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的网太差了

      “不可以啊,嗯啊……”
    理智被一点点抽出体外,姜觅眉眼间的迷离妩色是除伏城外任何人也给予不了的欢情,尾音颤颤:
    “怎么可以,啊啊……蛇尖怎么可以用来像肉棒一样插小穴,可是好棒,好厉害……嗯啊”
    那根蛇尖,虽然没有硕大炙热的龟头,但硬度却不输于少年的任何一根肉棒,蛇鳞冰凉,插得格外敏感的花肉一阵阵收紧。
    精壮无一丝赘肉的上身靠在床头,伏城双手环胸,嘴角噙笑,看起来是很悠闲懒散的姿态。
    只是那根支起的蛇尾却在急遽抽动,顶端的蛇尖油光水滑,插入嫩穴中时因过大过急的冲力,顶撞得女子饱满如桃的小屁股不
    停乱颤,恁是可口诱人。
    “师父,好嫩。”邪恶的视线在姜觅的娇臀上逡巡,伏城吞了口口水,“你的小屁股好嫩。”
    “啊哈啊哈……”
    因少年色情满满的赞叹而薄红了脸颊,姜觅妖娆而娇弱地承欢,口中低低吟叫渐次升高,如过电一般抖动的娇躯眼看着就要被
    送至巅峰。
    “啊哈……要到了,呜呜……”
    一团又一团汁液泄出腿间,姜觅满心欢喜地盼着快感浇淋之时,不防穴内一空,缺了粗大棒子填充的花径饿得咕咕痉挛。
    姜觅茫然无措,“阿城,棒子不见了……呜呜”
    “师父,爬过来。”
    蛇尖勾起那团散在姜觅手边的红纱,他眼神皎皎,如玉的容颜耀如中天之月,随意的勾勾手指就将姜觅引了过去。
    伏城张开手臂,敞开的胸口光滑且皮肉韧实,肌肉贲张性感,笑看着女子魂不守舍地扑进他的怀里。
    “阿城,要大棒棒……”
    姜觅一脸依恋地回到他的怀抱里,扬起小脸,伸出软舌柔柔与他舌吻了好一会,小手也不忘握住那两根火热硬挺的大家伙上下
    套弄。
    “还逃不逃了?”伏城勾起她的小脸低问。
    “不逃了。”
    娇颜酡红,她软如春水的目光与少年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相公,我不逃了,你快给我好不好……”
    伏城却不急,只是让她岔开两条细腿儿坐在蛇尾上,支棱着两根朝天而立的黢黑性器让她先玩着,而后抖开了那团薄如蝉翼的
    红色纱衣。
    原来是一件小衣,和一件薄薄的底裤,小衣短得堪堪能遮住两团雪乳,无袖,露背款式,后面有几根可以穿系的纱带。
    “觅儿,穿上这个。”
    接过轻若无物的红纱,她依言将小衣和底裤穿上身子,却是许久不肯抬头,垂手在身侧,任由少年专注地凝神欣赏。
    这套纱衣质地轻盈,样式风流,小衣胸前的衣料各绣了两朵海棠花,底裤是开档的,腿心的那块布料也绣了一朵盛开的海棠
    花。
    两朵海棠花的花心各自裁出了一个小口,口子大小像是比着她的小奶头裁的,刚好合适,两颗殷红的小奶头挤出纱衣,映着周
    边的刺绣,美如花蕊。
    腿心里的风景也是如此,粉嫩小穴暴露在外,周边的海棠花瓣精致巧妙,而她的小穴就是可以随意插入的花心。
    玉指如葱,握住那两根比小儿胳膊还大了不少的性器来回爱抚着,她低着小脸,细细低语:
    “相公,这太羞了。”
    脸烧得滚烫,她浑身都热,甚至觉得周围的空气都热了起来,可是既舍不得放开手中的大肉棒子,又羞于抬头。
    “真美。”
    手指拨了拨两颗挺翘的小奶头,伏城的手沿着她的奶乳朝腿心里移去,拍了拍她汁水四溢的小穴后,就挺腰将巨大的龟头插进
    肉缝里来回蹭动。
    没过一会,整根肉茎被浇得水淋淋的,他暗示性地揉搓起姜觅的臀儿,果真就见她心领神会地搂住他的后颈,双腿敞得更开。
    “觅儿,相公要来了。”
    她的穴儿窄浅,每一次顶进都是极为不易。
    好在这次做足了前戏,伏城掐住她的腰肢铆足一口气,龟头对准穴口又深又重地冲了进去。
    “别哭,不痛不痛的。”
    肚子隆起一大块的同时姜觅的脸色也唰地微白。
    她哆哆嗦嗦地拿手捂住腹部,眼眸湿润,被伏城搂进怀里和声和气地安抚:
    “徒弟先不动,再忍一会儿,最粗的一根都被师父一口吃下了,不痛的。”
    …………………………………………………………………………………………
    昨晚上的网太差了,瓜从十二点翻墙到一点多都不行,也没法跟大家留言不要等了,以后定在早上八点发文好不好呀,一是网
    差,二是不想拉着大家一起熬夜(╥ω╥`)
    添加书签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