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页

      虽然早起很痛苦,可是没钱好像更痛苦。
    五彩孔雀的眼神里一瞬间充满了各种纠结、挣扎,最终,兴许是郑羽南最后一句话起了作用,它终于一脸沉痛地点了点头。
    没错,一只孔雀,在听了郑羽南的话之后,经历了一番复杂的思考,最终用点头表示了它的回答。
    这只孔雀一定是成精了叭。
    第二天,天还没亮,郑羽南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就感觉自己脸上被什么尖锐的东西一下一下戳着。
    这东西戳得也不痛,但就是烦人,睡梦中的郑羽南就抬手挥了几下要把它赶走。
    但效果却不太好,直到郑羽南被戳得不耐烦睁开了眼,那东西才终于停了下来。
    而郑羽南一转头,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双亮晶晶的眼珠子。
    郑羽南吓了一跳,脑袋在墙上磕得发出清脆的响声。他仔细一瞧,才借着微弱的晨光看清,原来是五彩孔雀一动不动地站在他床边,在催他起床了。
    郑羽南脑子还没清醒,只嘟囔了一句:“闹钟都还没响呢。”然后就窸窸窣窣开始穿衣服了。
    睡迷糊了的郑羽南根本没想到,他昨晚睡觉之前可是把门窗都锁上了,这只孔雀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在五彩孔雀的眼神催促下,郑羽南很快就收拾完背上竹篓上山了。清晨山间还有些许薄雾未成散去,郑羽南呼吸之间只觉得心旷神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会儿还是清晨,经过一夜的生长,枯木落叶间隐藏着数量不少的鸡枞菌,在五彩孔雀的帮助下,郑羽南不到两个小时就有了不小的收获。
    这会儿太阳已经渐渐升起来了,郑羽南看了看时间,马上就要到跟老王约定好的时间了,他背好竹篓,赶紧叫上五彩孔雀:“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先去市里卖掉这些,待会儿给你买好吃的回来。”
    说完,郑羽南就下了山回到屋里,然后交待五彩孔雀好好看家之后就去了村头。
    到了村头没等几分钟,郑羽南就见到老王开着三轮摩托车突突突过来了。
    老王是韩婆婆家的表侄,每隔几天会开着他那辆三轮摩托车到村里来收一点菜,然后送到市里集中卖给那些商贩。韩婆婆听郑羽南说想要摘点鸡枞菌去市里卖掉,就想到了自己这个侄子,让他捎上郑羽南带他去市里。
    这会儿虽然太阳已经冒出来了,但其实也才六点多钟,郑羽南他们所在的这个村子叫西水村,离市里也不远,老王骑着那三轮摩托车也不过才花了半个小时。
    进了市里,老王直接把郑羽南带到菜场,交代了他一些基本的东西,然后才去忙自己的生意。
    这里的菜市场比较正规,一般的小商贩都有自己固定的摊位,这个点儿大多数摊位上都已经摆满了各种蔬菜了。
    菜场里大部分都是这种靠卖菜为生的菜贩子,但偶尔也有像郑羽南这样,只过来卖一两次东西的人。
    这种偶尔过来的基本上都是些年纪很大的老奶奶,她们来的次数少,也交不起相对来说比较高昂的摊位费,就在小角落里找一个位置摆摊。
    郑羽南四处打量了一下,终于在菜场入口处选定了一个地方,放下竹篓就准备就地摆摊。
    可惜,郑羽南才刚放下东西,都还来不及布置,后背就被人给拍了几下。
    他转头一看,什么都没看到,最后低下头,才在面前看到一个只到自己腰那么高的老太太。这老太太年纪看起来比韩婆婆还大,因为吃力,腰都直不起来,只能半佝偻着。
    老太太面相也有点凶,板着个脸,郑羽南一看就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
    “老奶奶,你有什么事吗?”郑羽南摆出一张和煦的笑脸,轻声问道。
    “你占了我的位置了,这位置是我天天来占的。”老奶奶指了指郑羽南放在地上的竹篓,一脸严肃地说道。
    按理来说这种地方又不像那些固定摊位一样是收费,谁交钱谁能用。像这种无主的地方,自然是谁先到归谁的。
    只是眼前这老太太一看就年纪很大了,身体也不好,郑羽南也不敢跟她多起争执,免得惹了麻烦上身。
    他尴尬一笑,说了声:“不好意思。”然后就带上自己的东西去了另一边。
    这块地位置没之前那块地段好,人流量没那边多,不过反正郑羽南要卖的东西也不多,也就不在意这些了。
    来之前郑羽南就打听过了,这种鸡枞菌在本地市场上能卖到上百块一斤,这里一共有三斤多,也能卖个三百多块了。
    不过这几年因为市场上的鸡枞菌越来越不常见了,不少人只以为这是普通的野蘑菇,上前一问一听到这价格,都连连摆手,甚至看郑羽南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
    就这样,郑羽南就在原地干坐了一个多小时,那一筐鸡枞菌也无人问津,郑羽南也不会吆喝,就只好眼巴巴地看着路过的人流。
    “哟,小伙子,你这一筐是鸡枞菌吧?”郑羽南正垂着头昏昏欲睡,突然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带着些惊喜的询问。
    “啊,对,对,是的。”郑羽南一边回话,一边抬头,就看到眼前是一个气度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
    这中年妇人一看就是养尊处优惯了的,后头还跟了一个衣着朴素、挎着菜篮子的大婶。
    中年妇人半蹲下身子,用手扒拉了一下竹篓里的鸡枞菌,说道:“你这鸡枞菌成色挺不错啊,长得挺好,也新鲜。要说起来,我这都好几年没吃过这鸡枞菌了,现如今这东西可少见了!”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