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ρO1⑧.cом 16.枕头都被你弄湿了

      沈初愔连忙屏住呼x1,再度将眼睛闭上。
    “虽然不好闻,但也不难闻才对。”是感觉到她呼x1都窒住,季柏松开捏着她脸颊的手,“而且这样的味道里充斥着大量荷尔蒙,能有效刺激nvx的x1nyu,尤其是你现在这个情况对它反映应该更大。”
    季柏每说一个字,沈初愔就感觉脸和身t的温度就上升一分,不单纯的是因为药效,更因为他的话在应验。
    即便已经屏住了呼x1,但那味道好似渗进了神经,一直环绕在鼻息x腔。
    心跟被猫挠着一样痒得要命,xia0x在不受控制的拼命收缩,她甚至能感觉到流出的水,正顺着gug0u往下滑。
    沈初愔下意识的将双腿夹得更紧,而注意到她这个小动作的季柏手立马就探进薄被里。
    带着温度的大掌目标明确,穿过腿缝直往xia0x伸了过去。
    沈初愔无力的拧动了下身t,想避开他的手。
    但并没有什么用,温热的指腹轻易覆上早已经sh漉漉的蜜地,同时触电一样的su麻从被他碰着的地方闪进t内。
    “嗯……”
    “很sh了。”
    季柏视线紧紧锁着沈初愔闭着眼睛的小脸,指腹在sh润的蜜地滑动了两下,借着她流出的水的润滑,轻轻拨弄着两片已经充血的花唇。
    电流一样的su麻不再是一瞬即逝,而是伴随着他的动作不断的从袭向小腹,再涌向四肢百骸,骨缝都是su的。
    心里知道,要抗拒的,但现实却是……她的腿正不受自己控制的一点一点打开,为了更方便他的抚弄……
    “不、不要……”沈初愔是绝望的,不仅抵抗不了,还去迎合。
    “不要手么?”季柏嘴上是那么问,手上的动作去更大了。
    他竖起指尖,朝瘙痒难耐不停吐着水的x口轻刺,拇指往上,准确的按住充血的y1nhe。
    “哈——”
    本就敏感得不行的身t哪受得了他这样弄,沈初愔身t一抖,又泄了一大波水下来,双腿软得撑不住,彻底朝两边分开。
    “又流水了,一大gu,还热乎乎的。”季柏拇指按着y1nhe缓慢的打着转,食指和中指g起sh滑的热ye又抹回x口,“接不住,往下流了,枕头应该已经被你弄sh了吧。”
    “嗯哈……不、不要说……嗯……不要说了……”
    沈初愔小手攥得si紧,腹部和t0ngbu的肌理也崩得si紧,但依旧不能阻止身t在他的抚弄下一阵一阵的颤抖。
    她已经分不清是难受还是舒服,只想要更多,想要他在x口轻刺着的指尖再往里一点,里面好热好痒……
    “床上说点sao话可以助兴,我个人很喜欢。”季柏按住y1nhe缓慢打转的拇指开始施压。
    “啊……”感官变得尖锐,又酸又刺,沈初愔受不了的哀叫了声。
    ————————————————————————————————————————————————
    今天中秋节,小伙伴们中秋快乐哟!(*^▽^*)HǎīTǎηɡSんǔщǔ.Cοм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