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页

      看到这个可怜巴巴的数字,郑羽南终于体会到了赚取积分的不容易,而在系统商城中,建设五庄观要购买的那些建筑物中,最便宜的也要600积分呢。
    想到这里,郑羽南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决定去万寿山上把上次种的那二十五棵萆荔也都摘下来,顺便把躲在后山的明月和清风也揪回来收拾院子。
    这次摘下来的那些萆荔,由于长势没有刚才卖出的那株好,所以他只挂了个10积分的价格挂到了交易系统去出售,希望能早日攒够买下第一个建筑的积分。
    至于收集到的近200粒种子,郑羽南又将它们全部种到了琈凉亭上,在目前这阶段,这些萆荔就是他赚取积分的全部经济来源了。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就在郑羽南勤勤恳恳种萆荔,卖萆荔的生活中过去了,过了将近十多天,郑羽南发现万寿山上的九穗禾终于成熟了,而这时,睡了十多天的孔宣也终于醒过来了。
    没错,不过是吃了几块酒心蛋糕而已,我们无所不能的孔雀大明王便足足昏睡了十多天。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葡萄还是西瓜 20瓶;不知道干嘛、乐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4章
    孔宣醒来之后, 经过这十几天的时间淡化, 本来已经慢慢消失的尴尬,又重新回到了郑羽南身上。
    看到孔宣一脸不好招惹的模样从屋子里出来, 连郑羽南都不禁有些忐忑了。
    虽然明明耍酒疯轻薄别人的是孔宣。
    现在,郑羽南只希望睡了这么长时间之后, 孔宣能将喝醉之后的事情全部都给忘掉。
    看到院子里的郑羽南, 孔宣的脸色变好了些, 他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头, 不解地问道:“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郑羽南试探着说道:“我之前给你做的蛋糕里面,放了一些果子酒, 没想到你吃完之后就醉了,还一醉就是十几天, 你可能是睡久了,所以现在有些迷糊?”
    孔宣不置可否, 点了点头, 说了句:“嗯。”
    郑羽南看见他这模样, 便鼓起勇气问道:“孔宣,你还记得你喝醉了之后发生了什么吗?”
    问完之后,郑羽南就看见孔宣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脸,脸上的神色很久都没有任何变化, 大概是在回想着之前的事情。
    就在郑羽南觉得自己快要心跳加快, 面颊发热的时候, 孔宣终于开口了:“不记得了。”
    听到孔宣这话, 郑羽南终于放心地舒了口气,但心中却又有一些难以察觉的失落,他挤出一丝笑容,故作轻快地说道:“没事儿,你这大概是喝断片儿了,我也没想到你酒量这么浅,以后我会注意不给你吃的东西里面放酒的。”
    郑羽南说完,便去厨房准备早饭了,孔宣睡了这么久,估计肯定得饿坏了。
    见到郑羽南离开,孔宣便到院子里的躺椅上躺下了,顺便一把将旁边一脸欢快地喝着果汁的阿卜给揪了过来。
    阿卜是真的不记得上次喝醉了之后自己对着孔宣和郑羽南做了什么了,再加上孔宣熟睡的这十几天,它终于度过了一段没有孔宣压迫的时光,都已经差点忘了过去被孔宣支配的恐惧了。
    所以,当被孔宣抓进手掌里的时候,阿卜先是一脸懵懂地望着孔宣,而后顿时感觉到一阵寒意,不自觉地发起抖来。
    孔宣望着阿卜,却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双手捏住阿卜的小身子,低声说道:“你小子真是胆儿肥了啊,喝醉了就敢挑衅我了,以为我睡了这么多天就能忘了吗?”
    阿卜是真的没明白孔宣说的是什么,但它对孔宣的惧怕是已经刻进骨子里了,感觉到孔宣捏在自己身上的手劲越来越重了,它虽然委屈,却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只敢无声地撇撇嘴,眼泪在眼眶里滴溜溜打起转来,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只可惜孔宣不是郑羽南,不会被它这可怜又可爱的模样萌住,依然是乐此不疲地折腾着它。
    捏了一会儿之后,孔宣突然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嗯?你身上怎么变软了?”
    孔宣这话真的只是字面意思,不带其他任何色彩。他真的发现,阿卜的身子突然变软了。
    在他们醉酒之前,阿卜虽然已经长出了类似人类的四肢,但身体的构成却依然是萝卜,所以身上自然是像萝卜那样硬邦邦的,可现在,孔宣捏了一会儿才发现,阿卜的身体已经开始有肌肤的触感了,不仅能感觉到肌理的质感,甚至还有了人体肌肤的温热感。
    孔宣有些震惊,捧着阿卜翻来覆去打量了好久,才发现阿卜的外形真的已经进化到与人类极其相似了,不仅五官已经与人类的五官没什么两样,连身上也开始逐渐分化出别的器官了。
    甚至在发现孔宣一直盯着自己看之后,阿卜竟然还知道害羞地捂住自己的下半身和小屁屁,脸蛋上也诡异的飘起了一抹红晕。
    孔宣戳了戳阿卜肉嘟嘟的小屁屁,然后十分满意地说道:“看来你这是马上就能化成人形了,也不枉我前阵子的悉心教导了。”
    阿卜如今的情绪已经越来越丰富了,智力也高了许多,它之前被孔宣捏来捏去欺负了那么半天,现在又被他这么调戏了一番,心里便生出一丝恼意,也顾不得对他的害怕,十分愤怒地朝着孔宣吐出了一个泡泡。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