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ò㈠⒏.ásīá 第十章恶心

      有的人真的是生来就是恶心人的,隔一段时间就找你求证一下你有没忘记他,就像全世界就我能证明他存在一样,可能是他妈吧,得到你还没忘记他时,他还有点飘,就好像说:我就知道你还喜欢我。其实只想说:大哥,记得住一个人除了喜欢,还有就是恶心和厌恶。
    “赵子昂”
    “过几天聚一聚?有几年没见了吧”
    “不好意思,没空,忙着结婚呢”
    “结婚怎么不叫我们?没把我们当朋友?”
    “先不说了,听不清。挂了”宋甜不耐烦的挂了对方电话。
    “甜甜,谁啊?”
    “咋骗电话”
    “哦,那边卡座送来的酒,你认识吗?”
    “那不是赵子……喝你的管他谁送的,白给的,不要白不要,来,喝!”周沉话到嘴边看到宋甜瞪着自己就把话收回去了。
    “哎,慢点,洒我衣服上了”朱若叫到。
    半小时,朱若已经不省人事了。
    “甜甜,你怎么摇来摇去的?坐好!我跟你说,过来点,订婚快乐!嘻嘻”酒吧声音大,等宋甜凑到朱若嘴边就听到四个字:快乐和嘻嘻。гοцωěиρ.cοм(rouwenp.com)
    “喝傻了?周沉,我们回去吧,你背她”
    “为什么是我?”
    宋甜看了过来眼神应该在说:难道是我?
    “OK  ,大小姐,我背。来,朱若,朱小姐,上马呗”周沉边说边蹲下身。
    朱若听到有人叫她,猛地一下就跳到周沉背上。
    “哎,大姐,能不能温柔点,我差点摔下去,宋甜你也不帮帮我,你刚刚后退一步是认真的吗?”周沉抱怨到。
    大门外,宋甜的车前站着几个人。
    “哟,这不是宋大小姐和她的娘娘腔吗?”
    “你”
    “你和朱若先上车”宋甜转头对周沉说。
    “嗯,那你快点”周沉说着向陈岩翻了个白眼。
    “大小姐,可真难等啊,怎么洋墨水喝多了?”说话的人是陈岩,是赵子昂的兄弟。
    “我们聊聊?”半天没说话的赵子昂说。
    “五分钟”
    “隔壁咖啡馆是我的,坐坐”赵子昂问
    “这么多年没回来,回来为了结婚?”
    “嗯”
    “下礼拜班级聚会”
    “嗯”
    “陈老师会到”见女人不搭理自己,赵子昂只能搬出初中班主任,也是宋甜最喜欢的老师。
    “老师身体怎么样?”
    “前两年检查出胃癌,瘦了好多,不过现在好多了,上次去看他,问起你了”
    “在哪?”
    “金樽”
    “五分钟到了,我先走了”宋甜看了眼手表,起身。
    “这么多年,你有没有想过我?”
    “我很想你”男人见女人没回答自己又说到。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以为你应该像个人了吧?现在看好像还是个种马,看到女人就发病?我认识挺多这方面医生,同学一场我可以介绍给你认识,不用谢,我先走了,赵情圣”
    赵子昂对宋甜来说是一段耻辱的过去,俩人是小学兼初中同学,可以算是青梅竹马,赵子昂那时阳光幽默,是年级大多女生的暗恋对象,宋甜也不例外,她那时不像现在生人勿近,傻傻的,听说暗恋人赵子昂好多年呢,不过后来赵子昂初中读完就辍学了,俩人也偶尔联系,可能是见多了人情世故,赵子昂觉得宋甜还行,定期给人打个电话人就记得他好久,也许男人都是这样,不珍惜眼前人。后来,高考结束,宋甜就出国了,其实周沉也不懂,宋甜怎么就出国了?不是和那谁在热恋吗?首发: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