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ùsんùωχ.còм 04

      陈垣已经住在李伊圣家里一周了,因为跟家里人闹矛盾。他喜欢玩赛车,想开职业赛车,陈家却不同意,那样大的家业不继承跑去玩赛车,纯属不务正业。
    陈垣躺在沙发上刷着朋友圈,李伊圣在一旁研究茶道。
    “你觉不觉得,宁及秋这个名字很耳熟啊。”陈垣看到表哥发了一条关于顾氏夫妇的朋友圈,脑子里突然闪过什么。
    “我不觉得。”
    陈垣突然想到什么,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你知不知道顾家那位叫什么?”
    李伊圣手一抖,茶倒偏。
    “顾月迟。”他最烦陈垣这种一惊一乍的性格,能容忍他在自己这住一个礼拜已经快到极限了。
    “不是,我是说他老婆。”陈垣边说边打开百度搜索,突然,他像定住了一般,然后缓缓的抬头看向眼前人:“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陈垣猜的没错,宁及秋正是顾氏总裁的小姨子。
    重点是,魏洵要搞这个女人。
    危险至极。
    他立马拨通了魏洵的电话,却没人接,他不死心继续打,对方却传来已关机的声音。
    陈垣颤巍巍的跌坐在沙发上:“魏洵万一已经把人搞上床了怎么办,那不就把顾家得罪了。”
    “魏家虽然赶不上顾家,但也不至于碾压吧,再说,这才哪到哪,两个都是成年人,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至于搞到两家破裂。”李伊圣镇定的分析情况,豪不理解陈垣的担心。
    陈垣确实担心过头,但也是处于对好友的关心:“那万一”
    “没有万一。”李伊圣站起身来打断他:“快中午了,你不准备给我做饭吗?”
    陈垣一脸蒙圈的仰着头看他:“怎么,不点外卖?”
    “要是再看不出来你在这里有什么用处的话,我也要把你扫地出门了。”轻飘飘的撂下这句话,李伊圣头也不回的进了书房。
    此刻陈垣内心可谓是双重煎熬,在沙发上打了两个滚后,还是果断地点了外卖。
    魏洵是被中午过来做饭的阿姨吵醒的,摸过手机显示关机。他充上电就没再管,洗了个澡下楼吃饭。
    “魏先生,刚刚客厅坐机有电话进来,我见您还在睡就没叫您。”阿姨听见动静,从厨房出来。
    魏洵点点头,懒洋洋的往沙发上一靠,回拨电话过去。
    “卧槽,你总算接了。”陈垣那边刚拿到外卖,一阵塑料声。
    “你有事?”
    “我发现了个不得了的秘密。”陈垣本想卖关子来着,但一想魏洵根本不吃他这套:“宁及秋可能跟顾家有关系。”
    魏洵不自觉的稍稍坐正了一点,眉毛皱起:“什么关系?”
    一句“你猜”憋了下去,陈垣直说:“宁及秋的姐姐好像是顾家那位的老婆。”
    魏洵松开眉头挂了电话。
    妈的,神秘兮兮的,他还以为宁及秋是顾月迟的人。
    幸好不是,要不然人没搞到手,反而被顾家整。
    吃完午饭,魏洵开车去了公司。他这个副总裁有名无实,公司基本都是他姐姐魏微在管,偶尔他会接几个case,如果他想的话。
    魏微看着她这个不着调的弟弟就头疼,索性不理他,任他无聊的这看看那看看。
    “魏总,这不会就是你上周在拍卖会上花一百五十万拍的画吧,太没品。”魏洵故意招惹她。
    “要是没有正经事,就赶紧滚。”
    上周拍卖会上,魏微花重金拍下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家的作品在金融圈掀起了不小的波浪。不知情的以为魏家大小姐不懂品味,知情的则笑称这是余情未了,深情的很。
    魏洵当然是知道内幕的,拍卖会他虽没到场,但消息确能及时听到,当时当着众好友的面直骂那艺术家不要脸,装清高,说自己看不起有钱人的俗气还他妈把东西送去拍卖。
    艺术家是魏微的前男友,两人谈了六年,因对方不满魏微世俗而分手。本来魏洵就不太赞同他们两个,分手的时候说不上庆幸,但好歹也是松了口气。结果没想到他姐竟然还不死心,试图用钱来挽回感情。иρó㈠⒏©óм(npo18.com)
    人家都嫌她世俗了,这岂不是更戳中那男人的要害。
    魏微本来就不喜欢有人提及这件事,魏洵成功的将她还算平静的心情惹怒。偏偏对方还嬉皮笑脸:“姐,一百五十万给我,我给你整一百幅这样的,保证你不亏。”
    魏微抓起桌子上的一本书砸了过去当作回答。
    “得,我不碍你眼了,给我安排个工作。”魏洵双手投降。
    魏微听他这话,难得用正眼看他:“我也不问你今天太阳在哪边升起了,我手头正好有个合作意向,你跟一下吧。”说完扔给他一个文件夹。
    “制药公司?你想往这方面发展?”魏洵坐下翻了翻,不解的问魏微。
    “不是我,是爸。”魏微懒得多说什么,直接赶人:“给你叁天时间,把合同签了。”
    魏洵闲了大半年,快闲出病来了,此刻重担在身,他浑身干劲,当机立断直奔对方公司去了。
    CX制药的前台小姐见面前一身低奢,带着墨镜的高个男人,不禁心花怒放。
    “请问您找谁?”
    “你们老板。”魏洵打量了一下这家公司,装横还算不错,就是正门口摆着的两大颗招财树还有前台上那只傻不愣登的招财猫有点俗。
    “请问您有预约吗?”
    “操。”魏洵低骂了一声,太久没去公司,都忘了这回事:“没预约,你问问你们老板现在有空没,有个合同要跟他谈。”
    “哪家公司呢?”
    “魏氏集团。”
    前台小姑娘一听,一刻也不敢怠慢的给秘书处打电话:“秋姐,魏氏集团的人来了。”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电话挂断。前台小姑娘红着脸带着魏洵去了休息处:“您在这稍等一下,一会总裁秘书来接您。”
    魏洵点点头,随手拿了本杂志翻着。
    一双米白色高跟鞋突然出现在眼前,魏洵以为是哪个来搭讪的女人,抬头想把人打发走,却看到熟悉的面孔。
    “宁及秋?”他挑眉,似乎很惊讶。
    “魏先生,我来带你去见赵总。”宁及秋显然也有些意外,但职业素养告诉她此时此刻需要公事公办,不能夹带私情。
    魏洵站起来,听见她的称呼有些想笑:“魏先生?”
    宁及秋笑笑,走在了前面。
    魏洵抬腿跟上,看着前面步履匆匆,一丝不苟的宁及秋,心道: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不一般。
    两人进了电梯,宁及秋在前,魏洵站在她斜后方。
    “还记得我们的约会吗?”
    宁及秋顿了一下,侧头看他:“魏先生,私事可以等下班再聊吗?”
    魏洵越发觉得有趣,想逗她。他故意慢慢的靠近她,直到她裸露的手臂碰到他的衣料。宁及秋没躲,魏洵弯腰凑在她耳边轻声说:“宁小姐的第二幅面孔我也好喜欢。”
    宁及秋瞪大了眼,耳边酥麻的感觉让她差点站不住脚。
    不得不说,这人确实很会。
    *
    vb:一棍子打醒我
    最近很枯,很苦。更新会慢一点。
    喜欢的点点收藏吧。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