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页

      还记得当初阿卜为了修炼出人形,不惜偷偷潜进了孔宣的聚灵阵里,就为了能多吸收那一点点的灵气。可如今在孔宣的影响下,它却懈怠了很多,整天只知道跟着孔宣在院子里无所事事。不是孔宣捧着手机玩游戏,阿卜在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就是孔宣变成小肥啾,两个小不点一人一个吊篮躺在里面晃悠。这阿卜已经从以前郑羽南的小跟班,变成了现在孔宣的跟屁虫了。
    这让郑羽南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
    于是郑羽南便从那吊篮中一把提起阿卜,要带它到万寿山上去监督它修炼。山上灵气充足,只要肯花功夫,相信阿卜很快就能修炼出人形了。只是郑云南区区一个普通人类,对修炼之事一窍不通,所以,还得把孔宣也叫上。
    郑羽南瞅着一旁的小肥啾,说道:“孔宣,你也一起上山来帮忙。”
    孔宣虽然很不情愿,但谁让郑羽南是掌握了厨房,同时也掌握了他的胃的男人,也只能跟着郑羽南上山了。
    万寿山上,由于之前孔宣想要的那株人参已经收获了,所以那个遗留下来的聚灵阵,他也就不介意阿卜在里面蹭灵气了,因此,阿卜的修炼地点便选在了聚灵阵里。
    郑羽南只在以前上山时,偶然见过还是一只孔雀的孔宣修炼的样子,他也没有见过别人修炼,便以为这世上所有生灵修炼起来都是一个模样的。电视里不也是这样放的吗,将两腿盘起来打坐吸收天地灵气即可。
    不过郑羽南却很好奇,以阿卜那小短腿,要怎么样才能盘得起来。
    哪想到,阿卜根本没有按照郑羽南设想的那样来,而是四肢并用,飞速地在地上挖了个土坑出来。
    郑羽南十分诧异地看着阿卜的动作,接下来,阿卜更是出乎他预料的跳进了那个土坑里。
    “?”郑羽南转头望向孔宣,“阿卜这是在干什么?”
    在山上手机没了信号,捧着郑羽南做的小饼干吃的孔宣:“准备修炼啊。”
    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过孤陋寡闻,郑羽南吞下了后面的疑问,并且在看到阿卜艰难地伸出双手从两边扒拉泥土把自己埋住的时候,还顺便搭了把手。
    等阿卜将自己完全埋进泥土里,只剩下头顶的小嫩芽还留在外面的时候,孔宣便将剩下的饼干往郑羽南怀里一塞,开始就地为阿卜讲起道来。
    孔宣乃是洪荒时期就名震四方的神明,生来就带有大罗金仙的修为,他是世上第一只凤凰元凤感五行之气与天地交合而生,对五行道法的理解可不是一般的神仙能及得上的。更何况他还是佛教的孔雀明王,被佛教尊为“佛母”,也就是说连释迦摩尼都可以算得上是他的崽。
    他身兼佛道两法,且对这两种修行功法都精通无比,若是能得到听他讲道一次的机会,对那些神仙和修者来说,恐怕是做梦都难以想象的事情。只可惜如此难得的机会,却被郑羽南给白白浪费掉了,在他听来,这孔宣讲道无异于听天书一样。郑羽南听了一会儿,不但一丁点都没有听懂,反而听得昏昏欲睡,差点一头栽到地上睡了起来。
    反倒是阿卜,虽然灵智不过跟三岁的小孩子差不多,却是听得如痴如醉,那三片小嫩芽随着孔宣的讲解有节奏地微微晃动着,看来是沉醉其中了。
    郑羽南在旁边听了一会儿,知道自己恐怕是没有这修炼的天赋了,他也不再强求,干脆拍拍屁股站了起来。
    随着孔宣的声音天籁一般响在耳侧,郑羽南仿佛见到从他口中吐出的经文凝成了实质一般。那经文造型独特,并不是郑羽南所见过的那些汉字或者是古文,而是神仙专用的神文,他自然看不懂了。但虽然不懂,他却也能看见那经文泛着淡淡的金光飘浮在孔宣周围,令他看起来庄严肃穆,颇有几分神圣的味道。
    郑羽南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模样的孔宣,他心里不禁冒出一个想法: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神仙人物。
    郑羽南看得入了神,不禁屏住了呼吸,等他仿佛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一样时,忽然变得有些面颊发热。他脑海中似乎曾闪过一些旖旎的念头,但随着他的清醒,那些思绪却早已悄然飞走,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到。
    郑羽南捏了捏手中装着饼干的纸袋,找回了理智,看了一眼闭着双眼的孔宣,然后悄悄转身离开了万寿山。
    万寿山下,明月和清风还在后山的树林中勤勤恳恳的劳动着,郑羽南感觉到自己有些心神不宁,便干脆加入了他们,免得闲下来又该胡思乱想了。
    等到了晚上,郑羽南才带着明月和清风下山回到农庄。而孔宣和阿卜,则仍然留在万寿山上修炼,郑羽南也没有去打扰他们。
    一回到家,郑羽南却发现农庄里竟然来了两个客人,正在农庄门口等着。这两个人他也十分熟悉,正是上次从他手中花了15万元买下那株人参的顾晚空和孔尚。
    郑羽南有些惊异地抬头看了看都已经暗了下来的天色,而后望向他俩:“顾先生,小孔,你俩怎么到这里来了?这是等了多久了?”
    孔尚憨笑一声:“我们下午过来的,这不是有事找你帮忙嘛!”
    顾晚空不着痕迹地扯了一下孔尚,打断了他的话,接过话头笑了笑说道:“我们也刚到没多久,路上耽搁了一会儿,来的时候也快天黑了。”
    郑羽南见到他俩的时候,他们正惨兮兮地蹲在自家门口,仿佛两条无家可归的狗子。瞧他们那样子,就知道他俩至少等了好几个小时了。顾晚空恐怕也是怕他不好意思,才说他们刚到没多久。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