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ùsんùωχ.còм 03

      在场的但凡是接触过魏洵的人,都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陈妍第一次见魏洵,被他的外貌折服,不顾辛诚的警告把宁及秋往狼穴里推。
    宁及秋倒也不觉得反感,魏洵长得确实在她的点上。
    她承认,刚刚那一个kiss,她脸红心跳了。
    但她也不是个傻子,从刚刚来找他的女人那里可以看出,魏洵是个游戏人间,不付出感情的爱情骗子。
    如果他向她抛出绣球的话,她无所谓魏洵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是要接的。
    但如果魏洵没有,她就当上天帮她挡住了一次被渣男伤害的经历。
    魏洵当然对宁及秋有意思,就冲昨天凌晨见她那副勾人的模样,他就想把她拐床上去。他从不否认自己是个喜欢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毕竟他不喜欢憋着。从小到大,他自己打手冲的次数屈指可数,十五岁第一次晨勃就知道找小姐给自己口交,十八岁就把自己高中时谈的女朋友给上了,性史丰富多彩。
    陈垣曾经嘴贱疑惑过,为什么魏洵还没得性病,那厮一脸骄傲的模样:“老子带套啊傻逼。”众兄弟就差跪地膜拜了。
    辛诚见自己操了半天闲心没管什么用,索性不管了,任由陈妍拽着宁及秋往魏洵旁边凑。
    魏洵正经起来,是个很优秀、很体贴的男人。宁及秋坐过来的时候,他把烟灭了。这在女生那里应该是很加分的举动,但宁及秋却勾唇一笑:“不需要,我也抽烟。”
    魏洵暗自懊恼,他怎么忘了,昨晚见到她的时候她在抽烟。那他刚刚做出的那番举动岂不是很装。
    宁及秋到没想到那么多,她也只是单纯的以为魏洵不知道她抽烟,所以把烟灭了,还对他更有好感了,只是她的表达实在是太过不解风情。иρó㈠⒏©óм(npo18.com)
    正当魏洵还在为刚刚的行为苦恼的时候,宁及秋从烟盒里抽出两根烟,递给他。
    “抽过吗?”她问。
    烟是二十几块钱一盒的,魏洵没见过,他接过来点上:“我以为你们女孩子只抽万宝路。”
    “哈?万宝路好抽吗?我没抽过。”她吐出一口烟,看着他天真的问。
    魏洵心想,怎么会有女人把妩媚和清纯集于一身呢,怎么会呢。
    他有点低估了自己对宁及秋的好感,因为他感到下身已经有抬头的趋势了。但是不能,直觉告诉他宁及秋和他之前相处的女人都不一样,所以不能心急,他需要慢慢来。
    他扬了扬指尖夹着的烟,说:“没这个好抽。”
    宁及秋笑了,真心实意的。
    她主动要了他的联系方式,没有任何矫情的。末了,还约了一场约会。
    陈妍在宁及秋家留宿一晚,两人窝在被子里聊天。
    “果然,美女还是得配帅哥,还是有钱家世又好的帅哥。”陈妍感叹。
    宁及秋无声的笑,打断她有关自己的一切臆想:“睡吧,明天还要工作。”
    宁及秋是赶在月末休了两天班的,身为秘书,摊上了个生活工作不能自理的老板,她自认倒霉,但好在工资不菲,她硬着头皮干了两年,现在已经习惯每天大事小事不断的工作。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陈妍还在睡,宁及秋没有叫醒她,收拾好自己就出门上班了。
    司机按照惯例先来接她,然后一同前往老板的住处。
    老板是个叁十二的男人,叫赵存希,身高一米八八,留存头,钢铁硬汉一枚,长相还算英俊,不笑的时候凶神恶煞,笑起来却像个小孩。唯一的诟病是坐过牢,据说早年混过黑社会。
    公司里的员工都怕他,但他却怕宁及秋,一个比自己小八岁的女孩。
    赵存希在南郊买了一栋别墅,有且只有这一个住处,从公司到他家开车半个小时,从宁及秋到他家五十分钟。宁及秋有时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图便宜租一个偏一点离公司远的地段的房子,导致她每天来回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公司上班。
    别墅装修简单粗暴,就是任谁看了,都得说一句:真他妈有钱。
    司机留在车里等候,宁及秋按了指纹进去。别墅里毫无动静,只有她在玄关换鞋的声音。
    她熟门熟路的走向二楼最东边的房间,门都没敲就开门进去。室内窗帘拉得紧,密闭到一丝阳光都投不进来。宁及秋按开灯,房内瞬间明亮,不顾床上传来的哀嚎声,她径直走进衣帽间,随意的选了搭配了一套西装。
    她把衣服扔在床上:“您现在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
    “宁及秋,你让我死吧。”赵存希将自己蒙在被子里,声音痛苦不堪。
    “出于人道主义,我不可能看着您死,但如果您还要继续赖床,今天您的邮箱就会出现一封辞职信。”
    床上的人不再挣扎,一动不动的。半分钟后,一颗刺毛脑袋从被子里伸出来。
    “我服。”
    司机送两人到公司门口,前脚刚下车,后脚宁及秋就听到有人讨论身后座驾的声音。她笑了笑跟着前面的赵存希进了公司,等电梯的时候,她开口建议:“老板,您考不考虑换一辆车呢?”
    赵存希还没完全睡醒,精神颓靡,懒洋洋的问:“为什么?”
    宁及秋组织了一下措辞:“您知道当一辆加长林肯每天进出一个平民小区是怎样的冲击力吗?还有,好不夸张的说,全B市的人只要在路上见到这辆车就知道那是您的车。”
    “为什么?”他又问。
    “谁会天天开这么夸张的车呢?”
    “我觉得很酷。”
    赵存希脑子活络了一点,他觉得自家秘书肯定是不满意了,立马改口:“你跟司机说一下,想换哪辆车你决定。”
    “好的。”
    刚进办公室坐下没几分钟,内线就打了进来。
    “为什么是百事?”赵存希问。
    宁及秋轻轻叹气:“老板,这话你应该问董秘,我休了两天假。”
    “我不管,给我换成可口可乐。”
    “老板,您应该戒掉碳酸饮料。”
    “嘟嘟嘟”电话挂断。
    赵存希从来都不跟其他总裁一样,每天除了咖啡就是咖啡,他只爱可乐,而且必须是可口可乐。
    董秘冒着被骂的风险,硬着头皮将总裁办公室冰箱里的百事可乐换成了可口可乐,好在每天这个时候老板都因为没睡醒而懒得说话,她冒险逃过一劫。
    宁及秋看着门口鬼鬼祟祟的身影就知道肯定是董秘那个小傻子,果不其然,办公室门被打开,一张青春娃娃脸露了出来。
    “秋姐,我问你个问题。”
    “说。”她头都没抬,专注安排着工作。
    “为什么老板只喝可口可乐啊,我觉得百事和可口都一样啊,有什么区别?”
    宁及秋停下手头的活,认真的看着她说:“我也想知道,你不如去问本人然后跟我也说一下。”
    “我不敢。”董秘连连摆手。
    “与其关注这个,不如去关注一下老板去见刚泰负责人的时候带什么礼品合适,你觉得呢?”
    “对对对,我马上去准备。”
    少了小女生的聒噪,宁及秋甩了甩头继续投入工作。虽然董秘是以总裁秘书的职位招进来的,但说是老板特意给宁及秋找了个助手也不为过。小女孩刚刚大学毕业,处于对社会的懵懂期,宁及秋时常被她搞得哭笑不得。
    所以为什么说社会是真的残酷,她自己不过刚刚毕业两年,就已经被磨练成一个圆滑,事故的女人。
    女孩和女人,差别还是很大的。
    *
    vb:一棍子打醒我
    这本会收费,等到时机合适的时候。觉得没有必要的完全可以不消费,再次提醒,消费要理智。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