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页

      感觉到自己嘴唇再次被含住,这次郑羽南并没有只是呆呆地任由孔宣动作,而是开始慢慢接管了主导权。
    孔宣虽然已经活了无数个年头了,但很显然在那些岁月里,他的生活只有食物和修炼,对这情爱之事是一窍不通。他只知顺着心中的本能,在郑羽南的嘴唇上一下又一下地轻点着,明明觉得意犹未尽,却根本不晓得该如何深入一步。
    郑羽南在心中无奈一叹,幸好他虽然也没有实战经验,但好歹也是经历了一些教育片的洗礼的,于是他微微张开嘴,摸索着探出舌尖,轻轻舔舐在孔宣的嘴唇上。幸而孔宣的学习能力还是有的,他感觉到了这阵湿热,便学着郑羽南的样子也张开嘴,伸出舌尖与他共舞起来。
    唇齿交融间,孔宣的呼吸也急促起来,原本刻意压制的动作也变得不再轻柔,贪婪地在对方唇上噬咬着。他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冲动,这是过去从未有过的陌生情绪,可他不知该如何缓解这阵冲动,便只能不断地加深这个吻。
    直到郑羽南有些无力地软下身子,瘫倒在孔宣肩上,孔宣才意犹未尽地移开了自己的唇,那不经意间带出的一缕银丝,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让他立刻心中一紧,胸腔里仿佛关押了一只猛兽无法释放。
    郑羽南被孔宣的目光看得面红耳赤,他一向面皮薄,又不像孔宣这样对情之一事一无所知,自然知道孔宣那目光意味着什么。想起刚才的那个吻,他脸上更加燥热,赶紧坐直了身子,有些尴尬地撇过头去,不着痕迹地擦了擦嘴角其实并不存在的口水。
    孔宣却是一点也不明白的郑羽南的羞涩,他其实早就对郑羽南生出了不一般的情愫,这会儿又初尝甜头,心里正是腻歪的时候,见郑羽南这会儿转过头去,便有些不乐意了。
    孔宣凑近郑羽南,将他拽向自己,迫使他转过头来看着自己,拖着尾音软软问道:“你干嘛不看我?”
    孔宣幼稚的模样郑羽南见过许多,但却从来没有见过他撒娇的样子,孔宣清亮的声音低低地响在自己耳侧,那温热的呼吸也撒在自己脖子上,郑羽南顿时脑袋一阵空白,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只煮熟的虾子。
    不过虽然此时心里的羞涩已经到达了顶点,他这次却没有移开目光,而是深深地望着孔宣,带着笑意喃喃低语道:“好,我一直看着你,可好。”
    孔宣心满意足地与郑羽南又腻歪了好一会儿,太阳渐渐西移,郑羽南这才突然站起身,说道:“呀,时间不早了,阿卜该放学了,再不去接他他怕是要着急了。”
    怀中的温热突然消失,孔宣立刻不爽起来,同时将不满都倾注到了阿卜身上:“他又不是真的小孩子,谁还能把他怎么样了。村里不是每天都有接送的校车吗?以后就让他每天跟着校车上学放学吧!”
    之前因为阿卜的小学反正离西水村也就二十来分钟的距离,加上孔宣对开车有着非一般的热情,于是就主动承担了接送阿卜上学放学的任务,结果这会儿刚刚才和郑羽南温存一会儿,就要因为阿卜暂时分开了,他自己是不乐意了。
    郑羽南已经对孔宣这小孩子一样的脾气习惯了,只好劝他道:“刚好我也要准备晚饭了,而且明月清风他们也该回来了,你去接了阿卜回来,不是正好就可以吃饭了吗?”
    孔宣其实想说,他就算这一顿不吃也没什么要紧的,不过他能不吃郑羽南却不能饿着,所以只好怏怏不乐地出门去了。
    等到晚饭的时候,饭桌上的众人立刻就发现了郑羽南与孔宣之前的不寻常。
    以前他们俩之间就已经很亲近了,但真的没有今天这么粘腻,郑羽南倒还罢了,也不过就是看孔宣的次数多了点,给孔宣夹菜的次数多了点,已经冲着孔宣甜笑的次数多了点而已。
    可孔宣的表现就变化的很明显了,以往的孔宣上饭桌那可都是跟上战场一样的,基本上那筷子就只能用刀光剑影来形容,而且还是他一个人的刀光剑影,基本上其他人只要稍不注意,他就能瞬间消灭大半盘菜。
    可是,今天的孔宣却跟傻了一样,除了不停地盯着郑羽南露出微妙的笑容外,就是不停地给他夹菜,眼见着郑羽南喜欢那个菜,就立刻直接将盘子端到他面前,甚至还直接夹了菜喂到郑羽南嘴里去。
    以前的孔宣他是这样无私的人吗?他不是啊!
    此时孔宣与郑羽南之间的互动,令明月和清风清晰地回想起两个故人。
    镇元子和红云。
    当初的镇元子和红云相处时的状态,简直与今天一模一样啊。而镇元子和红云是什么关系,简直全三界都知道好么!
    曾经吃了无数年狗粮的明月和清风,眼看着即将要回到熟悉的生活中,突然就觉得眼前的美食都索然无味了呢。
    看到明月和清风才吃了平常饭量的一半就双双放下筷子,郑羽南难得分了点注意力在孔宣以外的人身上:“诶,你俩今天才吃了这么点就饱了吗?”
    明月和清风对视一眼,然后十分默契地一起说道:“嗯,吃饱了!”
    说罢,两人立刻放下碗筷,赶紧跑了出去。
    郑羽南对他俩的异常有些疑惑,但也没多问,倒是孔宣,少了两个电灯泡碍事,心里还觉得十分满意。
    就是阿卜,一点也没有明月和清风他们俩有眼力。今天孔宣从天庭回来,又跟郑羽南互通了心意,因此郑羽南今天的心情好了很多,这一顿晚饭不光准备得格外丰盛,而且连味道也比前几天好了不少,阿卜吃得是不亦乐乎,饭量都比平时大了许多,吃得肚子圆圆了都还不愿意离开饭桌。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