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袒

      比起班主任余君平,数学老师邓旭端受到的冲击更大。
    数学课上,他辛辛苦苦的在白板上写好一道往年的高考大题,回头瞧见金鑫鑫没有认真上课,侧头撑着脑袋一脸花痴的盯着陆言一看。
    陆言一可是他们这些老师的大宝贝。
    虽然他不八卦,但也听闻过陆言一和金鑫鑫的那档子事。
    金鑫鑫喜欢陆言一,但陆言一讨厌金鑫鑫。
    生怕金鑫鑫影响到自己的得意学生,邓旭端对金鑫鑫说道。
    “金鑫鑫上课要认真,马上就要高考了没有时间可浪费。来,你告诉我这道大题怎么做?”
    金鑫鑫看了一眼白板上密密麻麻的字,是一道函数大题,她苦着脸道:“老师,这也太难了吧。”
    “我知道你的水平,你就告诉我这道题第一问答案,第一问可是个送分题啊,这都不会做的话你还读什么书。”
    金鑫鑫看着题目,心里直呼救命。
    那一白板的数字,看得她脑袋疼,她最烦的就是邓旭端说什么这是送分题,要真是送分题她金鑫鑫能一头雾水?
    函数大题第一问要求a的值。。
    这时,陆言一在草稿纸上写下答案3。
    金鑫鑫喜出望外,回答道:“3,a的值是3。”
    见她一口就说出了正确答案,邓旭端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金鑫鑫的数学那叫一个差,请了多少名师都没教好。
    “好,那你继续做第二问。你已经求出了未知数a,接下来要这么做?”
    给出了已知函数,第二问求h(x)的单调区间。
    陆言一在草稿纸上写下一句话。
    “借助函数的导函数求出单调区间。”
    金鑫鑫小声求助道:“不会……能写步骤吗?”
    为了争取时间,她对邓旭端说道:“老师等我算算。”
    说完就假装在草稿纸写东西,实则是在等陆言一的答案。
    邓旭端掐灭了她的小心思。
    “你到白板上来算,将步骤都写下来。”
    金鑫鑫:……
    正觉得难堪想硬着头皮承认自己不会的时候,陆言一突然站了起来。
    “邓老师,她身体不舒服,我帮她把她写的答案抄在白板上。”
    说完,他从金鑫鑫桌子上抽走她的草稿纸,走到讲台前拿起笔就开始写。
    字迹飘逸,苍劲有力。
    洋洋洒洒写下步骤和答案。
    写完之后,他还不忘好心提醒邓旭端。
    “老师,题目错了,这里少了个负号。”
    邓旭端一张脸又红又白。
    “你,你,你……”
    你了半天说不出半句话来。
    真当他眼瞎呀?
    他手上拿着的那张草稿纸,上面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写。根本不是来抄写金鑫鑫的答案,就是找个借口上来帮金鑫鑫解围的。
    这么明目张胆的袒护,将邓旭端气的不轻。
    “老师,需要我将第叁问也写出来吗?不用的话我就先回座位了。”
    “你,你回去吧。”
    邓旭端不敢对陆言一说什么,毕竟他的数学水平在他这个老师之上。
    初二的时候,他就入选了数学奥林匹克国家集训队。
    初叁第一次参加国际奥林匹克竞赛,就以满分获得了金牌。
    从那之后,国内外比赛他获奖无数,更是连着叁年拿下国际奥林匹克竞赛金牌。
    高一他就已经开始在国际数学期刊上发表论文,去年直接被A大提前录取。
    陆言一有敏锐的数学思维,极具天分。
    但除了数学之外,物理化学生物他也非常擅长,堪称天才。
    这样的一个学生,学校当宝贝一样给他供着,邓旭端又哪敢对他说句重话。
    平时上课不给他拆台就已经是万幸了。
    陆言一要袒护金鑫鑫,他也只能随他高兴。
    金鑫鑫一脸迷妹样的看着陆言一,觉得他身上散发着光。
    心里忍不住呐喊。
    “太帅了太帅了!好爱好爱!”
    陆言一回到座位上,看到金鑫鑫一脸崇拜的盯着自己,小声提醒:“我知道你喜欢我,公众场合克制些,大家看着呢。”
    金鑫鑫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一副你说什么都对的表情。
    让陆言一露出了宠溺的笑容,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他们俩旁若无人的互动着实让一众人惊掉下巴。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