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魏洵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晚偶然在路边看到的女人,当时没有看清脸,但他就知道,眼前的这个就是。
    “你好,我是宁及秋。”她大大方方的伸出手。
    “魏洵。”
    两只手短暂的碰了下又立马分开,陈妍在角落里陪着一个男人唱歌,抬手示意她过去。
    陈垣望着宁及秋的背影,摸了摸下巴:“为什么只跟魏洵握手,我这么大一帅哥她看不见吗?李医生,给她治治眼。”
    李伊圣闭眼不理他。
    魏洵回味着手上的细腻触感,望着宁及秋的背影一脸若有所思。李伊圣见他那不怀好意的样子就知道他要干嘛,开口阻止:“那女的是辛诚发小的朋友,你别渣到人家头上去。”
    “啧。”魏洵不满的看着他:“我是那种人吗?”
    “你是。”李伊圣和陈垣异口同声。
    魏洵懒得狡辩,琢磨着怎么让鱼主动上钩,恰好宁及秋回头看了他一眼,目光沉沉的,好像能把他看透一般。他慌忙别过头,假装自己没有一直在看她。
    演技蹩脚的很。
    宁及秋收回目光,把玩着包带,漫不经心的回答刚刚陈妍的问题:“还成吧。”
    “这也叫还成,那可是魏家的太子爷,万千名媛心中的白马王子。”陈妍快把魏洵吹上天了。
    辛诚在旁听到她这么说,连忙辩解:“打住,不是白马王子,是东海龙王。”
    “管他王子龙王的,反正机会在这,你得把握住。”陈妍盯的宁及秋心里发毛,扯起嘴角勉强笑了笑。
    陈妍是看重朋友的,宁及秋无意提起自己还没谈过男朋友之后,就鼓着劲给她张罗对象。
    宁及秋这样的母胎solo多少是要被别人说闲话的,大学四年,她俩没少听别人背地里说她靠外貌赢得男人的好感和喜欢却不答应别人,故作清高欲擒故纵作得很什么的。
    当事人虽然不放在心上,但身为好闺蜜的陈妍却总是咽不下那口气。但她也不明白自己的这位好闺蜜,明明有过优秀的异性出现在面前却拒绝了,问起也只是说什么对方年纪轻轻黑眼圈就那么深肯定肾虚等荒唐的理由给搪塞过去。
    总之,宁及秋是真的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辛诚也知道这位的情况,不忍心看她被陈妍带着走上邪路。“陈妍,魏洵不是个好东西。”他郑重其事的小声警告。
    刚说完,不是个好东西这句话就被应证了。
    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扭着腰走进来,笑眯眯的直扑魏洵而去。腰上裸露的地方有很明显的性事痕迹,那是魏洵掐的。
    明眼人都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辛诚一副“你看吧,我说的没错”的表情挑衅的看着陈妍,后者则尴尬的嘴角直抽。
    反观宁及秋,给自己倒了杯冰红茶,捧着杯子喝的津津有味。
    “魏洵~”那女人的尾音像是要拐山路十八弯一样:“你也不主动联系我。”
    “我不联系你你不是也能找到我。”魏洵眯着眼点上烟,打量着面前的的女人,怎么昨天还看着挺顺眼,今天就不了呢。
    他下意识的去看宁及秋,结果那女人压根就没注意到他们这边。心情莫名烦躁,眼前谄媚的女人更加碍眼。
    “出去。”他下了逐客令。
    那女人一脸不可置信:“什么?”
    “我说,出去。”他又加重了语气。
    又一位佳人红着眼眶狼狈离场,跟昨天的情景相似程度颇高。
    陈垣小声嘟囔:“拔屌无情。”
    “闭嘴吧你。”魏洵冷眼看他。
    宁及秋一杯冰红茶喝完,戏也看完,心里还点评刚刚那女生表现太过于娇气,要是换成她,就甩那男人两巴掌,趾高气扬的离开。
    可终究不是,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方才的小插曲马上被带过,陈垣这个从不允许冷场的控场王子立马安排起了活动。
    “好不容易把辛诚从那个破研究所里叫来,咱今晚得好好玩。”
    魏洵出去接电话了,所以陈垣更加肆无忌惮,撩拨着所有人。
    角落的辛诚不自觉抖了两抖,大学舍友四年,他深知陈垣玩的有多开。
    他试图反抗:“不行,明天研究所......”
    “什么不行,男人不能说不行,必须行。”陈垣当机立断,斩掉了辛诚的念头。
    游戏是撕纸条,用嘴。在场的就算没玩过,也都见识过。
    宁及秋倒是无所谓,陈妍更是兴致勃勃,两眼放光的盯着在场的帅哥们看。
    所有人做了一圈,宁及秋挨着陈妍,陈妍前面是辛诚。他们叁个是最后边,所以宁及秋是最后一个,毫无压力。
    魏洵打完电话进来,已经没有他的位置了,他无所谓的搬了个高脚凳去了最后面的位置坐下,就在宁及秋旁边。她若有所思的向他看去,后者一脸不关我事,你们随便玩的淡漠样子。
    “魏洵,游戏规则......”陈垣刚要讲解,就被打断。
    “不用跟我说,我不玩。”魏洵打开了手机,低头刷页面。
    宁及秋挑了挑眉,开始投入游戏。
    前半段都是男生,很是避讳,小心翼翼的只撕一个角,这样等到后面就只有一点点。陈妍站起身来抗议:“不带这样玩的啊,到我们这还有的撕吗。”
    恰好纸在李伊圣嘴里,刚要去撕的陈垣不服气,捧着他的脸就撕了上去。李伊圣推搡不及,差点让陈垣亲了去。
    陈垣仰着头给所有人展示他嘴里的纸有多大,骄傲的很,李伊圣咬着后槽牙堪堪忍住打人的冲动。
    游戏进行的很顺利,但唯独卡在了辛诚这里。他中规中矩的从前面的人那里撕来一半纸,此时纸已经非常小了。陈妍刚要凑上前去咬纸,被他扭头躲开了。
    “操,辛诚,你别扭什么呢。”
    辛诚咬着纸别过头,白皙的皮肤已经泛红。
    陈妍受不了他这副别别扭扭的样子,拽着他的胳膊一把拉了回来,扯着他的头发就迎面去咬。
    旁边人突然起哄。
    陈妍得逞,学着陈垣的样子给在场的人展示了一遍,样子更为得意。
    辛诚都快把脸贴地上了。
    游戏到最后,就只剩宁及秋,两个女的没有什么看点,但出于尊重,还是继续下去了。宁及秋刚要拿掉嘴间的纸,就被一个声音打断。
    “别着急,还没结束呢。”魏洵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收起来了,正抱着胸看她。
    宁及秋再次挑眉,心想这人挺爱变卦。
    起哄声又响起,陈垣吹着口哨朝着魏洵使眼色,别人看不出来,他陈垣可是看的出来。魏洵就是只老狐狸,狡猾的很。
    纸只剩一点点,大部分被嘴唇覆盖,只露出一个角。
    宁及秋向来不是玩不起的人,她端正做好,身子朝向魏洵,等着对方来撕掉。
    魏洵盯着她绯红唇间的一抹白,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他上半身慢慢靠近,眼睛盯着宁及秋的眼睛,想从她脸上看出点慌乱。
    嘴唇相贴的前一刻,宁及秋确实慌了,她小幅度的向后移了一下。她看见那人嘴角好像扬起一抹笑,紧接着嘴唇被柔软的东西覆盖又立马消失。等她回过神来,魏洵已经把撕下来的纸吐掉了。准确来说,是宁及秋嘴里的全被魏洵抢走了。
    “卧槽,kiss。”陈垣看热闹不嫌事大,还强调一遍。
    宁及秋合上刚刚因为出声微张的嘴,强装淡定的拿起杯子喝水。
    陈妍暗戳戳的拿胳膊肘顶她两下:“姐妹,有戏哦。”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