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

      黎明衣衫整齐,表情淡然,看上去很是正经,几乎像是真的要为她把精液抠出来。
    只有盛沐知道他手指搅动得有多恶劣,给她穴内带来一阵又一阵的酥麻。
    臀部贴上冰凉的大理石,她又被放上了洗手台上,被抽插出的水混杂着精液顺着他的中指淌下,滴落在台面,淫乱而糜烂。
    盛沐羞耻得想原地去世,这是她每天早晚洗漱的地方,以后她得怎么面对这个洗手台。
    她的牙刷甚至就在她的附近呢。
    而且,湿答答的感觉真不好受。
    无意识睁开迷离的眼睛去看黎明,却见他正在拉下裤链。
    肉棒被释放,盎然翘起,粗壮不已。
    棒身被黎明用修长的手指握住。
    盛沐急忙侧过头不去看,心里却不禁有些疑问,脸生那么秀气,手也不是特别粗糙,偏偏下面长得那么可怕。
    真是奇怪的生物。
    她还在乱想,穴口忽然一热,促使她一声惊呼,抓在他肩膀上的手急速收紧:“不是说不做吗?”
    盛沐挪了挪臀部,想要远离贴在她身下的灼热阴茎。
    然而他也跟着挺腰追了上来。
    “我说了,需要帮助才能发泄。”声音仍旧没有什么温度,盛沐听着有些不齿,看起来那么清寡无欲,结果还不是个色情狂。
    裙子的拉链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开的,现在就卡在腰间,唯一能遮住的就是她的肚子与小腹,根本没起到什么作用。
    小小的乳尖上面还有他之前留下的痕迹,盛沐看着可心疼了,心里暗暗腹诽道这人果然是条狗。
    天知道她这条裙子当时究竟花了多少钱买的,现在乱七八糟的液体都沾了上去,擦过之后又重演一遍。
    黎明不知道她心思已经飘到那么远去了,只是十分不满。
    偏偏他什么也不说,就是坏心地在她阴道里大幅度搅动着。
    另一只手则快速撸动起硬得难受的肉棒,前精在顶端冒出,被他全往她身上蹭去。
    想他明明不需要这么憋屈地自己动手,每天交友软件上让他心烦的新好友申请数不胜数,就是犯贱才给自己惹来这么大个麻烦。
    这么想着,他还是忍不住地一边幻想着在妹妹的小穴里面驰骋的快慰,一边手淫。
    只有看着她一副要哭的样子望着自己的时候,他才有种体会到活着的乐趣的感觉。
    白佑在门口没站多久,他毕竟还是要回去和别人交际的。
    这种场合对他们这些身份的都很重要,在圈子内关系打好了,以后出来工作了会省去很多麻烦。
    离开前他忍不住回忆起黎明看着盛沐的模样,才后知后觉这里的冷气并没有调多低温度。
    原来那些小道消息是正确的,他想,黎明和盛沐之间的关系私下一定十分恶劣,否则那人看她的眼神,又怎么会那么可怕。
    ——像是要吃了她一般,毛骨悚然。
    想必在他面前和睦的一幕,都是演出来的吧。
    白佑叹了口气,摇着头走远。
    ——————————————————————————————————————————
    作者君出没:
    码完了以为稿子丢了
    差点原地爆炸
    幸好没有
    所以连忙发出来了嘿嘿嘿
    亲爱的们快留言给作者君动力哭唧唧(虽然码字速度还是提不上来?
    43:对着妹妹(2) < 禽兽不如1V1 H(病娇大人)|脸红心跳
    后續章節將在んAǐㄒAňɡSんυЩυ(海棠書楃)。て0м艏蕟 請箌海棠書楃閲渎/7872717
    43:对着妹妹(2)
    射过一次后,黎明耐力明显上升,加上他还是自己用手而不是拿妹妹的身体,导致他折腾了好久——或者说导致盛沐被折腾了好久,才释放了出来。
    盛沐急促喘着气,迷迷糊糊中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说好是要帮她挖出精液来,结果还不是全靠她自己流出的水给冲出来的。
    她的想法引来黎明的蔑视与嘲讽:“你自己来,能流那么多水?”
    盛沐被他一刺,脸红了大片,嘴上还要逞强:“谁说我不可以的?”
    黎明低低笑了一声:“这么说来,你试过自己做这种事?”
    盛沐顿时噎住。
    说实话,试过是试过,但也就那么一次,她还因为怕疼,愣是没敢碰里面,所以半途而废了。
    这么丢人的事情不能说出来,于是她摆出一副不屑的模样:“那是当然的。”
    哪知他竟然倏地来了兴趣:“做给我看——”
    “想都别想。”盛沐不假思索打断他的话,同时从洗手台跳下。
    没想到她现在如此虚弱,没站稳先不说,偏偏还斜身往他身上倒去。
    难得主动的投怀送抱,黎明二话不说接受了。
    不过盛沐反应更快,不到一秒就往后躲闪去,就像是什么本能的反应一般。
    黎明垂眸,果然看上去亲密无间的事情做再多,他们之间的距离也拉不近一毫米。
    盛沐似乎还嫌捅的刀不够多不够痛:“你似乎挺有经验——在那种事情上……都是从你女朋友们身上训练出来的?”
    黎明盯着她半晌。
    似乎是在苦笑。
    盛沐不明所以,但也不甚在意。
    黎明此时上衣只解开了最上面的一颗纽扣,反观她的洗手台上和地板却是一片狼藉。
    盛沐看着心烦,这种状况她总不能让家里佣人进来打扫吧,连傻子看一眼都知道这里面发生过什么事情。
    可让她去清理,她又觉得恶心而羞耻。
    黎明看出她的迟疑,倚在墙上,侧目看她,轻笑着道:“我可以解决这个。”
    盛沐闻言便望过去。
    没来得及看清他的脸,就听见他补上了一句:“不过,你得陪睡一晚,盛大小姐。”
    黎明的声音永远充满了少年感,笑起来也是一样,甚至还要更为爽朗。
    可是目前,只有盛沐知道,他在发情的时候,色气满满的沙哑声线。
    她不会承认她觉得很好听。
    盛沐怒瞪了他一眼,无视他从旁边拿了卷纸,扯了几张,蹲下就要开始擦。
    她连裙子都没时间穿好,拿了一只手压在胸前,却丝毫遮不住他在上面留下的痕迹。
    从后面看去,吻痕里还
    看小説就到ROúRоЦщú。оRɡ 這裏有本文的最新章節免費閲讀〆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