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插

      陆言一褪下她内裤的时候,金鑫鑫以为他要在这里真的要了她。
    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
    她还没有做好准备,而且在厕所里……这个环境……太不浪漫了!
    第一次怎么能这么草率呢。
    见她胡思乱想的模样,陆言一轻笑出声。
    “鑫鑫,想什么呢,你该不会以为我会在这里……”
    “你别,别说话。”
    金鑫鑫用手堵住陆言一的嘴。
    她自认脸皮厚,但不知怎么回事,面对陆言一的时候她就很容易害羞。
    控制不住的那种。
    这种感觉很不好,她不喜欢。
    陆言一难得瞧见金鑫鑫害羞的样子,她一向大胆的很。
    勾引诱惑他的时候,那个孟浪的劲,又骚又浪。
    若不是了解她的个性,还真的容易产生误会,以为她就是那种人。
    陆言一觉得好笑,金鑫鑫伪装的再好,也不过就是只软脚虾,外强中干。
    小绵羊披着老虎皮,装模作样。
    他是她的初恋,也会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明明纯情又专一,却喜欢装出那种骚浪的样子。
    羊质虎皮,不经事。
    可他……就喜欢她死要面子好强硬撑的样子。
    可爱极了。
    金鑫鑫的小手捂住了他的嘴,陆言一眼里藏着坏笑,伸出舌头在她手心中轻轻舔弄。
    金鑫鑫倏然收回手,瞪着眼看陆言一。
    “你,你,你……”
    你了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昨天在她的公寓,她舔他的手心,逼迫他,勾引他。
    如今他用了同样的招数回敬她。
    只不过一个晚上,他的变化也太大了吧!
    昨天明明还是个纯情会羞涩的处男。
    今天就这么老道了!
    还,还会勾引人了!
    “你学坏了!”
    金鑫鑫闷闷的娇嗔道。
    陆言一忍住眉眼的笑意,回答道:“这种事情,男人本来就无师自通。鑫鑫,别逞强,毕竟……男女有别。”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呼吸贴着她的耳朵。
    热气喷薄而出,故意压低着声音,是迷死人的低音炮。
    金鑫鑫觉得自己的耳朵要怀孕了。
    可恶的陆言一。
    她拽住陆言一的衣领,不甘示弱,气鼓鼓的回了句。
    “小妖精。”
    陆言一低笑出声,见她吃瘪心情很好。
    于是心随意动,手扶着胯下性器插入金鑫鑫的腿心。
    “唉……你……你……”
    突如其来的性器,带着惊人的温度,又烫又硬。
    腿心处的肌肤最为娇嫩,被那狰狞凶猛的肉棒戳开,金鑫鑫心如擂鼓。
    船头形挺翘的龟头划开两瓣蝶翼,在花穴中轻轻抽动。
    皮摩擦着皮,肉抚摸着肉。
    皮肉直观的接触,那种感觉很难形容。
    金鑫鑫觉得腿心间的灼热好似有魔力一般,烫入到了内心深处。
    她的双手紧紧的抓住陆言一胸前的衣服,全身肌肉紧绷,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腿心间。
    陆言一沉着腰律动,少女身上的香橙气息越来越浓烈,让他心悸。
    性器在少女腿心间抽动,摩擦,能够感受到少女花穴的娇嫩,以及……渐渐丰沛的汁水。
    光洁的馒头穴,柔软又美好。
    两根笔直的腿,紧紧的夹着他,在他每一次进入时轻微颤抖。
    蝶翼沾染了春水,微微发着颤儿,惹人怜爱。
    从花穴深处瀼瀼分泌的汁水渐渐的将他整根淋湿,湿漉漉的,增添润滑。
    抽插间捣弄出了水声,一次一次不紧不慢的递送,将分泌出的春水摩擦成粘稠状。
    翘起的船头形龟头,每每插入的时便会重重的剐蹭花珠,让金鑫鑫控制不住的呻吟出声。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