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页

      孔宣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大,但郑羽南却觉得这声音仿佛是直接响在脑海中的一样。没过多久,郑羽南就听见林中传来各种鸟鸣声,仿佛是在回应孔宣的鸣叫。
    很快,就有几只鲜艳美丽的鸟儿飞了过来,落在郑羽南他们面前的枝头。
    郑羽南发现,这几只鸟中,就有上次到他们农庄送九穗禾的那几只鸟雀。
    他这才想起来,当初这几只鸟雀离开时,孔宣是承诺了他们什么的。
    鸟儿们都飞过来之后,又在郑羽南他们面前环绕飞行起来,仔细去看,还能发现它们都是按照特定的路线在起舞徘徊,数十只颜色各异的美丽鸟儿在他们面前划出一道道轨迹,仿佛是特意编排好的舞蹈一样。
    郑羽南看得目不转睛,眼睛里都流露出了惊艳的神色,阿卜也从他口袋里露出头来,张着嘴看着这样美丽的场面。
    直到那些鸟雀最终又排成一道线停在郑羽南他们面前,孔宣才转头对郑羽南说道:“这是鸟族为了欢迎客人而编的舞蹈,若是有成千上万只鸟一起,那场面会更加壮观。”
    郑羽南想象了一下孔宣描述的场景,再一次惊叹道:“真厉害。”果然是万物有灵,就算只是普通的鸟类,也能创造这样的奇景。
    那几十只鸟雀中,个头最大,羽毛颜色最鲜艳的那只这时候飞到孔宣面前,冲着他们叽叽喳喳叫了起来。
    等它叫完,孔宣翻译道:“它让我们先去它们领地里休息一下,顺便汇报一下情况。”
    郑羽南问:“鸟族的领地,不会是鸟巢吧?”
    这些鸟总不会搭建出人类居住的房子来吧?孔宣倒还好说,反正他能变幻成好几种形态,可郑羽南他这么大一个人,怎么能去得了鸟族的领地?
    孔宣牵住郑羽南的手,然后说道:“放心吧,鸟族的领地塞一个你进去还是绰绰有余的。”
    说罢,孔宣就搂住郑羽南的腰飞了起来,这还是郑羽南第一次体验飞行的滋味,转眼间就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脚下的风景上,忘了刚刚还在奇怪的领地的事。
    孔宣随着那些鸟飞了不一会儿,他们前面就出现了一大片榕树林。那是成百上千的巨大榕树连在一起,竟然搭建成了一个小型的绿色岛屿。
    郑羽南以前听说过榕树的枝条接触地面又会继续长出新的根茎,这样循环往复,就能变成连成一片的榕树林,但他却也没想到,这榕树林竟然能长到这么大,这可比他们西水村的占地面积还要大许多了。
    而在榕树林上方,则稳稳地坐落着一个宫殿那样大的鸟巢,怪不得孔宣说塞一个他进去没问题呢,这往里面塞几栋别墅进去都没问题啊。而在那个巨大鸟巢的周围,还散落着许多大大小小的鸟巢,大的有小洋楼那么大,小的甚至比一个碗大不了多少,若是不仔细去看,根本发现不了。
    “这里面得住上多少只鸟啊?”郑羽南望着那些鸟巢,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刚才那个跟孔宣汇报的头鸟听懂了郑羽南的话,于是冲着那片鸟巢长鸣起来,接着,郑羽南就见到从那榕树林里飞出了无数只各种各样的鸟儿,那些鸟儿颜色、形态、大小都各不相同,许多都是他见都没见过的,这无数只鸟飞了出来,瞬间连阳光都给遮住了,头顶只见到乌泱泱的一片,怕是比节假日的景区还要壮观。
    “果、果然很多。”郑羽南觉得自己并不存在的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那只头鸟这时候又冲着鸟群长鸣一声,那些鸟儿又迅速地向下俯冲,顷刻间就藏进了榕树林中,不见了踪迹。
    看来这些鸟类可比景区里的游客听指挥多了。
    等郑羽南见识完,孔宣继续搂着他的腰,朝那个最大的鸟巢飞过去:“走吧,那些鸟族已经准备好招待我们了。”
    孔宣作为百鸟之王,使唤起这些鸟类来十分自如。
    等飞进那鸟巢中,郑羽南才发现这里面的布置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不仅不像是普通的鸟巢那样,甚至还很像设计先锐的人类建筑师。
    里面甚至还有许多适合人类使用的家具呢!
    带着郑羽南到了一张白色羽毛编织而成的椅子上坐下后,孔宣向还有些惊异的郑羽南解释道:“鸟族将这里作为领地已经好几千年了,过去还是有许多鸟族能修炼成人形的。”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鸟族居住的地方这么多人类使用的东西了。
    只是过去普通的鸟族通过修炼都能修成人形,而现在却连头鸟也只是修出了灵智,足以见得鸟族,抑或是妖族在人间的衰败到了何种程度了。
    坐下之后,郑羽南问孔宣:“这些鸟族这么大费周章把你请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孔宣笑笑说道:“不过是最近有些爬虫常常过来骚扰它们,它们应付不来,便请我来解决而已。”
    郑羽南听孔宣那语气,虽然对这鸟族并不算上心,但好歹也是他统辖的鸟族,自然不能让其他族类欺负了去。
    他想了想,觉得以孔宣传言中的实力,应该还用不着他担心,便也放下心来。
    据头鸟说,那怪物每天凌晨便过来骚扰它们,体型巨大,每次来一口就能吞掉数百只鸟族,而且那怪物还能飞,它们就算是躲进树林里都逃不过,实在是没辙了。
    既然那怪物明天才来,郑羽南他们就只好在这鸟巢中先休息一晚了,他原本以为这些鸟族做出来的家具,恐怕也就只能将就一晚上了,反正他以前更艰苦的环境也待过,便也无所谓了。没想到当看到这里的床后,郑羽南都有一点惊住了。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