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页

      当然,这些情绪是一点也影响不到孔宣的,就当在场气氛分外沉重,众人情绪十分低落的时候,孔宣不耐烦的声音突然打破了这一切。
    “镇元子,你这是年纪大了说话也不利索了吗?你啰啰嗦嗦了半天,一句话度没提到跟郑羽南的身世有关的话啊,谁愿意听你这些老掉牙的过往经历啊!”孔宣十分嫌弃地看着镇元子,觉得这人大概就是郑羽南所说的老年痴呆症患者了。
    孔宣这话无情地打破了镇元子和红云之间追忆往昔的浓情蜜意,让双手握在一起彼此十分感动的镇元子和红云赶紧分开了交缠在一起的双手,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
    镇元子收敛起了哀戚的神色,然后继续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别急呀,这不是马上就要说道重点了吗?”
    接着,镇元子才继续说起关于郑羽南的来历。
    却说当初道祖鸿钧还未分发鸿蒙紫气之时,红云因为不羁的性子,他那火云洞实在是住不下去了,便干脆在镇元子的五庄观做客了。
    说是做客,其实也差不多就是长住在五庄观了。
    那时红云喜欢在洪荒四处游历、广交好友,他知道镇元子向来对各种植物树木等十分亲近,所以每次出去的时候都帮他寻了许多罕见的仙草神树回来。
    譬如当初五庄观里种着的那棵圣木曼兑,就是红云专门替镇元子找回来的。
    孔宣见到镇元子这又叽里咕噜说了一串,依然还是没有说到重点,差点又忍不住不耐烦地要打断他。
    正在这时,镇元子却一脸骄傲,神秘兮兮地凑到孔宣面前,小声说道:“但当初我们五庄观中虽然罕见的仙草神树众多,但这些灵植到底算不上是我五庄观所独有的,这偌大的天地间,也能在其他地方找到,唯有一种神树,才真正是只存在于我五庄观中的。”
    看到镇元子这一脸炫耀的表情,孔宣没忍住翻了个白眼,然后十分不屑地回答:“我知道,不就是你镇元子的本体,这世上独一无二的人参果树嘛。”
    这人参果树却是算得上是独特,但被镇元子从上古时期炫耀到现在,任谁也不会再感兴趣了。
    镇元子却神秘一笑,说道:“不,你说错了,不是独一无二,而是世间唯二的人参果树。”
    ※※※※※※※※※※※※※※※※※※※※
    感觉郑羽南的身份前面已经暗示了很多啦,感觉还是有不少小天使猜到的呢,至于郑羽南当初到底经历了什么,且听下回分解!
    另外,再次啰嗦一句,这篇文和上本文可以看做是不同背景的,所以是可以分开来看哒~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腐草为萤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71章
    听到镇元子这句话, 孔宣脑海中突然就有一个念头一闪而逝, 他抬起头, 有些震惊地望着镇元子,难以置信地反问道:“你说什么?”
    镇元子微微一笑, 露出一种终于扳回一城的得意表情,说道:“我说,当初,我们五庄观可是不止一棵人参果树, 而是两棵。”
    孔宣又确认了一遍:“你是说……?”
    镇元子似乎是听懂了孔宣未说完的话里的意思,点了点头:“嗯。”
    接着,镇元子又开始继续介绍。
    当初, 红云还未受伤昏迷,带着鸿蒙紫气藏在五庄观中的时候,那时候时光漫长, 镇元子和红云左右也无事可做, 便将精力都花在了打理五庄观中的植物上面。
    那次还是红云先发现了五庄观中突然长出了一棵从未见过的小树苗。
    那株小树苗才不过一指长, 根茎特别细, 跟万寿山上的其他神树比起来实在是有些孱弱,甚至那些仙草看起来都比它强壮不少。
    红云原本并没有对这株小树苗放太多注意力,在他看来,像这样弱小的树苗, 就算是在万寿山这样的仙山灵地, 恐怕也是很难生存的, 毕竟就是植物间, 也一样是弱肉强食的。
    尤其是它生长的地方,还是整座万寿山上最霸道的圣木曼兑旁边。
    但是没想到,就在所有人的忽视中,这棵小树苗竟然在圣木曼兑的欺压下艰难存活下来了。
    虽然还是一样的瘦弱就是了。
    红云觉得有趣,就将这棵小树苗的存在告知了镇元子,没想到就连镇元子竟然也看不出这株小树苗到底是什么来历。
    当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就算是镇元子,也没见过自己化形前小时候的模样。
    直到这株小树苗长到了半人高的时候,再加上它旁边的圣木曼兑似乎是因为它的滋润,竟然还比一棵树独占着这块宝地时长得更好了,镇元子他们才发现了这株小树苗的不寻常。
    而此时小树苗的茎叶长势已经开始慢慢朝镇元子的原型——五庄观的镇观之宝人参果树的外形靠拢了,别说是镇元子了,就连红云也看出来这株小树苗跟镇元子之间的渊源了。
    “镇元子,你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树了?”发现了小树苗的真实身份的红云,提上法宝就气冲冲地要找镇元子算账。
    镇元子一边搂住了红云,一边无奈地解释道:“怎么可能,我这不是每天都寸步不离地守在你身边吗?”
    红云其实心里也明白镇元子对自己的心意,所以倒没有真的怀疑他,只是这株小人参果树的来历实在是太可疑了:“那你说这小树苗是哪儿来的?”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