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

      确定没什么大毛病,柏宸这才放心,松开王爵,俯下身去摸龙煜的头发。
    说实话,龙煜气场那么强大的人也就柏宸敢下嘴吃,换做谁都吓尿了。要不说两人都是变态呢,啧啧……
    王爵一边吐槽一边拿出几个精致的小药瓶,然后对柏宸说:“你先去给龙先生准备点清淡的早饭吧,过后再把药吃了,几天就好了。另外……”王爵小心地看柏宸的脸色,犹犹豫豫地说:“也别让龙先生总在屋里憋着,时不时的出去转转,转换一下心情,也不错。”
    柏宸抬眼看了看王爵,低沉地“嗯”了一声,接着转身出门吩咐早餐去了。
    一时间屋子里就剩下王爵和龙煜两个人,气氛静得可怕。
    王爵不知道是该走啊还是该留下等柏宸,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和传说中的龙煜共处在一个屋檐下,心里毛毛。尤其是被大铁笼圈起来,怎么看怎么诡异,心想:这舅舅和外甥真是重口味啊……
    过了几分钟,一直躺在床上很安静的龙煜突然睁开眼,目光犀利地盯着王爵,冷冰冰地开口:“你是王爵?”
    王爵汗毛都竖起来了,战战兢兢地回答:“是的,龙先生,我是王爵。”
    “所以,就是你一直在帮柏宸配抑制剂和诱导剂?”
    “呃……”
    这下就他妈很尴尬了……王爵后背全是冷汗。
    隔了几秒钟,龙煜才慢悠悠地开口:“不错,是个人才。”说完又闭上了眼。
    “呃……谢谢龙先生夸奖。”
    王爵下巴直抖,欲哭无泪:他有点想回家……
    Chapter 18
    龙煜生病后,柏宸将工作地点转移到了庄园里,一边处理事务一边照顾人。
    “舅舅,来吃药了。”柏宸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药剂瓶,声音很温柔:“这个药可能有些苦,但见效快,舅舅要是能全部喝掉,我就给您一块糖。”
    因为生病的原因,龙煜脸色苍白,鼻翼两侧红红的,样子又可怜又滑稽,但傲气分毫不减。他鄙夷地瞥了柏宸一眼,毫不犹豫的拿起药瓶,带着浓重的鼻音冷笑道:“小子,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然后霸气地仰起脖子,一干而尽。
    “……”全部喝下去后,龙煜出现了一秒钟的呆滞,接着表情越来越微妙。
    那种呛人的苦味从喉咙里慢慢地向外蔓延,直至占领整个口腔,苦得他连舌头都感觉不到了,有种只要张开嘴巴就能把胃都吐出来的感觉。
    柏宸抿住嘴在一旁心灾乐祸。
    龙煜最怕吃带有苦味的东西了,所以龙家的餐饮中从来不会出现苦瓜之类的菜肴,但是良药苦口,避免不了。柏宸忍笑地叫了一句“舅舅”。
    良久,龙煜终于忍耐不住了,强装镇静,看似不经意地开口:“你刚才说的那个糖块,还有吗?给我一颗尝尝。”
    柏宸眉目含笑,把糖送进了龙煜的嘴里。
    也就过了两天,龙煜面色红润起来,病也好得差不多了。
    柏宸真的把王爵的建议记在了心里,早上服侍完龙煜,主动地询问:“舅舅要不要出去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哦?你会有这么好心?”龙煜挑眉不屑。
    柏宸从后面环住他精壮的腰。目前两人的关系从表面上看有所缓和,最起码对于柏宸的亲近,龙煜从起初的厌恶变成了现在的习以为常。
    柏宸装作很委屈地说:“舅舅,你果然还是不够了解我,我向来都是以你为重的,你的健康我必须负责任啊。”
    龙煜闭口不言。
    柏宸撩开龙煜的头发,侧着脸吻了吻他的脸颊,“不过,要等一等,我要多派点人手保护我们,毕竟对于舅舅这么强大的alpha,我还要小心谨慎的好,您说是吧?”
    龙煜冷哼了一声,盛气凌人地回击:“你知道就好。”
    入冬了,天气有些冷,出门前,柏宸特意给龙煜穿了件厚一点的风衣,然后坐着专车出了庄园的大门。
    徐子明坐在前面,龙煜和柏宸并排坐在后面。
    柏宸一直将龙煜的手握在手心里,男人的手型修长,指甲圆润干净,一看便知道没干过什么重活,但里面蕴藏的力量却不可估量。柏宸一根一根的捏揉着,像小孩子玩弄自己心爱的玩具,爱不释手。
    龙煜没有抽回手,只是淡淡地撇了眼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徐子明,便任由柏宸把玩着。
    柏宸玩着玩着就用上了嘴,握着龙煜的手放在嘴边轻咬。他抬眼看着一直望着窗外的龙煜,说:“舅舅,不好奇我带你去哪吗?”
    “去哪啊?”龙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实际上却用余光观察着总是偷看的徐子明。
    “去带你看望白峰和佐锦,你最得意的两个属下。”
    龙煜瞳孔缩了缩,仿佛想到什么糟心的事儿,低声地骂:“那两个废物。”
    他知道柏宸不会傻到把他的两个属下弄死,这次看望的寓意在于,从侧面告诉他,只有你安分的待在我的身边,那么你最钟意的属下就会平安无事,否则……
    龙煜嘴边露出一丝冷笑:这个小畜生果然流着龙家的血,处事的方法,像他。
    柏宸看着龙煜嘴边嘲讽的笑,无奈的叹了口气,说:“舅舅,你又在心里骂我,你不乖。”接着重重地在龙煜手背上咬了一口。
    “嘶……你他妈属狗的吗!再咬就把你牙拔光!”龙煜皱起眉。
    “舅舅,你口是心非。”柏宸环着男人的腰,手不老实地在龙煜的侧腰处揉捏抚摸,用唯有两个人才能听清的音量说道:“我要是咬别人你会同意吗?老骚货……”他一边说一边轻飘飘地看了眼徐子明。
    龙煜知道他什么意思,不过没做什么回答,只是对着柏宸裆上的几两肉冷不防地捏了一把。
    “……”操……
    柏宸嘴角抽搐,有苦难言。
    这边龙煜柏宸还在前来的路上,那边佐锦在自己的房间里刚刚看完一部色情动作片。
    他已经连续一个多月没有性生活了,连个Omega的味儿都没不到,人都要憋傻了。更气人的是,自从两人不尴不尬的亲个嘴后,白峰现在也视他如透明人,爱理不理的,气氛总是说不上的诡异。
    想到这儿,佐锦就很恼火,撒泼似的在床上打滚。他本来生性好动,白峰再不跟他说话,他就更没招儿了。佐锦盘着腿呼出一口浊气,想了想,最后还是气冲冲地杀进白峰的卧室。
    此时的白峰正在看书,佐锦二话没说,抓住他的肩膀,俯下身就亲了过去。没深吻,就在唇边辗转了几下,还没等伸舌头呢,就被白峰推开。
    白峰抹了抹嘴角,皱着眉说:“你这是做什么?”
    佐锦一看对方态度不好,当时就怂了,摸着鼻子,支支吾吾半天才说:“…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