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帮我穿衣裳

      月下,青色布衣的少年满脸通红,苏朵看了他一眼,黑发贴着她雪白的身子,像一个刚出水的妖精。
    徐无尘僵硬了片刻,立刻又转过去,喃喃道:“唐突了,唐突了。”
    被他闹了这么一出,绮念顿时消散了不少,阿朵慌忙上岸擦干身子,披上了衣裳。万千思绪在她脑海中转了一遍,她想到了一个下下策,又或许是最管用的法子。
    苏朵故作难为情的姿态:“你都看到了?”
    徐无尘默不作声。
    他做这个样子干什么?明明是她被看了,苏朵没好气道:“你是想装没看见,不负责对么……你转过来!我穿好衣服了!”
    少年这才缓缓转过身子,低着头确认她已换好了衣裙,眼神才敢往上,他面颊上泛着红色:“看,看到了……在下不是有心的……”
    苏朵走到他身前:“那你看了就得负责!”
    他不太懂,漂亮的眼睛看着她:“怎么负责?”
    “对我好,就算负责。”
    苏朵盘算着,想要利用这个少年逃出海岛,却也明白不能操之过急。她连夜让徐无尘给她找了个房间,让她睡在里头。牢房里虽然收拾的还算干净,却连一张床都没有,她每天靠着墙睡,滋味实在不好受。
    徐无尘将她送入了房,就走了。他脚步悠闲,左拐到一旁的亭台楼阁,那是他自己的卧房。他点燃油灯,昏黄的光一瞬间将房内照亮,徐无尘单手撑在案上,另一只手不知下笔写了什么。半晌,他停了笔。
    少年打开窗户,吹了声口哨。
    一只海东青不知从何处而来,迅猛飞向他,然后乖顺停在他手臂上。他拍了拍这只听话的鸟儿,将信件别在了他的腿上。
    “去吧,送到旧处。”他柔声道,海东青振翅而飞。
    房内不知何时多了个玄衣男子,靠在门边,两眼目不斜视:“少爷。”
    徐无尘转过脸,侧面在月光下更加柔和,他笑了笑:“去问问,是谁抽了苏朵鞭子?”
    苏朵不知道后半夜发生的事,这一觉睡得很不错。床铺很软,她还做了个好梦。梦里有个很舒服的怀抱,还给安抚她受伤的背部,可她一睁眼,眼前什么都没有。
    自然是梦境了,她迟钝地起了床,去溪边洗脸漱口,观察一圈后,发现自己住在一个院子里,四周修了方方正正地青砖墙面,不算很高,但她不知道上头有没有下毒。
    推了推大门,苏朵发现这门锁的严实。
    她很无奈的放弃了打探,折回房内躺着,连续几日都没有休息好,阿朵叹了口气,转身又睡着了。
    叫醒她的人是徐无尘。
    他不知在房内站了多久,还是简单的粗布长衫,一脸无奈地唤着她的名字,苏朵终于被他喊醒,一睁眼就看到放在桌子上地饭食。
    苏朵毛病不少,比如,她实际上是不爱用饭的,昨天夜里吃饱了,她这会儿还不饿。
    少女神情慵懒地支起身子,脸上睡出了些红印,不掩珠玉。她本就存了心逗弄徐无尘,看见少年一脸窘迫,眼神不知该往哪里放地样子,更加觉得有趣。
    “无尘哥哥,”她放软了声音,“你帮我穿衣裳。”
    徐无尘不仅没往前,还退后了一步:“这成何体统?”
    苏朵瞧着他,微微撅嘴:“你昨夜里头,不是还看了我的身子?穿个衣裳又如何?”
    见少年仍然红着脸犹豫,她故作翻脸,委屈道:“你们平白无故囚禁我便算了,如今你看了我的身子,竟还这般对我……”
    徐无尘这才上前,苏朵往前凑了凑,她昨天换的衣裳想必是这里的女弟子穿的,应当是新的。徐无尘找到了外衫,低头再看苏朵,发现少女胸前地两团高耸挤在一起,显出一道引人遐想的弧度,看起来雪白柔软。
    他觉得自己嗓子有点干,哑着声音道:“姑娘,你的衣领……”
    苏朵眼波流转,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前,又看了看他清俊的面容,娇笑道:“那无尘哥哥帮我拉呀。”
    她抓住少年骨节有致的手,放在了她的两团上。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