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8

      我的灵魂吗?真贪吃啊!”柏宸箍紧男人的腰,画着圈的向里面凿,把甬道里存留下的淫液搅出来再捣进去,白白黏黏的糊在结合处。
    龙煜急促的喘息,下体被牢牢握住,富有技巧的挑逗。前后夹击令快感无限增大,昏聩的脑子想不出任何反驳的词汇,张开嘴便是一声接着一声的低喘呻吟。
    柏宸爱极了龙煜的叫声,这比世上任何催情剂都要管用。然而看不见男人意乱情迷的表情,令他很不满意。他再一次变换交合的体位,面对面的将人抱在怀里,让龙煜坐在自己的怀里,向上顶。
    柏宸漆黑的眼睛火热的盯住龙煜,颇为深情地表白:“龙煜,我爱你。”
    半晌,龙煜才睁开满是水雾的眼睛,修长的手指勾起青年的下巴,笑得傲气又诱人:“小畜生,吻我。”
    柏宸宠溺的勾起嘴角,英俊的脸庞慢慢的靠近:“遵命,舅舅。”说完,覆上那猩红水润的薄唇。
    所有令人血脉贲张的呻吟声全部堵在喉咙中,粗壮的肉棒操进操出,不知疲倦,无穷无尽的循环……
    Chapter 35
    “结”消退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整个密室被强大的信息素包围,让人望而生畏。
    柏宸眼含爱意的看着身下已经软成一滩春水的男人,爱怜的吻了吻潮湿的额发,这才慢慢地将自己的性器从那处软烂水滑的甬道中退出来。
    “……嗯……”
    龙煜蹙起好看的眉,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沙哑的轻吟。连续几天几夜的性爱,柏宸的下体仿佛已经长在他自己的身体里。就算是身体透支了,拔出的过程中肠肉还是会不满足的蠕动,竟然试图再一次咬紧。
    柏宸感受到肉壁的不舍,低声轻笑:“舅舅,别太贪吃,这里都肿了。”说着,用手指摸了摸那红肿的洞口。
    因为连续频繁的使用,那处已经合不拢了,甬道里堆积了几天的精液顺着穴口向外流淌,白花花黏腻腻的,色情地挂在嫣红色的收缩的穴口,煞是好看。
    龙煜神情恍惚地躺在床上喘息,黑色的长发被汗水打湿成缕,凌乱地黏贴在身上。狭长的眸子里水光闪闪,浓密的睫毛上还挂着两滴晶莹的水珠,看起来脆弱又靡丽。
    柏宸亲昵地咬了咬男人光滑的下巴,然后拿起斑驳的床单简单的擦拭,柔声地说:“舅舅,先忍一下,回去我们再舒舒服服地泡澡。”
    龙煜看着他眨眨眼睛算是同意了。
    柏宸动作轻柔认真。龙煜的上衣早就被他撕成碎片了,只有裤子和外套是完整的,好在可以把男人的身体完美的遮蔽起来,他也就安心了。
    柏宸蹲下来帮龙煜穿好鞋,抬眼问:“舅舅,你还好吗?用不用我抱你出去?”
    龙煜摆摆手,用沙哑的不成样子的声音回答:“不用,我可以自己走。”
    柏宸抿嘴偷笑,没有再刺激龙煜的自尊心,而是扶着他的腰,一步一步走出密室。
    门外,白峰和佐锦已经恭候多时了。听到动静,赶忙站好,关心地望过去。
    两个身材高大的身影逆着光走过来。龙煜捂得严严实实的,俊美的脸上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而柏宸只穿着一条松垮的裤子,上身赤裸,结实的前胸后背密密麻麻的布满抓痕和咬痕,尤其是左胸上那处龙家的家纹,被牙印吻痕完全覆盖,根本看不清原来的图案。对于下属们的目光,柏宸丝毫不介意,挑着眉神情餍足。
    看二人这幅样子,不用想也知道整个发情期,他们床上运动是多么的激烈。
    佐锦偷偷地打量了一下,然后挤到白峰的身边,用指甲去扣白峰的大腿,小声地说:“喂,什么时候咱两也来一发这样的,怎么样?”
    白峰瞟了一眼佐锦充满希冀的小眼神,牵起嘴角说:“又欠操了?好,满足你。”
    佐锦又想说什么,可龙煜已经走近了,便闭上嘴巴,只是用眼睛瞪了瞪白峰。
    回到龙家庄园后,柏宸接管了六爷家的管辖区。对于徐子明,他直接命王爵打了一支破坏身体机能的药剂,把人送到国外,永远都不准回来。
    这次事件后,其他家族再不敢对龙家有任何非分之想,他们生怕自己变成下一个六爷,不仅丢了地盘还把全家老小的性命搭进去。
    一个月后,龙家庄园。龙煜生日宴。
    宴会上来了不少有头有脸的人,当然美男美女也数不胜数。佐锦爱撩骚,以前见到好看的Omega都会轻浮地拍拍屁股捏捏腰,有时候还会偷个香儿。现在情况特殊,有了主了,虽然不能动手,但动动嘴过过干瘾,也很舒爽。
    佐锦正调戏着一个刚成年的男性Omega,就看见白峰穿着一身白西服,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身边围了一圈的女性Omega。
    王爵的腺体移植手术很成功,白峰现在重新拥有的腺体,魅力自然有增无减。佐锦啧了一声,转身就把刚撩到手的Omega忘到脑后,气冲冲地走向白峰。
    “呦~这么多美女,峰哥今晚艳福不浅啊!”说着他甩了甩额前的头发,冲着旁边的女性Omega抛媚眼。
    两个S级的alpha凑到一起,强势的信息素把一众美女弄得头晕目眩,双腮酡红,遮着嘴羞涩的笑。
    白峰看他一脸阴阳怪气,心里暗笑,面上却不显,淡淡地说:“佐锦,你刚刚是喝醋了吗,为什么信息素里带着醋香味?”
    “谁他妈喝醋了!”佐锦听出了画外音,恼羞成怒,呲着颗虎牙作势要扑过去。
    白峰先一步出招,将人拽到一旁,箍紧腰,低声说:“老实点!老大还在一旁看着呢!”接着咧嘴坏笑:“我这是接待客人,怎么,吃醋了?”
    自从白峰重新有了腺体,只要他一靠近,佐锦就抗拒不了了。闻到那股气味,身体就麻了一半,语气也软了下来,小声的嘀咕:“瞧你那张骚气的脸就烦。”
    “那可不好办了,你还得看一辈子呢,慢慢适应吧!”
    趁着没人向这边看,白峰大力地捏了一把佐锦的屁股,然后说:“别闹了,好好招待客人。”
    佐锦不情愿的点点头,拿起一杯酒走到贵宾身边攀谈起来。
    龙煜的生日,柏宸自然很是上心。为了兑现之前的事情,他特意买了钢琴放在大厅的中央。在众人的目光下,坐在钢琴旁,用磁性的声音了句“舅舅生日快乐”,便开始弹奏起来。
    龙煜眯着眼睛倾听,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杯沿上慢慢的画圈。早期青涩顺从的青年俨然变成了一个成熟的男人,他帅气英俊,有能力也有魅力。龙煜的视线停留在柏宸的身上,一秒也不曾转移。
    明亮的灯光从柏宸的头顶倾斜下来,将整个人的轮廓都打上了一圈淡淡的光晕。他前端的刘海整齐的梳到后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