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笑了笑,拍了拍徐子明的肩膀,然后轻声说了句“谢谢”。
    这句道谢并不假,但如果徐子明只是个普普通通的Omega的话,那么柏宸从一开始就不会让他靠近自己。因为他不需要任何爱慕和累赘,他想得到的,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一个alpha中的君王——龙煜。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徐子明是个基因特殊的Omega,虽然外表披着Omega的皮,却拥有着S级的体能和力量。加上身材纤细,让他更适合做暗杀活动。
    所以切掉腺体,不再受信息素困扰后,徐子明就变成了柏宸私下的得力助手。
    柏宸大脑快速运转,脸色依旧如常,他抓住徐子明的肩膀,柔声说:“别想太多了,去睡觉吧。”
    徐子明晕乎乎地点点头,临走前还不忘嘱咐柏宸按时吃药。
    夜里的时间过得异常得快,当时钟在早上的六点敲响时,柏宸便起床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他轻手轻脚地打开龙煜的房门,然后走到床边,俯下身轻轻地唤男人起床。
    接下来的步骤就是洗漱,穿衣。柏宸做得慢条斯理,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柏宸半蹲下,将龙煜赤裸的双脚抱在怀里,认真地套上灰色的短袜。当手指与脚背接触时,一种类似于心脏被羽毛搔刮的痒令龙煜的手尖不由自主地抖了抖。
    “身上还疼吗?”他问道。
    柏宸惊讶于男人竟然会主动问候他,他愣了几秒,才干巴巴地回答:“昨晚上了药了,已经不疼了。”
    “那就好。”
    “谢谢舅舅。”
    “嗯。”
    龙煜双臂交叉,身板坐得很直,闭上狭长的眼睛养神。柏宸也没再出声,安安静静的做着事情,气氛难得的和谐。
    早上的餐桌上,除了龙煜之外,还有白峰和佐锦。
    “呦~小杂种早上好啊!”佐锦夸张地甩了甩额前的刘海,风骚地眨了眨眼睛。
    柏宸无视佐锦那张贱嘴,将早餐端了上来。摆好后,站到龙煜的身边,躬了躬身,说:“舅舅,您慢用,我先下去了。”
    “不用走了,坐下来吃吧。”龙煜说得随意。
    “谢谢舅舅。”
    柏宸不卑不亢,走到长桌的末端,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他还没有那么天真,认为只是留他吃个早饭就意味着龙煜对他有态度上的转变。柏宸拿起刀叉,安分地吃饭。
    老大开口,佐锦即使再看不起柏宸,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不淡定的撇撇嘴,小声的“切”了一声。
    早餐进行中,四个人只有佐锦在不停的叨叨逼,而白峰则是满脸嫌弃地拿出手帕擦着被佐锦口水喷到的地方。餐厅的电视正播放着新闻。
    “今日凌晨两点,当红小生任飞因车祸不幸遇难,抢救无效,当场死亡。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中……”
    “任飞?”佐锦掏掏耳朵,“这名怎么那么熟悉,老大,你那个宠物Omega不就叫任飞吗?死了!?”
    白峰优雅地用手帕擦擦嘴角:“已经是第三个了,加上之前老大手里的宠物,意外死亡的有三个了。”说完,似是无意地看了看安静吃饭的柏宸。
    佐锦接着道:“三个怎么了,生老病死谁说得准呢!再说咱老大又不缺人,要多少有多少!”
    柏宸默不作声,就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过了会儿。他抬起头看了看龙煜,龙煜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仿佛死的人跟他完全没有关系,骨节分明的手指夹住茶勺优雅地搅动着。
    “说到这儿我想起来了!”佐锦眼睛一亮,冲着对面的白峰低声说道:“喂!白娘炮,我刚找到一个巨骚无比的小骚货,哪天让你尝尝鲜儿!咱两来双飞啊?”
    白峰连个眼神都没给佐锦,冷淡地说:“傻逼走开。”
    “操!你个小屌砸!我平时都不愿意和别人分享的,盛情邀请你你还装逼!”
    “滚开,我嫌脏。”
    “你!”
    “啪嗒!”龙煜放下咖啡杯,起身,“去会议室。”
    本来还在争吵的两人瞬间闭上嘴,灰溜溜地跟着走了。
    柏宸自觉地留下来,默默地收拾残羹。
    Chapter 5
    之后,龙煜带了些人出了门,直到很晚才回来。
    自上次看到那张狂妄的明信片后,龙煜就命人暗地里调查。可几天过去了,丝毫进展都没有,再加上今天白天生意出了问题,这一切令他十分烦躁。
    他扯了扯衣领,看了一样守在旁边低眉顺眼的柏宸,命令道:“去给我找个Omega。”
    “好的舅舅。”柏宸面无表情地转身。
    “等一下!”龙煜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疲惫地揉了揉额头,改变主意道:“算了,不用找了,你去给我弄洗澡水吧。”
    柏宸松开了握紧的拳头,乖巧地说:“好的。”然后走进了浴室。
    待柏宸放好水从里面出来后,龙煜自己已经脱得精光了。宛如大理石雕刻的身材在灯光的照射下,白皙通透,泛着淡淡的光泽,完美地诠释了力与美的结合。
    柏宸强迫自己低下头,男人的肉体对他散发着一种致命的诱惑,只是信息素所不能比拟的。他控制着呼吸,说话尽量自然,“舅舅,水温正合适,可以洗了。”
    “嗯。”
    龙煜没有一丝忸怩,仿佛现在光着身子的不是他,白皙的脚掌踩着柔软的毛毯上,一步一步走向浴室。
    浴室的灯光比卧室更暖一些,照得龙煜整个人的线条都柔和 起来,他抬起一只脚跨进去,用脚趾微微地撩了撩水面,觉得合适才整个人坐到里面。
    柏宸走到一旁,又一次点燃了龙煜平时最爱用的熏香,把浴巾放在一旁,轻声说:“舅舅,我先出去一下,您洗好了就叫我。”
    龙煜头靠在浴缸的边缘,闭上眼睛,随意地应了一声。
    柏宸贴心地带上了门,回到卧室开始收拾衣服,整理床铺,还给男人准备了睡前热饮。这些都弄完后,他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过去20多分钟了,龙煜还是没有出来。柏宸有些担心,想了想还是主动进去看看。
    水温保持着良好的温度,龙煜闭着眼睛坐在中央,周身环绕着白白的水雾,黑发高高吊起,微卷的发尾有些湿润,侧脸惊人的俊美。
    “舅舅?”柏宸试探性的唤了一声。
    等了好久,男人也没有回应。柏宸放轻了脚步走上前。
    龙煜已经睡着了,水面以上的胸膛光滑结实,两颗肉粉色的乳头正好浸在水位线上,随着平稳的呼吸上下起伏。
    柏宸眼神一沉,他见熏香已经快要燃尽,杯子中的酒也没了大半,便知道男人进入了深深的睡梦中。
    药物转化并非一朝一夕,要慢慢的渗透。熏香,睡前的热饮,清晨的咖啡,甚至柏宸每次亲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