τāòгòυωēň.còм 第3章新的风暴已

      靠近城市的森林通常不会太险恶,罗门诺城外这一片也是一样,充其量潜伏着一些毒虫和长蛇,因此算不上人迹罕至,甚至圣殿还曾派人修了便于行走的大路。
    伊熙尔不清楚奥列戈何时会发现自己的不告而别,保险起见,她决定还是不在这森林里多做停留。
    教习老师曾提起这片森林的北面仍有人类的城邦,其他种族的冒险者也常在此地歇脚驻足或交换物资——伊熙尔就打算在那里的旅店稍作休整,然后继续向北。
    再往北,按照教习老师的说法,就是令游侠们也为之色变的迷雾森林了。
    据说即使是经验最丰富的冒险家,如果意志稍微不够坚定,也会被这片森林蛊惑而永远困死在这里,直到成为它的养料化为白骨一捧。不过也有人说,这片森林里住着大陆最后一脉精灵,但大部分人都认为这只是一些渴慕一睹精灵风姿的旅者的幻觉,毕竟在那里产生什么幻觉都不奇怪。
    不过,伊熙尔隐隐觉得这并不是幻觉,或许那里确实有精灵隐秘地居住着,她仍打算去看看,就算只有一点可能性,也值得她为之冒险了。
    人类关于精灵的记载留存下来的太少,她要想弄明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最好是能够找到她那些永生的亲族。
    而且,如果永远身处异族之中,难免会感到孤独,哪怕精灵也是一样。
    伊熙尔走了两天,终于在第叁天日落前到达了北面的镇子上。
    这镇子其实不大,多数是被长年累月的泥巴和污垢熏黑了的木板房子,街上到处是披着斗篷、神色警惕的冒险者,偶尔有马车踏着刚下过雨后泥泞的石板路经过。♭しρōρō.⒞ōⅿ(blpopo.com)
    过了字迹已经被风霜侵蚀得有些模糊了的写着“黑河镇”的标识牌,第一个呈现在视线内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跃马客栈。大大的招牌下面贴了一行警示,“小心你的朋友”。
    这冷冰冰的提示让伊熙尔不由得有些紧张,好在她发现城门处的通缉墙上并没有自己的画像——王城并没有发来她的通缉令,连一张寻人启事也没有。
    她呼了口气,给自己提了提神。满是疤痕的木板门后隐约飘来黄油啤酒和奶酪的香气,诱惑着饥肠辘辘的旅客快些推开它。
    就在这时,门内突然蹿出一个人影,将将擦着她身边闪过。突如其来的冲力让伊熙尔向后一个趔趄,眼看兜帽就要滑落——
    一双大手忽然从身后扶住了她,还贴心地帮她把兜帽重新拉好。
    “当心,小姐。”身后的人俯下身子,凑到她耳边低语。
    他语气轻佻,笑容满怀恶意,显然并非童话里来救公主的英雄。
    “像你这样美丽的小公主,在这里可千万要把脸藏好。这些臭烘烘的流浪汉可不会像你的王子陛下一样好说话——你会被他们活活干死在这里。”
    “哎呀,”
    他好像又想起什么,笑意更深。
    “是我忘记了,永生不死的精灵可是相当耐操的,这或许也是神的恩赐?让你们不会那么快被玩坏。啊呀,不过做一辈子公用肉便器的结局是不是听起来更悲惨一些?
    “——啧啧,小脸吓得苍白呢,真是个小可怜。不要担心,真要有那样一天,我也会负责任地把你捡回家洗干净的。”
    提琴般优美的嗓音却吐出仿佛来自地狱的话语,最后一句被他故意咬得含混不清,暧昧得像是恶魔在引诱无辜的羔羊。
    “你是什么人?”
    少女向来轻柔的声音难得地带上了冷意,手不动声色地摸向了自己的弓,泛白的指尖却泄露了一丝主人的紧张与不安。她猛地回身,拉开弓却惊愕地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她的反应似乎娱乐到了声音的主人,轻笑声再度贴着她耳边响起。冰冷的吐息扑在耳廓,伊熙尔浑身一颤。
    “我们还会再见的,美丽的小姐。下次,可要好好想起我的名字。”
    伊熙尔的好心情被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人搅得一团糟,不过想起他刚刚似告诫似诅咒的低语,她还是先将帽檐向下拉了拉,确认自己的面容完全隐匿在了阴影里,然后才走进客栈。
    尽管这里的冒险者们大都行色匆匆,看上去并不对周围有多少兴趣,但受那人的恫吓的影响,伊熙尔也没有心情再在此地多留,只向客栈老板要了一间房草草休整了一夜。翌日一早,便带上她不多的行囊离开了。
    临走前,她问旅店老板借了一匹棕色皮毛的小马,约好走到迷雾森林边上就放它自己找路回来。小马似乎也很喜欢她的气味,热情地拿湿漉漉的鼻子去蹭她的脸,对于即将到来的旅程显得十分兴奋,扬起脖子嘶鸣了一声。接着,她又到镇子上买了一把弓,一柄还算趁手的匕首,又补充了些清水和食物,然后就借着东方探出的薄薄日光,向北方出发了。
    久违地骑在马背上让伊熙尔的心情格外轻快。她不用马鞭,也不用马鞍,只要用精灵语轻轻跟这匹年轻的骏马嘱咐几句,它便能稳稳地载着她在旷野上飞驰。
    没有山峦和城市阻隔的视野格外开阔,湛蓝的天幕下,像是从乱石后面长出的一朵朵白云去而复返,苍茫草色在视线中向远方延绵开去。烈烈狂风擦过脸颊,吹开她的兜帽,吹得她的斗篷高高飘起,像是雏鹰在空中展开的羽翼,她的心也几乎跟着高高飞起了。
    在罗门诺的皇宫里,她被埋在最最柔软的绫罗绸缎之间,用最昂贵炫目的珠宝装点着,吃着跑死了几匹马才运来的南方果园里刚刚成熟的水果。衣食住行,几乎用不着自己伸手,一旦她瞌起眼睛,谁都要恐怕呼吸声惊扰到她的美梦。
    而那时她梦到些什么呢?
    奥列戈从来不问,或许是不敢问。
    也不过是这样一场自由的风罢了。
    不过,伊熙尔很快又忧虑了起来。她这一路似乎走得过于顺畅了。
    在黑水镇的时候,由于早上客人不多,蓄着一大把乱糟糟的胡子的铁匠曾和伊熙尔多聊了几句。从他口中伊熙尔得知,黑水镇与迷雾森林隔着的这片荒野其实危机四伏。这里砂石遍布,杂草丛生,因此人迹罕至,但常常有豺狼虎豹等野兽出没,许多走了歪路的冒险者也会选择在这里打家劫舍或者杀人灭口。
    正是因此,伊熙尔才额外准备了一把匕首防身。
    但伊熙尔这一路走来,别说猛兽劫匪,就连天上的飞鸟也很少见到。飞禽走兽,都仿佛因畏惧某种力量而纷纷迁到了别处。
    如果伊熙尔的记忆是完整的,那么她就会想起,鸟兽只会因嗅到恶魔的气息而逃散,然后她便不会贸然接近迷雾森林,而是寻找其他能引起林中亲族注意的方法。
    或许是命运有意为之,她还是独自一人走进了那片散发着不祥气息的、浓雾笼罩的森林。像迷途的小鹿,一步步走进猎人的陷阱。
    一个黑影扑来,她失去了意识。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