又笑。去他妈的神明!去他妈的精灵!神的宠儿又怎么样!我要弑神——!我才是王!我才是王!
    1414年5月20日
    赶回边境,几乎跑死了灰风。
    太晚了。
    太晚了。
    1414年6月15日
    王后见了我。
    她看起来哀伤而平静,怀中抱着懵懂安然的小女儿。
    他们早知这个结局。她说。从我第一次到来时就知道。
    但他们曾在神的面前立下誓言,不可伤害人类。
    他们顺从了自己的命运,完成了神赋予的使命。现在,已经是时候离开了。
    她用一种怜悯的语气对我说,快回家去吧。
    1414年6月21日
    通敌罪
    我早该想到的,我早该想到的
    我没有家了、,
    我没有家了
    父亲  母亲  奈纳珥  路姆巴珥  还有洛丝
    没有了
    全都没有了
    1414年6月22日
    有个老仆拿自己的孩子交换,偷偷救下了洛丝
    她在生病  她烫得快要烧起来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们的房子被烧得干干净净  没有钱  没有医生  什么都没有  她躺在我怀里  她就快要死了  我什么办法也没有
    1414年6月23日
    我召来了恶魔。
    1414年6月24日
    太可笑了,十年的圣骑士长,最后要依靠恶魔。
    1414年6月30日
    洛丝挺过来了,她的情况开始稳定下来。
    我打算带他们离开这里。
    1414年7月4日
    我带着洛丝和老仆前往南方吸血鬼的城市。
    1414年7月6日
    听说神罚开始了。
    戈列姆从城堡最高处跳下摔死,精灵离开了此世。
    这一切都跟我们没有关系了。
    1414年7月7日
    洛丝醒了。
    ……
    1420年7月22日
    洛丝把送给她的生日礼物通通摔个粉碎,她厌倦了吸食人血,厌倦了永远保持一个小孩子的体型,厌倦了那些妖艳的吸血鬼女郎们对她的明嘲暗讽。
    为什么不让我和爸爸妈妈一起死了呢!她对我大吼,吼着吼着掉下眼泪。我恨你!
    不要哭。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还有帮她擦掉眼泪的资格。
    1420年8月1日
    我带着洛丝,以及我领地下的吸血鬼们离开了南方,在北方的迷雾森林重建了人类时的家,隐居在此。
    她对北方的森林风景很好奇,或许是想起了以前全家到森林里露营度假的时光,心情好了不少。
    1421年6月20日
    矛盾再次爆发。
    洛丝早已厌倦了阴森的迷雾森林。
    她说哥哥,我们是不是一辈子都要过这种生活,要么夜夜笙歌糜烂疯狂,要么活在这种阴暗潮湿的地方,像角落里见不得光的臭虫?
    我无法回答她。
    1421年7月22日
    她离开了。
    我吃完了蛋糕。
    我做错了事。
    ……
    1517年6月9日
    下面的人送来一个俘虏。
    她长得有些像长大的洛丝。
    1517年6月10日
    我把她打扮起来,住在洛丝不要了的房间。
    1517年6月11日
    ……我到底在干什么。
    1517年6月12日
    她其实一点也不像洛丝,见了我总是瑟瑟发抖。
    不像也好,起码听话。
    1517年9月20日
    她也想逃跑,我杀了她。
    ……
    1530年3月24日
    洛丝发现了我养女奴的事。
    她跑回来质问我,说我变得像戈列姆。
    我第一次打了她。
    1530年3月25日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都在干什么。
    这些年里我养过许多女奴,无一例外的是黑色长发的美人。她们有的假意奉承,有的小心讨好,有的拼死反抗,有的从开始就哭个没完,甚至有的向我寻求爱。
    最后我都杀了她们。
    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或许我只是觉得寂寞。
    我很累了。
    —————————————————
    首发: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