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9章 思念长安的月

      苏姚自然愿意晚两年过去,婚事在这边办,毕竟,相比长安,京城这边才是她长大的地方,住了这么多年,当然希望多住些日子。
    听了忙问:“可以……在这边多呆两年?”虽然她不是很懂皇家的祖制,但有些总听人说过,尤其是关于封地等事情的,因为今后怀哥儿就会去封地,因此这些话题和太子妃、长公主都聊过,便问道:“不是说……册封了之后要马上起行?”
    “当然可以。”怀哥儿笑:“册封之后马上起行,是有这样的祖制,不过你也不是不知道,父皇母后最喜欢的就是打破祖制。”
    苏姚也笑了。
    怀哥儿笑着忙补充一句:“当然,打破的都是不合时宜或者不通情理的祖制。”
    苏姚笑着点头。
    “那就多呆两年吧。”怀哥儿说着看了看前方。
    “你呢?你是想现在就过去,还是等两年?”苏姚问他。
    这个问题倒是让怀哥儿想了很久,看着前方远处,仿佛是在看遥远的长安城一样:“我也不知道。父皇和母后说了,就算是我过去了,他们每隔两年都会过去看望我的。虽然在这边当然最好,毕竟家人都在这里,这里也是我长大的地方,不过,我对长安城有种很特别的感觉,那是我爹娘的家乡,我小时候也回去过,一直记得那地方的月亮。”
    “长安的月,仿佛刻在了我的心里,我那么小什么都不懂,但就是记住了。”怀哥儿说的这番话,让苏姚都有些神往起来。
    长安城,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竟然让怀哥儿如此的牵挂,如此的念念不忘?
    “总之,你和我一起过去了,就知道了。”怀哥儿回了神,笑着伸手将她的腰揽住了。
    苏姚也回了神,红着脸掰着他的手想要挣脱,怀哥儿指着天空叫她看京城的月,让她记住家乡的月亮。
    这打岔倒是管用,苏姚抬起头,月亮正好升到了城墙上,满月如圆盘一般,皎洁的月光撒在城墙上,城墙上的旗帜在微风中漫舞着,连驻守兵士的脸似乎都能看得清楚。
    两年之后,怀王成亲。
    小皇子册封王爵之后还留在京城,这确实是违了祖制,而且这个举动在很多大臣眼里似乎还挺严重的,以至于这件事闹得比较大,时间也比较长。
    不过,皇上依然是皇上,对于这种纷争如何处理已经很有心得了。
    况且太子也是赞同的,甚至他自己的意见就是怀王在京城多留几年,晚一些去封地。皇家的人如此齐心,朝臣们反对就显得特别的别有居心。
    可能有些大臣真的是因为觉着祖制绝对不能破坏而已,但看见皇上如此,太子爷如此,他们还能再说什么?再说的多,真的可能就别有居心了。
    两年之后,怀王在京城成亲,成亲前被赐了宫外的府邸,改名为怀王府,且准备一直保留,怀王和怀王妃以后想回京城了,就住在这里。
    看这样子,似乎是打算连王爷不奉圣喻不得进京的祖制都要打破。
    只是现在谁也没这么说,大臣们也不能就为了给怀王赐了府邸就跳脚吧?横竖只能看着。
    怀王和怀王妃成亲三个月之后,启程前往封地长安城。
    其实,最后着急的反而是怀王本人了。他是很向往长安的,且封地已经定了,以后那里就是他的家,他有点想要过去看看,也知道那边因为天气的缘故,跟中原地带的富庶已经有些差距了,他想要好好的建设那边。
    父母都在,他倒是也不好提,所以一直到合适的时机,这才说了出来。
    就如之前说的,什么时候走全在他自己的意思,他想去长安城了,就可以马上启程。
    镇国公和国公夫人一直在考虑回长安城的事情,正好就一起上路。
    越绣宁原本担心,怀哥儿想去长安城的心情能理解,毕竟那边是他以后长居的地方,他想早点过去看看,这在情理之中,但身为母亲当然担心,他过去了,从这边熙熙攘攘热闹的家族中一下脱离出去,到了那边冷清了起来,会不喜欢。
    当然了,怀哥儿是王爷,过去了那边也不是说真的就冷清了,想来去拜会的官员,本地乡绅,周围的皇族等等,也会忙碌。
    但毕竟不是家人,离家人远了。
    好在,父母亲一直琢磨回长安城的事情,而且他们的意思也是一样,到了那边之后多住一段时间,一两年都有可能。
    父亲如今朝里的事情管的也比较少了,毕竟老了,精力不济,操劳了这么多年也需要休息休息。
    这也是林和越绣宁自己的想法,他们夫妻俩一直都在琢磨,早点将皇位传给太子,林做太上皇,也可以去长安城长居一段时间。
    现在有镇国公夫妻陪着怀哥儿过去,便是在那边也有长辈,如果遇上了什么事情也有父亲给撑着,父亲在朝里多年,威信非常高,对怀哥儿过去立足稳定是有好处的。
    林和越绣宁夫妻俩也松了口气。
    从启程开始,大约过了一个来月,收到了信,他们已经到了长安城了。长安城的怀王府是以前的王府,不过皇上亲自下旨叫重新修建,修缮也有两年了,自然是气派的很。
    镇国公府就在怀王府旁边,大约一里地左右。
    自此,怀王便在长安城定居了,在那里,他和妻子儿女一如既往如普通人一般的生活,就跟在京城的时候一样。
    镇国公夫妻回到了长安城之后,就不想再回京城了,他们夫妻和弟弟妹妹的情况全都不同,他们夫妻俩本身就全都是长安人,根在那里。
    无论是越民耕、越尚耕亦或者是越榴红,夫妻中的另一半都是京城那边的人,所以最后落脚在哪里,总有些考虑。
    但镇国公夫妻不同,回到长安城,家乡的那种亲切感觉油然而生,不需要任何的理由,就想留在那里颐养天年,最好的是,还有外孙小夫妻陪伴。
    从那以后,长安城便成了越绣宁很牵挂的一个地方了,以前只是思念,因为那里是家乡,但现在,小儿子和父母亲都在那里,她就更加想念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言情海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