яoǔщènnρ.ιnfo 13

      不速之客进来的时候,宁及秋看见魏洵脸色变了,所以她觉得这人是不速之客。
    那是一个高瘦的男人,带着无框金边眼镜,皮肤很白,气质斯文。
    他无视那些人虎视眈眈的注目礼,嘴角噙着笑坐在了离魏洵不远的地方,看起来不怀好意。
    “刚才遇见楚楚,才知道你也在这里。”他说。
    话是对着魏洵说的,可魏洵看都没看他,垂着眉眼没答话,手还放在宁及秋的腰侧,可她感觉到魏洵的情绪变了,因为腰上的那只手在暗暗用着力。
    “魏洵。”她笑着拿开了那只手:“我去找陈妍玩一会儿。”
    魏洵点点头。
    宁及秋觉得自己很识趣,尽管隐约猜到了些什么,也不想被波及。
    陈垣和李伊圣的脸色也不好看,陈妍倒是好奇的样子,但气氛不对也没多问。ъしρōρō.⒞ōм(blpopo.com)
    宁及秋坐下后,旁边一个脸有些生的男人说:“这秦省喉咙里卖的什么药,他知道我们都不待见他吧。”
    “气不过呗。”陈垣摸了张麻将,神色很不屑:“陈妍,该你了。”
    陈妍摸了牌,心不在焉的扔了一张,恰好点了对面那人的胡。叁人输了钱也没什么表情,恰好那人又开了口,把众人的注意力给吸引过去了。
    “他有什么好气的,白楚好像从来没给过他机会吧。”
    “那可不一定。”这话是李伊圣说的。
    “白楚进娱乐圈的时候,他难道不是最殷勤的那一个?”陈垣也质疑。
    “也是。”那人看起来愤愤的。
    几人这一来二去的,宁及秋和陈妍也大概听明白了。无非就是那个叫秦省的男人喜欢白楚,和魏洵是情敌关系。
    “魏洵又不喜欢白楚了,他还来挑衅?”陈妍看了一眼宁及秋,转头问他们。
    宁及秋也好奇极了,眼神里写满了求知若渴。
    陈垣耸耸肩:“男人的胜负欲。”
    众人看像不远处的两个正在交谈男人,看起来好像也没有多么不对付的样子,魏洵甚至还在笑。
    “魏洵从来不吃亏的。”有人说了这么一句。
    没一会儿,秦省就站起身来准备走了,临了还跟魏洵握了手,气氛很融洽。
    时间不早,众人也准备回家。宁及秋跟搭陈垣车的陈妍告别,站在包间门口等魏洵。
    等魏洵过来,他自然而然的把外套搭在了宁及秋的肩上。其实她不冷,但却不想把外套还给他,因为她觉得魏洵穿黑衬衫的样子特别好看。
    泊车小弟把车开来,两人上了车。
    导航屏幕显示第一个路线就是他家,魏洵怔了片刻,抬手换成了她家的路线。
    还没等车子发动,宁及秋忽然靠近将手放在了他的手背上。
    她看着他的眼睛,语气无比认真:“我想去你家。”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再明显不过,可魏洵却没什么反应,他在揣摩这句话的可信度。
    宁及秋见他没回答,有点失望,刚要退回去,就被他按着后脑勺拉回来重重的亲了上去。
    一番唇舌缠绵后,两人额头相抵,魏洵开口的声音暗哑。
    “你别后悔就行。”
    *
    首发: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