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异乡来客

      皇太子的未婚妻逃跑了!
    这一爆炸性新闻很快在人族帝国的首都罗门诺传播开来。尽管皇家禁卫军很快出面镇压了民众好奇的打探,但流言蜚语还是飞快地散布到了每一家地下酒馆。
    有人说,是素来与皇室明争暗斗的圣殿从中作梗,也有人说,是这位性格乖张傲慢的皇太子终于惹恼了他纤细美丽的未婚妻。无论持何种观点,这种令人浮想联翩的桃色小说般的情节,都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最为乐道的话题。
    怪不得人们好奇,八卦是人的天性,更何况八卦中的两位主角本就如此与众不同。
    皇太子自不必说,这一头衔所暗示的尊贵与荣光就足以在他与普通百姓之间划开沟壑,也足够给他在同族中随意挑选自己的未来王妃的高傲与底气。但被他选定的王妃显然不受此蛊惑——或许他早该明白的,毕竟那位有着阴影般乌黑的长发和尖尖耳朵的美丽女士,本就不是人类。
    没有人知道这位按照史书记载,早该随同伴一起乘船西渡的精灵从何而来,但她确实像传说中那样,有着如月光般柔和恬静的面容,优美修长的身段与轻柔的嗓音。
    她站在好奇的民众与惊诧的贵族们面前说,她叫伊熙尔。她投来的目光也确实像是倒映在湖水上的静静月光。
    再没有比她更好更令人蛊惑的传教士了,人们相信,哪怕是魔鬼,一旦被她的月光所笼罩,也会立刻投归神的怀抱。
    对她的突然出现怀着好奇之外更为复杂的情感是帝国曾经和现在的统治者,圣殿与皇室。
    精灵是神的口舌,是神的侍从和影子。比之其他种族,他们数量很少,却与神最为亲近,也最为接近。
    从数百年前那场大战起,神就放弃了这片充斥着欲望与野心的大地。祂唯独召回了精灵这些祂最亲爱的、厌倦了无休止的纷争的孩子,在如今被称为埃瑞斯大陆——不被眷顾的荆棘之所——大海彼岸的提理安,赐予他们永恒的福乐。
    当然,随着神的离去,向神献忠、也蒙神恩赐的圣殿千年来的支配地位也变得摇摇欲坠。
    又过了近百年,大战结束,人皇奥腓烈大帝登基,首都圣罗瑞恩——这个在精灵语中意味着受神护佑的名字,被正式更改为在通用语中仅仅象征东方日出之地的罗门诺。代表世俗权力的皇室在被圣殿压抑千年后,终于重掌大权。
    而现在的圣殿,除了圣殿的核心——教会,仍是神明虔诚的信徒外,已不再具有凝聚宗教信仰的功能。不过,神并未完全收回祂曾给予的恩赐,圣殿骑士与皇家术士们仍然能够施展法术对抗来自西方和南方的暗影的入侵。
    那么,精灵的再次出现又意味着什么?神要回归这片已经习惯了自生自灭的大地了吗?各怀心思的贵族与教会长老都将目光投向站在大殿中央、稍显不安的少女。
    被众人簇拥着的皇太子奥列戈在怀着另一种眼光审视她。
    他其实是最先发现伊熙尔的人之一。
    伊熙尔进城的时候,奥列戈正躺在自己的塔楼上靠着软垫喝酒,微微皱起的眉头泄漏了一丝烦闷的心绪。
    每当又有不长眼色的大臣劝他应当多去看望病重的老皇帝时,他都要来这里散散心看看风景,才能克制住自己不让那些花白胡子的老头儿提前失去他们的晚年。
    老皇帝与他目前唯一的子嗣关系不好,他还以为早就私下在宫里传遍了。
    窗口落进一团白色的飞鸟,歪着脑袋用黑豆似的眼睛好奇地看着他,还没等奥列戈伸手去捉它,就啾啾叫着扑扑翅膀飞走了。脚边侍女跪坐着为他按摩小腿,小心翼翼地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
    日头渐渐西移,外城也逐渐热闹起来,晚市上响起了闹哄哄的叫卖声,归来的冒险者们在铁匠铺弄出了叮叮咚咚的打铁声。
    嘈杂的市井人声似乎吵到了这位有着软软的金发和与之不符的坏脾气的小殿下,他皱着眉头,力道不太重地踢了踢侍女叫她退下,起身准备离开这不再安静地属于他的窗口。
    但捉弄人的命运与极佳的目力,让他没有错过伊熙尔的到来。
    美丽的精灵少女在内城的大门门口稍稍站定,抬起头打量这座宏伟而热闹的城池。
    暗色的兜帽随着她的动作从绸缎般的长发上滑落下来,露出一张玫瑰般的脸。她似乎感觉到了来自高处的灼灼目光,于是顺着望过去,沉静又温柔的眼睛被塔楼上孤傲的小王子捉个正着。
    习惯了以傲慢与冷漠示人的少年暴君不想承认,当少女用那样惹人怜爱的神情,用那样纯洁又懵懂的、新生小鹿一样柔软的眼神望过来的时候,他的心如同忽逢春天的冰河,怦怦跳了起来。
    他忽然想到刚刚那只飞走的小鸟儿,他还没来得及把它团在手心,摸一摸它蓬松的绒羽,是不是跟他想象的一样柔软。
    他听见他的心说,他喜欢她的眼睛。
    于是他在大殿上开口,他将会娶她。
    然后事情就这样定下,王城内外开始了繁忙的准备。大权早已旁落的圣殿虽不甘心将神之子拱手让人,但也没有抗辩的权力。老皇帝正在病榻上呻吟,随时都会断气,贵族们自然更不会在这时阻拦王储的愿望。
    然而,人类太久没有与精灵打过交道了,他们已经忘了神是何等眷顾这些最美丽的造物的——祂赐予他们足以引来所有种族觊觎的美貌,同时也给予他们守卫自己自由的能力,哪怕是最娇嫩的玫瑰,也有胜过普通人类的不凡身手。
    因此谁也没有想到,这位柔弱无助的美丽新娘会在婚礼当天的早上,留给抱着礼服前来敲门的侍女们一个空荡荡的房间。
    她趁夜逃走了。
    这个不容更改的事实狠狠刺痛了奥列戈的眼睛。他坐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冰冷的床上早就没有了她的体温,空气中独属于她的气息也在渐渐消散。
    奥列戈低头摆弄着弄丢了主人的女式戒指,神色晦暗阴郁。
    平心而论,以他对伊熙尔所做的事情来说,她一直表现得很乖,乖到让他忍不住生出幻想,并自欺欺人地将她的顺从当作对他的回应。无论他是像要给宝物装匣那样将她锁在城堡里,还是随时随地都想把她捞进怀里,她似乎都很配合。
    只是显得有些忧郁。
    ……忧郁。
    奥列戈摩挲着红宝石的手忽地顿住,好像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词刺伤了。
    初次见到伊熙尔时的一幕又出现在他眼前。她仰面对他露出微笑,象牙般的面容仿佛散发着玫瑰的芬芳。
    那时的她是怎样的?
    温柔的,轻快的,自由的。像山野间吹来的一阵无拘无束的春风。
    她真的很乖。
    奥列戈想,心底泛起丝丝细微的疼痛。
    她的唇好甜,
    她身上好香。
    但是她不对他笑了。
    戒指被狠狠攥紧,指环上尖锐的荆棘枝叶刺进手心,疼痛催促着他面对现实。
    好半天,他听到自己干涩的声音下了命令。
    “把房间里的东西都烧掉。这间房,从此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他的眼中、心中燃烧着熊熊火焰,快要把所有理智烧尽。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喊着,快去把她捉回来,用笼子,用铁链,用毒药,用一个接一个的孩子,把这只可恶的、轻飘飘飞走的小鸟儿永远永远地绑在地上,哪怕声声泣血,也只能为他一个人歌唱。
    但他最终压抑住了所有暴戾的渴望。
    他想起那一个晚上她静静地抱膝坐在床上,月光洒满柔软的床褥,仿佛一池波光粼粼的湖水。少女海藻般的长发散落在奶白的睡裙上,哀伤如同垂死的天鹅。
    他想要试着放她自由。
    快逃吧,快逃吧。他在心中默念。
    趁弗塞沃洛德血脉中的诅咒还没有在他身上显现,他或许还可以控制住自己,只要,只要,她再也不出现在他面前。
    —————————————————
    可怜的小王子(′;ω;`)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