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

      苦地呻吟了一声,身体不停的抖。
    让别人标记也只是龙煜随口说说。曾经最强的alpha怎么可以雌伏在别人身下,更何况门外还是一些低级的alpha生物。
    龙煜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只是爬了几步,便瘫倒在地,黑色的长发凄美地散落在肩膀上。
    他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愤恨地说:“小畜生,我要杀了你。”
    唉……
    柏宸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表面强装胸有成竹,其实心里慌得要命。如果,他说如果龙煜敢出这个门,让别人标记,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那人剁碎了喂狗,然后再打断龙煜的双腿,让他一辈子都困在牢笼了,到死也出不去。
    只是还好……
    柏宸走过去,单膝跪下来,撩起龙煜的长发,抚摸那线条流畅的脊背。
    “舅舅,你杀不了我,今晚我就会变成你的alpha,而你则是我的专属Omega。”
    “胜者为王。”
    “舅舅,你是我最宝贵的战利品。”
    Chapter 13
    “呼……呼……呼……”
    两人激烈地纠缠在一起,双双倒在床上。柔软的大床因为承受两具高大的成年alpha的体重,中央深深地凹陷下去。
    柏宸大力地揉搓着龙煜的身体,把那白皙光洁的皮肤弄得通红,印满凌辱般的指痕。滚烫的嘴唇舔吻着龙煜的耳根、下巴,像火一样热烈,似恶魔那般贪婪。
    他埋头于龙煜的肩窝,用高高的鼻梁去拱龙煜的脸颊。就像是一条被驯服的恶犬在撒娇。不得不承认,龙煜有些受用,被弄得很是舒服。恍恍惚惚,他挺起自己的脖子主动奉上。
    修长的脖颈上凸出一处性感撩人的喉结。柏宸眯着眼睛,低下头,慢慢地靠近,然后精准地覆上嘴唇,含住喉结。
    龙煜呜咽了一声,皱着英气的眉,双手在柏宸后背抓挠。
    喉结是整个身体最脆弱的地方,现在却被青年包裹在嘴里用舌头反复舔弄,肆意地亵玩。甚至只要微微用力,就会被咬断。这种感觉危险又刺激,黏腻又色情。
    即使身体酥软到提不起一点劲儿来,龙煜也不甘示弱。他手指呈鹰爪状,在柏宸结实的后背上留下道道抓痕,然后缓缓地向下移动,如突袭一般,毫不客气地抓住柏宸的臀部。
    柏宸微微一愣,接着迅速做出反应,反手擒住龙煜乱动的双手。
    果然……面对这个男人,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漏洞啊……
    柏宸勾起一边的嘴角,邪气地一笑:“舅舅,就算你觊觎我的屁股也无济于事,毕竟发情的人是你……”
    他舔了舔龙煜猩红的唇瓣,继续说:“现在除了让我操你,标记你之外,你什么都做不了。”
    话音刚落,柏宸就直接将人翻转过来,一把捞起龙煜的腰,令他爬跪在床上,一气呵成。
    本来就晕乎乎的龙煜,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眼前冒金星,低声骂了就:“操……”
    “舅舅,别急。”柏宸心领神会地坏笑着,手抚摸着龙煜的前胸,摸到胸前两处突起时,便换上手指,夹住,色情的揉捏着。
    龙煜身体绷得紧紧的,清冷的声线带着别样的沙哑,“你他妈的……”
    柏宸低下头,舔吻着龙煜后颈处的腺体,“舅舅,放松。”说着,便直接咬破那处敏感的腺体,用犬牙将自己的信息素注射进去。
    “唔!”
    刺痛和快感交错出现,当两种alpha的信息素混合后,龙煜身体的燥热竟然奇迹般的减少了许多。不过取而代之的是,身体更加渴望青年的占有和标记,羞耻的后穴竟不受控制地自己蠕动起来,仿佛渴求着什么东西将它填满。
    这种渴望太下贱了!
    龙煜双眼通红,愤怒地咬住床单。
    看着自己一心想得到的人就赤裸的躺在身下,Alpha天生的占有欲让柏宸胯下的阳具硬成烙铁,狰狞地直立着。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耐心的安抚着龙煜,让他快速地适应现状。
    柏宸亲吻着龙煜的脊背,沿着脊梁骨一点一点地向下,落下一个个细碎温柔的轻吻,直至曲线饱满的臀部。
    龙煜死死地咬住床单,不发一声。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臀尖被柔软的嘴唇亲吻,然后被青年的大手用力地掰开,露出里面羞涩的后庭。
    接着,柏宸便惊喜地发现那处漂亮的肉花已经湿润了,穴口的肉褶变得松松软软的,因为发情期而自动分泌的汁水顺着张合的穴口向外流,黏腻腻湿漉漉的,泛着诱人的水光。
    “舅舅,你骚得流水了。”
    “小畜……唔!”龙煜话说到一半就被无情地打断了。柏宸用嘴直接堵上了那流水的肉洞。
    灵活的舌头很是轻松地就顶开了穴口的软肉,像条蛇一样,钻到肠道里面,刺溜刺溜的戳弄着敏感高温的肉壁,搅动着里面的淫水,发出淫秽又连续的水声。
    龙煜被舔得浑身发抖,之前他只被那些Omega宠物舔过阴茎,却从来没被吸吮过排泄的地方,羞耻和战栗一并涌过来,龙煜不知所措地把脸埋在双臂中,禁止自己的呻吟泄露出去。
    而此时,柏宸还在拼命地寻找里面的敏感处。浅出的肠肉早就被他戳弄成糜烂的颜色。几番旋转试探后,终于在肠壁上舔到了那处敏感的地带。柏宸用力一戳,龙煜果然不负众望地一抖,肠肉瞬间缩紧,身前的肉棒跟着一颤。
    柏宸被夹的不得不退出舌头,调戏地说:“舅舅,你的穴心好浅,轻轻一弄就浪得不行了。”
    “……”
    这羞耻的姿势,龙煜再也受不了了!
    就算不得不被标记,也要在他的掌控之下!
    龙煜凶狠地吐掉嘴里的床单,猛然发力,两人位置瞬间颠倒。
    柏宸被迫躺在下面,而龙煜则骑在他的身上。
    就算被发情热折磨到眼角发红,龙煜眼神中还是无时无刻不透漏着睥睨众生的傲气。他坐在柏宸的肚皮上,手撑在青年的腹肌上,黑色的长发凌乱的散落。
    龙煜瞥了眼柏宸胸口的家纹,冷哼了一声。接着伸出猩红的舌尖舔了舔湿润的唇瓣。
    “小畜生,你记着,是我操了你!”
    柏宸怔住了,他被男人这种骚气又霸道的姿态吸引了。
    果然是龙煜,不会这么甘心屈与人下的。
    因为第一次做,还是很生疏。柏宸的阳具又大得吓人,肿胀起来又粗又长,龟头硕大饱满,柱身布满蜿蜒的青筋。龙煜艰难地抬起屁股,努力地对准直挺挺的肉棒,慢慢地坐下。
    谁知首次尝试失败,龙煜一下就坐偏了,将柏宸的性器压在臀缝间。
    说不疼那是骗人的!柏宸出了一头的汗,他双手主动抓住龙煜的屁股,狠狠地揉搓着,说:“舅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