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舅,慢一点,用屁眼一点一点的吞下去。”
    “不用你废话。”龙煜斜睨了他一眼,然后打起精神再次尝试。
    这次他聪明多了。龙煜一手支着柏宸的腹肌,一手扶住身后粗壮的阳具,先是慢慢的用张合的后穴吞下小半个龟头,然后再逐渐地坐下,用肠道里的层层媚肉包裹住滚烫的柱身,整根吞没。
    “嗯……”柏宸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感叹,他完全没想到进入男人的体内的感觉竟然那么的好,就像是泡进了一处舒适的温泉,还是一个有着按摩效果的温泉。
    饥渴的肠肉积极地贴合着粗大的肉棒,严丝合缝地包裹住。在大量的汁水的润滑下,狰狞的肉棒抽插起来更加的方便。
    龙煜皱着眉头,刚开始腰部摆动的频率并不快,他自己掌控着节奏前前后后的摇摆,让硕大的龟头四处戳弄他敏感的肠道。可这种磨人的频率只维持了一会儿,便继续不下去了。龙煜开始加快速度,大起大落。
    发情期令肉壁很快就适应了肉棒的形状和大小,即使遭受剧烈的抽插,也完全没有问题,反而分泌的液体越来越多,沿着交合处向外溢,很快就打湿了两人相互摩擦的耻毛。
    “舅舅,你真棒。”柏宸五指深深地陷进龙煜的臀肉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胸前的肌肉因为施力的关系全部凸胀出来,看起来更加健壮。
    “闭嘴。”龙煜暴躁地回答。
    龙煜虽然一心想处在上位,可没想到这种姿势实在太耗体力,本来就由于发情热的缘故全身无力,现在更是勉强的动着。双腿间尺寸可观的阴茎胀得发紫,随着动作来回甩,却可怜得没人安抚。
    柏宸最了解龙煜了,一个眼神一个神态,柏宸便知道男人要什么。他看了一会儿龙煜风骚地扭腰,便贴心地坐起来,将人抱在怀里,方便施力。
    柏宸咬住龙煜的耳垂,轻声地说:“老骚货,爽吗?”
    龙煜身体一怔,紧紧地环住柏宸的脖子,轻蔑地一笑:“小畜生,你还差得远呢。”
    “那么……”柏宸双手牢牢地抓住龙煜的屁股,大力地向外掰,接着凶猛地向上一顶,挑衅地说:“这样如何!”
    又粗又大的肉棒狠狠地向里顶弄,把肠道深处的软肉全部凿开。这么冷不丁地一下,差点把龙煜顶翻过去,他扬起满是吻痕的脖颈,脆弱地叫了一声。
    柏宸仿佛得知了操服龙煜的秘诀,他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卯足了劲儿,拼命向里面顶,每一次戳进都能准确地摩擦到龙煜的敏感点,让他欲罢不能,不得不沉沦。
    两人交合的激烈程度令人血脉贲张。肿胀到紫红的肉棒在白皙挺翘的屁股间来来回回,进进出出,每次抽出与挺进都夹带着大量的淫水,四处飞溅。
    “舅舅,好希望你有生殖腔,这样就可以给我生孩子了,我们的孩子一定是最强最厉害的alpha……”柏宸贴在龙煜的耳畔缓缓地说道。
    龙煜的身体本质并不能改变,柏宸只是让他对自己的信息素产生反应,从而触发固定的发情期。至于产生Omega特有的生殖腔,这点根本不可能。
    龙煜被伺候的正舒爽呢,听着耳边青年的絮絮叨叨,心情一下子就烦躁起来。他用力地拽住柏宸的短发,狭长的眼睛写满了不满足:“别他妈瞎逼逼,快操!”
    柏宸是个听长辈话的好孩子。既然龙煜发骚求狠操,那他就把人操烂!
    柏宸蹭到龙煜的胸前,张口咬住一颗红肿的乳头,大力地往嘴里吸,胯下更是疯狂地向上顶弄,把龙煜干得身体不停地向上蹿。
    “嗯……”
    两人疯狂的操干着,一时间屋子里充满了肉体碰撞所发出的响声,“啪啪啪啪”,接连不断,淫秽不堪。
    借着一个姿势,操干了几百上千下,直到粗大的肉棒把鲜嫩的肉穴操得松软湿滑,合都合不拢,柏宸才有了射精的意愿。
    信息素的膨胀,让柏宸的阳具产生了一个更加粗大的结,牢牢的卡在前列腺的位置,死死地将龙煜锁住。
    这个“结”龙煜再清楚不过了,每当他标记Omega是都会产生,这是为了防止射精时Omega的逃离。此时柏宸粗大坚硬的结正卡在他的肠道了,让他有些慌张,可想逃却已经来不及了。
    柏宸握住龙煜肿胀的性器,一边套弄,一边低语:“龙煜,你终于成了我的Omega。”
    下一秒,大量的精液瞬间从龟头喷出,浇灌在龙煜的肠道中。
    龙煜脑内一片空白,阴茎一抖,射到了柏宸的手心里。
    Chapter 14
    处于发情期,一发自然是不够的。
    从结开始生成,柏宸的阳具就没再离开过龙煜的肠道。两人四肢纠缠,从床上干到床下,从沙发干到窗前,淫靡的液体四处飞溅,浑身像被汗水浸泡过。
    龙煜双腿发软,不得不靠在青年的身上,慢慢地平复气息。
    柏宸温柔地抚摸着龙煜潮湿的黑发,亲昵地说:“舅舅,我们去洗一洗。”
    龙煜闭着眼睛,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柏宸托着龙煜满是红痕的屁股,私处相连,大步走进浴室。
    温热的清水从头顶散落,密集地击打着两人的身体,周围雾气蒙蒙。
    柏宸站在龙煜的背后,双手轻柔地帮男人清洗,仔仔细细地感受着那一寸寸富有生命力的肌肉。而胯下的性器却下流地向龙煜深深地臀缝里戳弄,一顶一顶的。
    龙煜的后穴刚经过几轮激烈的操干,早就有些合不拢了,穴口红红肿肿的,不断有浓白的精液从里面流出来,混合着淅淅沥沥的水流顺着大腿根向下淌。
    说真的,他从出生到大还没有如此狼狈过。
    龙煜抬起头,闭着眼睛,迎着流水,任由水滴击打着脸庞。
    黑色的长发被水弄得湿漉漉的,像海带一样卷曲着,贴附在龙煜的背后。柏宸低着头,慢慢地整理着凌乱的发丝,把它们拧在一起,放到龙煜肩膀的一侧。
    “舅舅……”柏宸压着声线唤道。他埋头于龙煜的颈项,用鼻子去蹭已经被牙印覆盖的后勃颈,深吸一口气,那里全都是自己的味道。
    “舅舅,你知道吗……”
    柏宸喃喃地说:“我人生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意淫的对象就是你。”
    “那时的你像现在一样站在水流下,风骚地抚摸着全身,无声地诱惑着躲在暗处的我……”
    “从那时起,我就发誓,终有一天我要让你臣服于我,日夜在我的身下扭动着腰,祈求我操进你体内的深处,把你里里外外印满我的痕迹……”
    “够了!”龙煜睫毛抖动。耳边青年的低语如同咒语一般释放着邪恶的力量,牵引着他未平复的欲望缓缓地复燃。
    浴室里的温度逐渐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