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

      在熙王府的第四天,李季姜终于开始尝试熟悉周围的人。

    晨起,她只哭了一会儿就被侍nv用樱桃哄好她的傻并不是行动不受控制、癫狂的傻,只是心智不成熟,她有一套自己的行为依据,这套行为依据显然无异于七岁幼童

    她喜欢好吃的和好看的东西,只吃放在她面前碟子里的东西,只有别人跟她说话时才出声,没人理她,她也不气,等侍nv领她出门,她又长久地蹲在墙根下,盯着蚂蚁洞看。

    在她要用手指去戳蚂蚁洞时,忽然被人踢了一下,她身t晃了晃,抬起头。

    “我弄了个什么玩意进来。”君希耀脸se不是很好,“脏不脏。”

    在李府时她也被千叮咛万嘱咐不许用手碰地上的一切东西,她知道自己不对,因此反抗很小声:“才不脏。”

    君希耀没有听清,脚尖在她pgu上一戳,“进屋去。“

    侍nv们将她团团围住,给她洗手擦脸,换了一套衣裳,她又成了那个发着光的美人,看不出年龄的娇neng和动人的静美忧郁,每一次扇动睫毛都让人沉醉。

    君希耀心情好转,坐在桌旁g了g手,“到我这来。”

    李季姜坐在他身旁,看着他自顾自地夹了一块j髓笋,盯着他的嘴咽了一口口水。    君希耀看了她一眼,“不会傻到连饭也不会吃吧。”

    她飞快说:“我不傻。”

    君希耀问:“想要吗?“

    李季姜依旧盯着他碟子里的东西。

    “那拿什么跟我换?”君希耀指着自己的唇李季姜不吭声。

    君希耀试着夹了一颗樱桃递到她嘴边,她毫无负担地吃下,甚至还眯着眼笑了。看来她是被人喂饭喂习惯了的。

    他忽然升起作弄她的心思,捡了一大块j髓笋蹭着她的嘴唇喂给了她,不等她咽下,又递来第二块、第三块,李季姜吃的义无反顾,直到她腮帮子圆圆的鼓起来,嘴上都是油。

    她看着眼前又一块笋,但她的嘴巴已经无法张开,后知后觉明白自己被欺负了,眼睛里迅速有泪水涌上来。

    她还没哭出来,君希耀把那块j髓笋吃了,眼睛含笑:“有趣。”

    似乎听见别人说她有趣对她而言是一种夸奖,她表情转变迅速,睫毛上挂着泪珠毫不介怀的笑了。/新/御/书/屋:HAīTàηɡshǔщǔ點℃Θ m

    https://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