ㄨǐAδSんUδ.Uκ 第三十三回 战建康山

      战争是一种手段,但不是目的,可过程却是很难的,血河之中开出最糜烂的花朵。
    赵青玉只上过一次战场,那次主要是出谋划策,对手也是异族,他并没有这样的感觉。这种看着自己的族人,躺在血流成河之中,从前繁华的建康城洋溢着死亡的气息。赵青玉感觉到自己血液的沸腾。
    建康城已经成为了一座空城,只有皇宫还有点点的灯光,赵青霖已经在宝座上坐着,大肆挥霍着积累的财富。
    这场战役打得很难,赵青玉驻扎在建康城外,多次的进攻都别打退,不得不先在外修养。
    “王爷,这建康城围得跟铁桶一样,我们稍有进攻便是火箭而来,看来正面进攻是不行了!”
    “那还有何良计?”
    “王爷,听闻东南处有一小道,可一试。”李承嗣本就是建康人氏,又从小住在郊外,对地形较为熟悉。
    赵青玉派一支精英部队,先去探路,等到第二天黄昏都不见回来。后續傽櫛將在HAīTAnɡShυЩυ(嗨棠書剭)。℃οм渞發 綪箌嗨棠書剭閲讀
    御史府内,方其华还在厨房里忙碌着,她就像是一只被圈养的金丝雀,尽管建康城已经血流成河,她还天日不知。最近她又迷上了做美食,在小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
    姜陆衡在书房里跟小童下着围棋,“小童,你这条路,我和你父亲不知走过多少次了,你还要走。”
    “叔父,这可是我昨天才跟阿江学的,你怎么又会了。”
    “小童,路走多了,那里都是路。”
    在破碎的建康城中,御史府很是特别,它依然如往常一样平静,里面的人自然而又充满生气。
    可姜陆衡机关算尽,却终究忘了倾巢之下安有完卵的道理。
    七虞已经做了三天的噩梦了,梦里全是赵青玉血淋淋的样子,醒来全身都是汗,这种感觉好像似曾相识。她又不敢跟其他人说,因为这里都是出征在外的后方,一旦说了出来只会白白增加她们的负担。虞大夫人自然是看在眼里,刚因为怀了孩子长了的肉,又在这段时间消了下去,七虞的下巴又变得尖尖的了,虞大夫人又是心疼又是担忧,七虞这孩子什么心事都自己闷着,这可怎么办才好。
    燕州城也不太平,因为南方的战事迟迟没有定论,加之赵青玉又抽走了很多的兵,整个燕州城的秩序很是混乱。
    “今日我出去,好几个人跟着我,我都吓死了!”阿酒出去买些东西,回来拍着胸脯直喘气。
    “还是要多加小心,我们府上男子本就不多,只是些家丁,这燕州人又好勇,实在不妙。”青婳还是担心。
    “可别再让七虞给知道了,她身子本就不太好,操心太多,只会不利。”方姨母早也注意到七虞的状况。
    整个燕王府都死气沉沉,就小晔也躲在房间里坐着自己都事。
    七虞的屋子里都是人,虞大夫人方姨母青婳阿酒等人聚在一起,讲着这不好笑的话,七虞也大概猜到几分。
    盛世之时本不觉得,原来平安如此奢侈。
    祈求我那出征丈夫,高头大马得胜归来。
    炎炎夏日战事紧张,眼前空城却也痛心。
    可怜我那闺中思妇,怀有身孕入骨相思。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