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自烘好的衣服中都有为龙煜量身定制的特殊药物。
    对于龙煜这种处于顶端的alpha而言,只能每天用微量的气味进行渗入,稍微多出一点都会被察觉出来。每天按时按量的做这些事已经有两年了,最近终于有所成效了。
    柏宸心里有一些小激动。他并非要将龙煜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Omega,那样未免也太过无趣了。他只是想让男人对他的信息素产生反应,变成一种特异性的体制,变成只有他能让龙煜像一个Omega那样对他发情,对他依赖,心甘情愿地对他臣服,仅此而已。
    “舅舅,我帮你擦干身上。”柏宸压着嗓子说。
    当然,睡梦中的男人并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他拿起了一旁的浴巾,抬起男人的一条胳膊,仔细地擦上面的水珠,擦完一条,又开始擦另一条,接着是诱人的胸膛。
    当柏宸刚把毛巾放到龙煜的锁骨时,龙煜出人意料地抓住了柏宸的手腕,力度不大却握得很紧。柏宸以为男人醒了,却发现龙煜双眼还是闭着的,长长的睫毛微微地煽动。
    不愧是最强的alpha,就算进入深度睡眠警觉性还是如此的高。
    柏宸勾起嘴角,眼镜后的眸子里仿佛生出了一团火焰,带着势在必得的自信。他没有将手抽出来,而是松开了手里的毛巾,用整个手掌来感受男人温热的肌肤。轻轻地,轻轻地滑动……
    “……”
    龙煜微微地皱起眉头,握住柏宸的手慢慢地向上移动,然后在脸颊处停了下来。接下来,超乎意料!龙煜侧着头在青年的手掌上蹭了两下,就像一只高傲优雅尊贵的花豹求抚摸一样。
    仅仅是一瞬间,柏宸整个人都惊呆了,一股强劲的电流从脊梁骨直窜到头顶,腺体里的抑制剂都快要被信息素吞噬掉了。他大口大口的呼气,眼底一片灼热。
    男人俊美的脸蛋出人意料的柔软,柏宸的指尖像被电击一般酥麻。他大着胆子将另一只手放到龙煜的肩头,用极慢的速度磨人的向下滑,然后捏住那颗沾着水珠的乳头,肆意地拨弄。
    这还是他第一次触碰龙煜的乳首,有些软,又有些硬,捏在手指间快速地捻着。很快左边的乳头就比右边的颜色艳丽了许多,甚至连形状都变大了一圈。
    乳头上奇异的快感令龙煜无声地张了张嘴,猩红的舌尖勾人地舔了一下嘴角,然后又狡猾地缩了回去。
    柏宸像是入了魔一样,低头埋在龙煜的颈项间,伸出舌头舔弄着那修长的脖颈,丝毫不放过任何角落,像一头雄兽在亲昵的舔舐着自己的雌兽,甚至还大胆地舔弄后颈处腺体表面的皮肤,用嘴唇重重地吸啜,用牙齿轻轻地啃咬。那副执着的模样,似乎要在龙煜身上留下自己的气味,向众人宣誓着归属。
    然而这样还不够!
    柏宸一边舔弄一边贪婪地用手掌摸遍龙煜的全身,手伸到水下,去触碰大腿的内侧,调情般地摩挲。
    龙煜胯下的肉棒已经直立起来了,不过柏宸并没有去安抚那处,而是转战到臀间更加私密的地带。Alpha的后穴干涩紧致,不像Omega那样天生自带润滑功能。柏宸用指腹轻轻地在穴口肉褶的部分揉着,一点一点地放松着那里的肌肉,把洞口弄软弄松。
    沉睡的龙煜没有什么反抗动作,难得柔顺地仰着修长的脖颈,支起双腿,默默地承受着自己的外甥对他的猥亵。
    可是好景不长,柏宸终究还是太过大意了。当肉穴被他揉得渐渐张开时,借着水的润滑,他鲁莽地直接将手指插进去,食指的第一节立即陷进那个高温柔软的肠道中。但他还没来得及继续深入,探测里面柔软湿滑的地带,就被主人阻挡在外了。
    柏宸被龙煜一脚踢中胸口,跌倒在地上,黑边的眼睛从鼻梁上滑落下来。
    龙煜并没有马上醒来,身体只是潜意识对外来者进行的攻击。不过没过多久,龙煜终于睁开了眼睛,狭长的眼睛里带着一丝丝的迷茫和疑问,他看着衣服已经湿透了,狼狈地坐在地上的柏宸,冷冰冰地问:“你在干什么?”
    Alpha的身体恢复十分迅速,当龙煜醒来,后穴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异样感,只是胯下的肉棒还处于勃起的状态。
    柏宸淡定地起身,带正了眼镜,冲着男人苦笑道:“舅舅,我看您睡在浴缸里,担心你着凉但又不忍心叫醒您,毕竟您已经累了一天了,所以我擅自主张想将你抱出来,可是……没能成功。”
    “舅舅,对不起。”
    青年说得有点可怜,龙煜却不是全然信任,他从水里站起来,低头看了眼自己昂起的下体,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柏宸立刻不好意思的红了耳根,眼睛看着别处,木着脸回答:“我进来时也发现了……舅舅,需不需要我帮您含出来?”
    要是往常龙煜一定会这么要求的,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直觉上告诉他不要,不要和这个青年做。于是龙煜挥了挥手,将人赶走。
    柏宸马上鞠了个躬,然后认真地叮嘱:“舅舅,请您擦干后再休息,热饮我已经帮您准备好了,熏香也点上了。”
    柏宸抬起头看了看男人的脸,缓缓地说:“舅舅晚安。”然后转身离开。
    待人离开后,龙煜随意地擦了擦身上的水珠,光着脚走进了卧室,喝下床头柜上的热饮,然后躺在床上一边想着事情一边陷入了睡眠中。
    ……
    深夜,龙家庄园走廊里的灯有些昏暗,柏宸拿着烛台一步一步的向前,脚下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摇曳的烛火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只差一点。
    只差一点就能捅进他的体内。
    只差一点就能在柔软的肉穴里疯狂的搅动。
    只差一点就能让他情动起来,骚浪起来。
    只差一点……
    该死!
    柏宸咬了咬牙,打开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Chapter 6
    一般的事龙煜都不会亲自出面,不过最近不算太平,龙煜总是早出晚归,当然这样也给了柏宸不少空闲时间。上午柏宸将庄园里琐碎的事情安排好后,就开着车离开了。
    他把车停在一个小诊所前。
    这个小诊所地点有些偏僻,门面也十分破旧,只挂了一张破破烂烂的牌匾,除了柏宸外连个上门看病的人都没有。
    柏宸锁好车,走了进去。
    里面只有一个身穿白大褂戴着口罩的男医生,安静地坐在一个圆板凳上涂写着。即便感觉到来了客人,也不太热情,头也不抬,爱理不理地随口问:“看病啊?”
    柏宸双手插兜:“不是看病,我来买药,王医生。”
    许是听到熟悉的声音,王爵猛然抬头,停下手中的笔,吃惊道:“柏宸?!你怎么来这里了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