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天城会所,最豪华的包间。
    “卧槽,魏洵你他妈出老千是不是。”陈垣在魏洵再一次打出同花顺的时候憋不住了,眼神狠狠的瞪向发牌的女人,那女人对着他娇俏一笑。
    再输,他就得脱衣服了。
    另一参与者李伊圣早就认清了现实,发牌的那女人从一进门开始就对着魏洵不怀好意的笑,露骨的都快要直接拿他的手往自己胸上靠了。
    也是,魏洵天生就长了一张让女人臣服的脸,没什么好意外的。
    魏洵这厮毫不自知,直觉自己这牌技和好运气是越发的炉火纯青了。陈垣嚷嚷着不打了,回了人堆和其他兄弟闹了起来。
    魏洵还没玩尽兴,打算再抓个人来。这时,包间门开了,一个长相极好女人站在门口,泫然欲泣的盯着魏洵和他怀里的妹子。
    被女朋友抓包这种事情,魏洵处理的简直信手拈来。事情的结果往往都会变成,哭的那个变前任,怀里的成现任。
    正当他要起身像往常一样把人打发走的时候,脸颊突然被一个东西划过。陈垣见门口那女人突然把手里的东西砸向了魏洵,站起来怒吼:“伍希希你他妈有病?”
    魏洵一摸脸,手上沾了血,脸颊火辣辣的疼。他低头看砸过来的东西,竟是一块手机,手机壳上贴满了亮晶晶的钻。
    那是他送的。
    伍希希没想到真会砸中他,而且见了血。她只是单纯的想表达自己的不满而已,一瞬间慌乱、心疼和愧疚占据了心头,刚想走近去看看他,魏洵身后的兄弟们突然站起了身,压迫感极强,她一步也不敢往里走了,匆匆留了句“对不起”就跑了。
    魏洵突然笑出声,朋友以为他是怒极反笑,谁成想他是真的开心,笑的眼角都冒泪花了。用一点血就不用浪费口舌,他可以以后都用这招。
    太损了。
    新女友叫什么他当时因为周围太吵没听清,酒局结束,他直接带人去了隔壁不远的酒店。戴套的时候被打断,那女人裸着身子攀附在他身上,娇媚的出声:“不要戴套,我喜欢你直接进来。”
    魏洵笑着拿开她挡住的手,将套撸了下去。紧接着扭过女人的身子,在入口蹭了几下一下子就插了进去。
    没有任何前戏,那女人却也流了好多水。他面无表情的快速摆胯,只用后入这一个姿势解决了今晚的生理需求。
    凌晨叁点,他驾车离开,只留了一张写着联系方式的纸在熟睡女人的枕边。
    车子路过一段到处是酒吧的商业街,不少男女在游荡。魏洵落下车窗,降了车速,试图感受一下小资情调。
    眼前落入一个人,一个身穿旗袍的女人,手里夹着烟斜靠在电线杆上,浓密的黑色长发烫了两个弧度,太远看不清样貌,只能看清含着猩红的两瓣朱唇。
    风情。
    魏洵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了,但他过往的经历不允许他停车主动去搭讪,只能任由车子划过,再看着后视镜里的身影越来越远。
    宁及秋抽完一支烟醒了醒酒,然后回了酒吧。舞池里摇曳着已经疯魔的男男女女,人一进去就彻底失去了方向,好在陈妍一把将她拉了出来。
    “给你介绍对象你跑什么?”陈妍凑在耳边喊。
    宁及秋向后躲了一下,随后也凑到陈妍耳边说:“你说为什么?我看不上他呗。”
    两人一齐看向在场的唯一男士,花衬衫,白西装裤,头发估计用了一斤发胶齐刷刷的往后倒。除了一张脸能看之外,宁及秋简直要吐出来了。
    陈妍自我否认般摇头:“也是,你们不合适。”她是疯了要给宁及秋介绍对象,人家要什么样的没有啊。
    几人玩到凌晨四点多钟才回的家。
    第二天下午,宁及秋是被手机震起来的。拿起来一看,二十几通未接电话。她随手翻了翻,有一通是姐姐宁及夏打来的,先给她拨了回去。
    “喂,姐。”声音很沙哑,一听就是喝酒宿醉。
    “小姨妈,妈妈让你来我家吃晚饭。”接电话的是个小男孩,是姐姐的儿子顾希尧。
    “啊,好。”
    “小姨妈,你可以少喝点酒。”
    “......”
    挂掉电话,她又给另一个打了二十几通电话的号码拨回去,接通前清了清嗓子。
    “宁及秋,你死过去了?”陈妍昨晚也喝了不少,但她是属于血管里都流着酒精的人,恢复的自然比她快。
    “确实睡死过去了。”她打开免提,呼撸着头发下床找拖鞋。
    陈妍那边人多,声音吵,所以她说的话宁及秋没有听清,只听见了几个字,找拖鞋的动作突然顿住,不确定的开口:“你再说一遍?”
    “我说,今晚出来喝酒。”
    “妍姐,你饶了我吧。”她是真的服气陈妍的酒量。
    “不是,今晚真有帅哥。我发小的大学同学,一定要来,说不定会有良缘哦。”说完还配上几声贱兮兮的笑。
    宁及秋“呵呵”了两声,终于在化妆台底下找到了拖鞋穿上:“我今晚去我姐家吃饭,晚点再说吧。”
    “行行行。”
    “挂了。”
    开车出门的时候,刚好赶上下班高峰期,宁及秋开着宝马mini堵在路中央,一点点的往前挪,车上放着她喜欢的英文歌,倒不是很烦躁,甚至还能跟着节奏晃两下。
    旁边是辆黑色的吉普,车窗降到了低,两个男人的目光一直在矮他们一节的宁及秋身上。她注意到他们的眼神,后悔没再多贴两层膜。
    硬生生的熬了一会儿,宁及夏右转驶离了闹市区,才得以摆脱那两个男人的眼神以及拥堵不堪的马路。
    刚进顾家大院,宁及秋就看见一个小孩坐在草坪上看书。
    “顾希尧,你不怕蚊子咬?”宁及秋走上前去,小孩白嫩的腿上已然有了几个蚊子包。
    顾希尧抬头无声的看了她一会儿,然后低下头,闷声道:“他俩当着我面亲嘴,我嫌弃他们就出来了。”
    宁及秋蒙圈的点了点头,然后拉起他:“行了,你无非是在闹别扭,你爸你妈自从你开始上幼儿园就不亲你了吧。”
    “才没有。”他小声嘟囔。
    宁及秋觉得这小外甥别扭的好笑:“你要实在是嫉妒,小姨妈可以勉强亲你一下。”
    “不要。”顾希尧迅速的捂上嘴。
    “切。”
    顾家刚请了一个大厨,宁及夏打算让妹妹来品鉴一下,因为宁及秋嘴刁。她要是觉得好,那必然是好极了。
    一大一小进了客厅,那夫妻两个还在沙发上腻歪着。
    宁及秋对着在厨房里打下手的秀姨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缠绵鸳鸯。
    “姐,差不多得了,影响美观。”
    顾希尧跟着点点头。
    宁及夏翻了个白眼从老公的腿上起来,沙发上男人嘴上沾上了口红,然后抬手镇定自若的擦去了。
    “到了就开饭吧。”
    一顿饭吃完,宁及秋倒没觉出这厨师的特别之处,跟宁及夏说了后,她直骂她嘴刁难伺候,那可是她重金请来的名牌厨师,那专业程度,堪比新东方出师的厨师。
    重金请来的名牌厨师被留下了,宁及秋陪着顾希尧在客厅看了会儿动物世界,手机一直震个不停,她看了几眼便没再管,倒是顾希尧嫌烦。
    “小姨妈,逃避不是问题。”
    宁及秋失笑,只觉得这小孩不过七岁的年纪就已经如此少年老成,她点了点他的脑袋,笑骂:“人小鬼大。”
    她确实应该去一趟,陈妍这个人,典型的记仇性人格,她如果真的不去,恐怕以后会被唠叨死。
    跟夫妻俩打了声招呼,宁及秋就走了。
    路上给陈妍回了个消息,对方直接发来了定位。
    “速度,真的帅!”
    宁及秋进包间的时候没人注意到,里面声音太吵。有在角落鬼哭狼号的,有打牌的,有玩骰子的。
    她目光落在那四个打牌的人身上,其中一个脱的只剩一条骚气的豹纹子弹裤。宁及秋颇感兴趣的凑上前去观战。
    宁及秋站在一个人旁边,那人手里捏着同花色的顺子,她直觉这个人要赢,结果果不其然。
    豹纹内裤男扔了牌仰头嚎叫注意到她,然后停止了痛苦的哀嚎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其余叁人也跟着看向她。
    她不明所以的跟每个人都对视了一眼,然后目光落在了旁边的男人脸上。那人微仰着头看她,眼微眯着,嘴角还叼了根烟,明明是很流里流气的动作,但他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总之,陈妍没骗她,确实很帅。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