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不带表情的命令:“你,去给我煮杯咖啡。”
    “……我?”被指名的男人十分吃惊,张着大嘴指了指自己。他怎么也想不到,龙煜会要他去煮咖啡。于是,战战兢兢地弯弯腰,忐忑地说:“好的,龙先生,您稍等。”接着小跑着离开了。
    龙煜看着窗外若有所思,手指有规律地敲打着椅子的扶手。
    就这样几分钟过去了,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徐子明带着煮咖啡的下属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徐子明一直都看不惯龙煜那种永远高高在上的姿态,仿佛自出生就比其他人尊贵一等。他负气地坐在对面,眼神不算友好。
    被吩咐煮咖啡的男人哆哆嗦嗦地端上来,毕恭毕敬地说:“龙先生,您的咖啡好了。”
    “嗯。”龙煜接过来,双腿交叠,修长的手指拿起精致的瓷勺有一下没一下的搅拌着。
    房间里沉寂了许久,徐子明看着龙煜,龙煜看着窗外。最后,还是徐子明先忍不住了,他语气有些冲,连带着称呼都不再礼貌了:“龙煜,如果你想走我可以帮你,就趁现在。”
    龙煜放下喝剩一半的杯子,淡漠地说:“小崽子,你现在不去审问凶手,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明白,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屁股痒了,找操吗?”
    “你!”徐子明气愤地站起来。面对这个总是压迫别人的男人,愤怒的情绪很容易被点燃。
    “这不是你该问的!”
    龙煜不紧不慢地挑眉:“所以,你根本就没有去进行审问这一步?这就是柏宸当家后,下属的办事能力?”
    “这不用你管!”徐子明音量提高,继续说:“我当然有想审问,只是凶手先一步自尽了。”
    徐子明说得是真的,因为龙煜看到了他眼底的不甘心。不过“凶手自尽”这一点,龙煜还是很留心地记下了。
    “事先没有做好防止凶手自尽的准备,是你的疏忽,怨不得别人。”龙煜客观又不讲人情的指出错误。然后勾起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你们还真是不堪一击。”
    “不要再说风凉话了!”徐子明愤怒地甩手,俊秀的脸上满是狰狞,“如果不是你这个老男人,阿宸怎会受伤!就是因为你!只要你在他身边一天,我们谁都不会安宁!你,只会给他带来更多的伤害!”
    对于徐子明的歇斯底里,龙煜无动于衷。因为他和柏宸地事情,还轮不到无关紧要的人指手画脚。
    “求求你,就算我求你了,龙煜……”见男人默然的样子,徐子明狰狞的脸上瞬间变得苦情起来,他哽咽地说:“既然你接受不了他,为什么还赖在他的身边不走。比起你,我才是最适合他的伴侣。因为我爱他!我求你离开!求你……”
    徐子明低着头小声啜泣,抽抽搭搭地声音令人特别烦躁。龙煜起身,优雅地一步一步走过去,毫无怜惜地捏住徐子明的下巴,力气大到徐子明有些吃疼的皱起眉。
    “听着。”龙煜神情倨傲,冷若寒冰,“柏宸是我养大的孩子,是属于我的东西。就算我有一天玩腻了不要了,也轮不到你。至于我为什么不离开……”
    “……因为我要玩死他,慢、慢、地、玩!”
    龙煜一字一顿地说着让人不寒而栗地话,嘴角的笑容阴森可怕。
    徐子明瞳孔骤然缩紧,他咬牙切齿地说:“你这个该死的老男人!”
    “啧啧……”龙煜傲慢地摇摇头,“真可惜,你心爱的柏宸就喜欢我这种老男人,而你——
    ——还不够格!”
    说完,龙煜直接将人甩到地上,抬起脚,离开休息室。
    屋子里的下属左右为难,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跟着龙煜一同离开了。
    徐子明坐在地上没有起身。他发丝有点凌乱,双眼发红。看似很可怜的样子,然而这种神态并没有维持多久便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充满贪欲的狞笑。
    他要想办法,想办法让柏宸和龙煜的关系彻底瓦解,这样他才能有机会,有站在柏宸身边的机会……
    柏宸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背部的伤经过王爵仔细地处理后开始自动愈合了。他睁开眼睛后,第一眼就看见龙煜那个男人坐在一旁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柏宸暗自揣测了一下,才谨慎地开口,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舅舅,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小畜生全身都是戏,龙煜也看习惯了。他起身走近些,说:“这是我的庄园,我往哪儿走。”
    “再者……”龙煜勾唇一笑,手附在柏宸结实的胸膛上,调情般地游走,“你为了救我差点付出自己的生命,就算我再怎样冷血也不会无动于衷的,对吧?”
    龙煜凑过去,嘴唇贴在柏宸的耳边,轻轻地说:“这就是你预期想要的效果对吧?”
    柏宸眼神略微晃动,他努力摆出不那么生硬的笑容,以此来掩盖被拆穿后的慌张。他笑着说:“舅舅,你多虑了,没人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那是因为他们不是你,你有万全的把握。”龙煜眼神犀利,仿佛通过双眼可以把柏宸的灵魂看得一清二楚,他抚摸着柏宸的头发,一下又一下,轻柔得可怕。
    “不要小看舅舅……你是我养大的孩子,你了解我,自然我也了解你。”
    柏宸被子下的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头,手心开始冒汗,但他表面还是维持着该有的镇定,只是笑得有些苍白无力,“舅舅,那枪里可是有专门对抗alpha的毒素,我没有必要对自己这么狠。”
    “演得越真我才会相信,做得越狠我才会心疼。不是吗?”龙煜挑起眉,按照自己的推断说:“你这么谨慎的人,是不会轻易暴露行踪的,除非是你自己安排好的,所以他们才会在那种偏僻的地方准确地进行伏击。至于为什么选用特殊的子弹,是因为你还有一个重要的棋子——王爵。对于他,你是完全的信任的。”
    说到这儿,柏宸已经没什么好紧张的了,他看着龙煜,笑说:“舅舅,您继续。”
    龙煜转过脸,接着说:“最后一个疑点就是,带回来的凶手竟然自尽了。做我们这行的怎么会让这么重要的线索莫名其妙的消失,怎么会不做任何举措就让人轻轻松松地自尽。这说明,你根本不想让凶手活下来,是你自己给了他自杀的机会。”
    在龙煜的讲述下,气氛不知不觉中变得诡异起来。两人互相对视,虽然没有信息素的剧烈碰撞,却还是从根本上对峙起来。
    就这样保持了许久,最终还是柏宸败下阵来,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舅舅,你真的好聪明,几乎全部猜对了,只是……”
    柏宸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只是,那两人是真的来刺杀你的,我不过是暗地里将当天的路线告诉给了他们。毕竟陌生的人做起来才更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