яoǔщènnρ.ιnfo 12

      宁及秋心里其实揪着,但面上看起来不在意的样子。
    她心想,好不容易找个看上眼的帅哥谈恋爱,这么快就被撬走了?
    不能吧。
    “你问问辛诚,陈垣现在在哪?”
    陈妍打了个电话:“他说八成是在天城会所。”
    那魏洵也没跑。
    陈妍见宁及秋上了车,紧跟着上了驾驶座。
    她一脸好奇:“怎么?捉奸去?”
    宁及秋勉强扯了下嘴角:“听起来好像很刺激。”
    到了天城,两人去了之前一起玩过的包厢。结果开门进去,场面跟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绯闻男女主角坐的有十万八千里远,一个脸色冰冷,一个眼角泛泪。
    宁及秋这突然一来,也没想好什么说辞。她迎上魏洵的目光,尴尬的扬了扬手机:“联系不上你。”
    魏洵大概知道宁及秋为什么会来找他,他招手让她到自己身边来。
    他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尽量舒缓了自己的语气:“手机不知道丢哪了。”
    白楚自打宁及秋进门就一直在看她,看到两人牵着手说悄悄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ъしρōρō.⒞ōм(blpopo.com)
    宁及秋自然也注意到了,她坐在魏洵身边,身体尽可能的往他身边靠,让别人看见他们的关系。出于某种心理,她不确定这是不是占有欲。
    “看见八卦新闻了?”他笑着问,可是脸上还带着冰冷的残余。
    没等她说,他又开口:“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靠谱啊?”
    “没有。”她否定道:“本来想约你吃完饭谢谢你来着,但联系不上就来找你了。”
    宁及秋选择性忘记了来时路上的种种怀疑和猜忌。
    魏洵的唇在她脸上轻轻贴了一下:“咱俩还需要谢谢吗?”
    宁及秋刚想说什么,白楚突然站起来了,带倒了面前的杯子,摔成了两半。
    众人向白楚那边看去,看见她红着眼看着那一对,然后拎着包出去了。
    魏洵舔了舔后槽牙,对宁及秋说:“等我一下。”然后起身也出去了。
    白楚走的很快,魏洵在二楼的楼梯处把她拦住。周围没人,魏洵便也不用顾及什么。
    “你看见了,我有女朋友了。”他说。
    白楚微扬着头,尽量不让眼泪落下来,却还是徒劳无功。
    “所以呢。”
    “所以,你以后不要找我了。就比如说今天的事情,你完全可以找你的经纪人。”他说的平静,却疏离。
    白楚奔溃落泪:“魏洵,你不能这样对我。”
    魏洵抿着唇没有说话,面对面前这个自己从前爱的死心塌地的女人,他内心除了无奈竟生不出其他的感情。
    “白楚,我不怨你了。”他说。
    走廊的白灯太耀眼了,她好像看不清和他的距离了。
    魏洵离开,白楚眼睁睁的看着,止不住的流眼泪。她以前还骗自己,魏洵是会等她的,等她名利双收,享尽荣耀再来做他的魏太太。可她却没想到,如果当初嫁给他,她就什么都有了。
    她是明白的太晚,可为什么就不能再等等她呢?
    助理找到她,看她伤心成这个样子,疼惜的很,她递上纸巾说:“楚楚姐,没事吧。”
    她伸出的手都是颤抖的,泪也是擦不完的。
    “走吧。”
    从魏洵追着白楚出去的时候,宁及秋便觉得魏洵心里还是有白楚的。说不上多难过,只是心被揪着,也装不出多无所谓的样子。
    所以魏洵回来的时候,她没有看他。
    明明刚刚还是好好的,魏洵看着她死活不想碰到自己而别扭的身子,笑了。
    “闹情绪?”他悠闲的扯着她的旗袍袖边,语调能听出点笑意。
    宁及秋不说话,别着脸想把自己的袖边扯回来。魏洵扯得紧,幸好衣料质量过关,否则这一来二去的指定能扯破。
    魏洵打量着她被勒出压痕的白嫩胳膊,眼神越发暗,他猛地凑近,紧贴着她后背在她耳边说:“不是说要谢谢我吗?宝贝儿。”
    突如其来的爱称让宁及秋身子一软,差点没了支撑倒在他怀里。她红着脸紧咬着唇,心想:太犯罪了。
    左右她是相信魏洵的对她是真的,生不出什么怨念,再加上被磁性低音道出的那声宝贝儿,纵使她再有定力,也抵不住。
    美色当前,谁能拒绝呢。
    她低着头转过身子朝向他,脸埋在他胸前,平缓着因为悸动而略微粗重的喘息。
    这幅样子是魏洵没见过的,实在是太过可爱,他眼里笑意明显,接受着她的示好。
    好一会儿,宁及秋才抬起头来对上他的视线,见他在笑,一口咬上了他的右脸颊。
    是用了劲儿的,虽然马上松开了,但牙印确是很清晰可见。
    魏洵“嘶”的抽冷气,挨过那一下剧痛,不免发笑。还以为不生气了,敢情是在找机会报复。
    宁及秋咬完其实有点后悔,她偷偷瞧着他脸上的咬痕,上面还沾着口水,她一愣,然后撞上了他啼笑皆非的眼神。
    “属小狗的?”
    “嗯,属小狗的。”
    她扑进他的怀里,脸埋起来,看不清表情。
    她说:“魏洵,我相信你。”
    “我知道。”魏洵轻抚着她侧身腰线,指尖温度温热。
    宁及秋突然有点后怕,怕这个男人只是玩弄她。她眷恋着他的温暖,眷恋他带给她的感觉,像极了她最幸福的那段时光。
    所以不舍得放手。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