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进魏洵的公寓时,宁及秋还能淡定的问谁先洗澡,可等魏洵裸着上半身从浴室出来后,她不争气的紧张了。
    魏洵站在床边擦湿漉漉的头发,宁及秋路过他进浴室,为了缓解紧张点评了一句。
    “身材不错。”
    转眼又瞟见了床头柜上的两盒杜蕾斯,回想起来的路上路过便利店时的场景,脸红了个彻底,慌忙躲进了浴室。
    魏洵回味着刚才她的赞美,对着落地镜左右看了看自己的六块腹肌,突然有了笑意。这是从来没有的,他从来不缺乏女人的赞美,却只觉得多余嫌恶,但刚刚的感觉……
    还不错,他想。
    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魏洵在床边干坐了一会儿,心里总痒痒的让他很浮躁,这感觉很像他第一次跟女人上床的时候,简直像个毛头小子。
    他忽然起身,去了客厅灌下一杯水冷静了会儿,回来时宁及秋刚好出来,头发是干的。
    宁及秋见她盯着自己的头发看,眼神不自在的移向了别处:“我习惯早上洗头发。”
    没等他说什么,她又拢了拢身上偏大的浴袍,问他:“有没有女式的,太大了。”
    魏洵愣了一下:“这里没有女人来过。”
    他在澄清。
    按照流程进行下去的话,两人应该开始干柴烈火了,但这氛围属实一点情欲都没有。
    宁及秋假装从容的在卧室里走来走去四处打量,魏洵就坐在床边看着她。
    等到不知道是第几次她站在一排机车模型的展柜前时,魏洵突然起身凑到她耳边:“我等你好久了,你是在拖延时间吗?后悔了?”
    “啊,没有,不是。”她慌乱转身,距离太近,鼻尖划过了他的锁骨,突然一阵颤栗。
    听到不是肯定的回答,魏洵揽过她的腰,一步步的带她走到床边,然后顺势将她放倒在了床上,紧接着俯下身去,嗅着她身上刚沐浴完的香气。
    “那你是在紧张吗?”
    “魏洵。”她忽然叫他,声音很微弱:“我是第一次。”
    魏洵忽然停住动作,脸还埋在她脖颈间让人看不清表情,宁及秋难免有些慌。
    忽然,他笑出声,抬起头来看着她,眼神深情又深邃。
    他说:“看来我的宝贝有好好爱惜自己。”
    说完,他轻啄着她的唇,一下一下的浅尝辄止。宁及秋被他温柔的举动亲的有些发懵,刚要闭上眼睛,就听见他说:“我尽量温柔一点。”
    让人安心的话语,实际行动却是凶猛的堵上她的唇,舌头强硬的闯进她的口腔里蛮横的横冲直撞,宁及秋差点呼吸不过来。
    她发出“呜,呜”的声音表示不满,却得到了无视,舌头被逼到无路可退,只能和他的纠缠到一起,发出“啧啧”的水声。
    “脸怎么这么红?”他松开她,调笑的问。
    宁及秋别过脸躲闪他的视线,白嫩的脖颈显露出来,魏洵趁机咬了下去,却也只是衔起一处轻轻的舔舐。
    “呜……”宁及秋发出不自觉的嘤咛,立马咬住下唇阻止自己。
    “乖,松开。”他用大拇指轻松的替她释放了嘴唇,接着便在清浅的牙印上摩挲。
    异样感传来的时候,宁及秋才发觉不知何时魏洵的手已经探到了下面。后知后觉的羞涩已经阻止不了那手接下来的动作。
    “别……”伸进那里面。
    话还没说完,魏洵已经拿出湿漉漉的食指调笑道:“别什么?别停下来?”
    宁及秋羞的用胳膊挡住眼睛。
    “太坏了你。”
    魏洵只笑,亲亲这里亲亲那里,不知不觉宁及秋的睡袍就被脱了下来,皮肤不知道是被热水蒸的还是羞的,透着粉红。
    “我忍不住了。”他说完便拿过一盒套套拆开,宁及秋意识到他要干什么,忙说:“你关灯呀。”
    魏洵不想,故意用嘴撕开包装袋,手刚解开浴袍的带子,宁及秋又把眼给捂上了。
    “好,关灯。”他无奈的妥协。
    房间一暗,宁及秋就大胆了些,身子主动的往魏洵身上靠。魏洵本就忍得有点难受了,这会儿更有点急不可耐,捞起她的腿就想往里面撞。
    可她是处,下面没有被开发过,难免窄的连头都进不去。宁及秋直喊疼,魏洵慢下动作,犯愁的想,他有多久没跟处做过了。
    “乖,别躲。”他柔下声音哄她,压低身子堵上她的嘴安抚,下身却没有停下来动作。
    魏洵狠了狠心,掐着她的腰往前挺,还没进去一半,自己就差点疼的退出来。
    太他妈紧了。
    他那物的尺寸也确实大了些,但也不至于这么紧吧。
    “乖乖。”他低喃叫她,咬着牙全挺了进去,终于松了口气。
    宁及秋早就眼泪流了满脸,哼哼唧唧的抓他,不用看也知道他的后背应该全是抓痕了。
    忍到她不再喊疼,魏洵这才清清浅浅的抽送起来。等她的哼声变得不是难受而是舒服的声音的时候,这才敢用了劲儿。
    “慢一点。”她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身下上下晃动,时不时会不自觉的发出一声媚叫让她羞涩不已。
    魏洵忍了这么久,顾及她那么多,此刻却是再也不想顺着她来了,只管狠劲挺腰抽送,用最原始的方式发泄欲望。
    宁及秋高了一次就没力气了,只想让他快点结束。魏洵也感觉到快要到了,要求道:“摸我。”
    她便在他前胸胡乱的摸着,恰好摸到敏感的那一点,魏洵按住她的手,又是一阵加快速度的横冲直撞,终于射了。
    两人交迭在一起喘着粗气,魏洵替她顺了顺被汗打湿的头发,又亲了亲她的眼睛,下身又挺起来了。
    “可以再来一次吗?”他说道,语气无比认真。
    宁及秋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她太累了,全身都快散架了。
    魏洵见她累到连眼睛都不想睁开只好作罢,不舍得从她身体里退出来,套套被他的物件和精液撑的满满当当,表面还带着她的体液和丝丝血迹。
    “乖,一会儿给你洗一下。”他给她盖好被子,摘下套,支棱着那物去了浴室,自己洗了好长时间。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