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让你们在一个地方悠闲的生活。”
    “那老大呢?”
    “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龙煜的。告诉你一个秘密。”柏宸眨眨眼睛,小声的说:“我爱他。”
    “……”白峰对这种变态到毁灭的爱无言以对。身处劣势的他根本没有资格谈条件,他现在一心只想救佐锦那个傻逼。
    “好,我现在就摘。”
    白峰答应的干净利落。他没有再去看佐锦强烈拒绝的眼神,低下头,拿出藏在袖口里的暗器,对准后颈处腺体的位置,狠狠地割开了一道口子。
    摘除腺体的过程很简单,然而佐锦却觉得异常的漫长,他仿佛听到了血肉撕裂的声音,那样刺耳,就像是一把尖刀慢慢的在他心口上划了一道,血一点点的渗出来,渗入五脏六腑,疼得他整个人都蜷缩起来,不停地发抖。
    “这样可以了吧。”白峰扔掉没有用的腺体,虚弱地问。
    柏宸客气的一笑,说道:“白先生恭喜你,可以带着人走了。”说完他潇洒的打了个响指,一队身材魁梧的男性alpha从门外进来,将人团团围住。
    腺体离体后,还有残余的信息素遗留在白峰的体内,能维持一小段时间的身体机能。他用力的站起来,走到被五花大绑的佐锦面前,将人松绑,然后打横抱起。
    伤痕累累的佐锦已经完全没了力气,但他还是哭成了傻逼。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再加上哭到红肿的眼睛,简直惨不忍睹。
    白峰低头看了一眼,嫌弃地说:“别哭了,傻逼。丑成狗了。”
    “妈的!谁他妈哭了!老子是男人老子哭个鸡巴!”佐锦一抽一抽的,骂人都带着哭腔。
    他看着白峰毫无血色的脸,颤颤巍巍的伸出手,轻轻地用指腹摸着那处新鲜刀口周围的肌肤,轻声问:“娘炮,疼吗?”
    “不疼的是傻逼。”
    “那以后……”
    “信我。”就是两个字,白峰却说得异常果决,脚步坚定的踏出这个房间。
    佐锦没有再出声,闭上眼睛,手搭在白峰的肩头。
    “子明。”柏宸看着白佐两人的背影,出声召唤,“把他们带到我之前准备的地方,多派些人给我看紧。”
    “好。你放心,我这就亲自去安排。”
    “嗯。”
    当人全部走后,柏宸坐回椅子上,看着窗外的夜景。
    几年的伪装,终于还差最后一步了。
    龙煜,
    你的翅膀终于被我双双折断了。
    下一步,
    我要把你一口一口吃进我的肚子里,
    让你我亲密的交融在一起。
    ……
    就在柏宸陷入无尽的沉思中时,黑屏的显示器突然亮了。画面里出现的是龙煜那张冷艳的俊脸。
    龙煜穿着一身禁欲的黑色西服,伸出舌头舔了舔猩红的嘴唇,然后勾唇一笑,眼底却毫无温度,“小畜生。”
    柏宸猛然转身,对上了龙煜那双冰冷的眼睛。
    “给我滚回来。”
    龙煜逼人的气势如同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将显示屏震碎。这种情形已经表明了,刚才的一幕幕已经被龙煜全程围观。柏宸的真实身份不再是个秘密。
    柏宸眸色一暗,快步离开,直奔龙家庄园。
    当愤怒如同核武器那样爆发时,身体所有的细胞都处于一种超常的兴奋状态,这便触发了体内诱导剂的聚集。只是一瞬间,龙煜便发情了。
    当柏宸回来时,龙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楼十几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毛毯被流成河的血液染色,一片斑驳。如果仔细看不难看出那些死的人都是柏宸的人。所以之前龙煜进行了一次大屠杀,将已经知道的叛徒全部清理掉。
    然而大量的血腥味却无法掩盖空气里飘来的那种奇香。
    没有Omega那种香甜魅惑,是一种神秘味道,让人闻到就满是回味。柏宸大步流星,快速上了二楼,直奔龙煜的休息室。
    那种奇香越来越浓郁,差点让柏宸乱来心智。他走到门口,一脚将门踹开。
    里面的场景惊人的淫靡。
    顶级alpha的发情信号,迫使周围其他低级的alpha和Omega纷纷进入发情期,两两配对,荒唐的交配着。他们没有理智可言,赤裸着身体,疯狂的释放着自己的肉欲。
    就是在这种淫乱的气氛下,主导者龙煜坐在中央的桌子上,周身散发着奇异的信息素,却没有人敢靠近。他衣服已经凌乱了,衬衫的扣子全部解开,大片结实的胸膛泄露出来,肿胀的性器从裤子的拉链处挺立出来。他机械的套弄着勃起的性器,表情迷离又性感。
    柏宸不知道是该高兴龙煜的发情期来了,还是该气愤他把这幅淫荡的模样展现给众人看。
    不能再任由事态继续发展下去。
    柏宸板着脸,无视周围禽兽般的交配,几步跨到龙煜面前。脱下自己的大衣,用力一挥,将衣衫不整的龙煜包裹住,然后紧紧拥入怀里。
    他低头亲吻龙煜发顶,柔声说:“舅舅,我来了。”
    Chapter 12
    这种荒谬的体验是龙煜活了30多年来的第一次。
    他正以一种极其弱势的姿态被一个晚辈打横抱在怀里。头部紧紧的贴靠在青年结实鼓起的胸膛上,即便隔着层层外衣他依然能听见胸腔里强而有力的心跳——砰、砰、砰……
    这种声音扰得他心绪不宁,心乱如麻。他用力最大的力气试图从这个罪大恶极的青年怀里跳下来,用一个君王该有的姿给以青年最大的惩戒,可身体偏偏不停使唤。燥热感从体内向外发散,烧得他头晕目眩,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如同开水煮烫过那般火热,又如触电般那般酥麻。
    周身被一种同样强大的alpha信息素包围,虽然陌生却出奇的好闻,只要多闻一下体内的燥热感就会减少一丝丝。如果遵从本性,他一定会扑倒在青年的身上,深深地埋在青年的脖颈后,大口大口吸食着如同毒品的信息素。
    可他没有。
    龙煜在极力地克制。他不允许自己有一丝一毫的放纵。尤其是眼前这个叛徒!
    龙煜眼神一变,张开大口咬在柏宸的胸肌上。
    发情期的缘故,力量暂时弱化,否则现在柏宸的胸前一定会被硬生生的撕下一块肉。
    龙煜还在死死的咬着不放,来不及吞咽的口水将柏宸的衣服打湿,留下一大片洇湿的水渍。柏宸低头看了看,单从他脸上的表情来说,分辨不出是喜是怒。
    只听,他低声的说了一句,“舅舅,调皮。”
    下一刻,便把龙煜扔到了床上。
    不再需要伪装。柏宸摘下呆板的黑框眼镜,然后松了松衣领。
    龙煜被摔得眼前冒金星,他挣扎了一下才拖着酥软的身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