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ùsんùωχ.còм 10

      两人在医院等了一天都没有其他病例再出现,宁及秋心依然绷着。
    “我让医院在这边留意一点,有问题第一时间通知你。”魏洵玩了一天的游戏,一旁的宁及秋就处理了一天的工作,笔记本的电耗完了就用手机,没有停下来过。他心想,一个秘书需要这么忙吗?一整天都不能闲下来。
    而他不知道宁及秋心里想的是,一个副总可以这么闲吗?一整天都待着这里玩游戏。
    “好,我要回公司,先走了。”她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被他拉住手臂。
    “你好歹犒劳我一下,我在这陪了你一天。”
    原来是陪我。
    宁及秋对他笑笑:“你想要什么犒劳?”
    魏洵想都没想,拿食指戳了戳自己的嘴唇。宁及秋会意,凑近踮起脚尖在他唇上碰了一下。
    等人走了,魏洵摸着嘴唇懊恼的想:下次不能这么轻易放过她了。иρó㈠⒏©óм(npo18.com)
    魏洵到天城会所的时候,陈垣在包厢门口接电话。他拉住越过他要进门的魏洵示意他等一下,对着手机匆忙说了几句就挂了。
    “我听说,你今儿个英雄救美去了?”
    魏洵挑眉问他:“你听谁说的?”
    “靠,你舅那医院我家也入股了好吧,我爸跟我说的。”陈垣一脸八卦:“你这真真儿转性了哈,怎么还管起这事来了?”
    “有合作,不管不行。”魏洵言简意赅,推开门进去。
    陈垣不相信,他魏洵压根儿就不是那种为工作费心费力的人,这套说辞骗骗别人还可以,骗他?不可能。他在后面嚷嚷着:“你这人实诚一点能死吗?哥几个还能笑话你不成?”
    一进门,看见魏洵站在门口不动,他突然想起什么,一拍脑门。
    完了,刚刚拉住他就想跟他说来着,结果一个电话给忘了。
    里面不少人,坐在中间的女人笑脸盈盈的站起来,对着门口的魏洵道:“好久不见啊,魏洵。”
    确实是好久不见,怎么着也有个四五年了。
    魏洵冷着脸点点头,扭头看了陈垣一眼,满脸写着你完了叁个字。
    白楚得到淡漠的回应,讪讪的坐下来:“我觉得他对我有点冷淡。”
    李伊圣微笑打圆场:“怎么会,他对谁都那样。”
    “我来是不是打扰你们聚会了?”
    是啊。
    “没有,都是你的学弟怎么会?再说,现在你是大明星了,还乐意和我们这些平民玩,我们该庆幸。”
    表面的恭维很明显,白楚能看出来,是不是真心也能感受到。这莫名其妙的疏远和敌意,她大概能猜到几分缘由。
    她起身,准备离开,一群人停下来看着她。她却看着一直没有正眼看她的魏洵说:“阿洵,有空聊聊吗?”
    魏洵跟白楚一块离开,陈垣在包间里阴阳怪气的学着刚刚白楚的语调:“阿洵。”腻倒了身边一群人。
    “膈应死了。”陈垣也被自己恶心到了。
    “得了,又不是第一次听,反应至于这么大?”李伊圣也膈应,但没表现出来。
    陈垣想了想,凑到李伊圣身边跟他悄咪咪的说:“魏洵现在可是有女朋友的,你说他那么渣,会不会跟白楚做什么出格的事?”
    李伊圣嫌恶的推开他挨得极近的脑袋:“如果不是白楚的话,很有可能。”
    开玩笑,魏洵有多恨白楚在座的哪一位不知道。旧情复燃?不存在。
    两人重新找了一家咖啡厅,面对面坐着。白楚把自己包裹的很严,只露了一双眼睛在外面。魏洵厌烦这种不光明正大的感觉,开口语气很不好:“你有什么事?”
    白楚笑了,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她记得,魏洵最喜欢她笑起来的眼睛。
    “魏洵,不要装作很厌烦我的样子,如果你真的厌烦我,就不会跟我出来了。”她的语气听起来像是笃定了一般,听的魏洵气结。
    “我那是给你面子。”
    “还肯给我面子就行。”她低声说,就怕你一点都不在乎我。
    她拍的剧今天刚杀青,导演安排他们到天城会所庆功,意外的碰到了陈垣那伙人,闲聊中得知魏洵会来,于是撇下了剧组那帮人去了他们包厢。她有想过魏洵对她的态度是这样,毕竟当时是不欢而散,但还是想试一试。她抱着隐隐的期待,见到了总是挂在心头的那个人,似乎没有改变又似乎什么都变了。
    她叹口气,说:“我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四年才爬到现在这个位置,我不后悔。但是魏洵,我从来没想过要跟你分开。”
    魏洵放在桌上的手紧紧攥着,青筋暴起,他克制的说:“你当初选择这条路,就是想分开。”
    “其他的不用多说了,你的目的是什么我不想知道,我现在有女朋友而且我非常喜欢她,希望你不要在出现在我的面前。好好做你的明星,再见。”
    白楚看着他毅然决然离开的背影,淡淡的笑了。
    很喜欢她是吗?
    宁及秋回公司的时候已经七点了,总裁办公室意外的亮着灯。她推门进去,赵存希坐在沙发上出神。
    “怎么没回家?”赵存希可是出了名的上班迟到,下班早退。
    赵存希抬眼看她,眼里很黯淡。
    “那人开条件了。”
    她问:“什么条件?”
    “百分之五的股份,从我的里面调取。他说这件事情他可以平息,并保证不会散布。”
    宁及秋皱眉道:“我看这件事情就是他在背后搞的鬼,他肯定是盯上你然后恶意敲诈,直接报警吧。”
    魏洵厉声打断:“不行,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如果报警只会让消息扩散出去,而且那批药确实有问题。”
    “还有,那个人是陈顺昌的儿子。”
    赵存希坐牢的时候认识了一个人,陈顺昌。这个人前半生风光无限,后半生却只能牢里度日。唯一的儿子除了管他伸手要钱从不关心他这个父亲。当年公司因为药品问题出了严重的事故,他锒铛入狱,亲生儿子陈硕面对他却只有谩骂和指责,以及幸灾乐祸。
    事情一出,他就因为心梗住过院,后来入了狱,身体更是一天不如一天。赵存希念在他跟自己同一间牢房,便偶尔关照一下。时间一长,两人也慢慢生出了一种父子之情。一个缺少父爱,一个缺少子女的关心。
    陈顺昌早已不把希望放在陈硕身上了,于是在赵存希出狱的前一个月提出要将公司交给他。起初赵存希拒绝了,因为他不喜欢那种肩上有担子的感觉,他一直都是无所牵挂的。但面对一个老人哀求和绝望的眼神,他还是点头了。
    他知道,陈顺昌这辈子就在里面了,直到死也没有人会去探望他,替他收尸。
    陈顺昌唯一牵挂的就是被自己拖垮的公司还有因为他失业的员工。
    他希望赵存希能帮助这个公司东山再起。
    可赵存希哪会啊,他只是一个刀口上舔血,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的亡命徒。
    可他答应了。
    也许是因为那陌生的感情让他冰封多年的心再次燃起,又或者是他觉得自己可以改变以前的生活,换一种方式重新活一遍,说实在的,他厌倦之前的生活了。
    出狱那天,他拿着转让合同见到了沉志恒。
    周转了将近一年,公司才慢慢进入正轨。
    “这件事绝对有蹊跷。”宁及秋听他说完最后一句更加确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他怨恨自己的父亲将公司交给了一个陌生人,所以他会以同样的方式报复你。你信不信,现在虽然只是百分之五,以后会越来越多。”
    “我信,但根本没有更好的办法。这批药已经卖出去了,到时候其他问题肯定会出现,那就真的完了。”
    魏洵脸上再也没有往日没心没肺的样子,有的只是满面愁容。
    宁及秋想了会儿,说:“我联系医院要一份购买这批药的患者名单,将药品收回,再安排他们做全身检查,有问题我们负责。这件事情没法逃避,只能正面解决问题。还有,出产的那批药还需要再调查一下,这事情没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宁及秋将赵存希送上车,目送他离开,然后回到了公司。
    她摸出手机,犹豫着给魏洵打了电话。
    “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