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4

      一百一十九、圣堂神使13(演技爆表的勇者大人)
    「小缇娜今天的表现也很棒喔。虽然不是第一次教妳神圣魔法,但每次都很惊讶世界上居然有如此受元素青睐的孩子呢。」温煦的男声从长廊上响起,光明神本殿的培育机构内,细碎的阳光正洒落在露天长廊边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上。
    「小小年纪就拥有这般卓越的天赋,肯定是光明神大人在妳来到这世界上时,特别赠予妳的礼物喔。」宽大的掌心抚在黑发墨瞳的稚嫩女孩头上,称赞她的年轻男性身披光明神殿的制式教袍,用发带束起的长发整整齐齐地垂在脑后,脸上温柔的神情极具亲和力。
    「谢、谢谢您,夏佐大人,缇娜会努力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才不会让神明大人失望的……」淡淡的红晕浮上了巴掌大的白皙脸庞,被摸头的女孩低垂着视线,紧张地绞着自己的手指,却不自觉地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受宠若惊的可爱模样,不论是谁看到必然都会产生心里一软的感觉。
    名唤夏佐的年轻祭司亦愣了一下,但紧接着就弯下身,贴心地将视线保持在与身高不及自己的女孩同样的高度。
    「是吗?很不错的发言喔,作为小缇娜的教育指导者,我也会努力从旁协助妳成长的,让我们一起加油吧。」和蔼地拍了拍她的头顶,他微微一笑,弯弯瞇起的眉眼像两道月牙,浑身都透着一股人畜无害的自然气息,不枉费是领导这个孩童培育机构的负责祭司。
    「是的,那么之后还请多多指教了,夏佐大人。」圆润水亮的瞳眸颤了颤,即使与他四目相交了,但几乎被自己捏白的指尖,还是让人一眼就看穿她十分不适应与人视线接触。
    夏佐放下自己的手,对她过于害羞的反应只能无奈地笑笑。
    对于这个新来的内向孩子,他还是非常有好感的,要不然即使她天赋再高,他也不会在那么多圣职者候补中单独把她拎出来进行教育。
    能被收入本源神殿进行培训的孩童,基本上都拥有其过人的天资或聪慧之处,除了少数像她这样由各处驻点神殿送来的孤儿外,大多都是出身于本国社会中上层阶级的富裕家庭,虽然通常是无法继承家业的次子或女孩,但也多少受过基础菁英教育。
    可或许是从小便身处于身周无时无刻都充满对自身赞美之词的环境,这些拥有天赋的孩子就算信仰光明神的本心不变,在为人处事上却难免被养成了有些自矜自傲的性格,初与家人分开更是加大了他们不受控的程度,以致每次教导新来的孩童,都会让他及手底下的指导祭司伤透了脑筋。
    他现在甚至隐隐觉得,要是机构里每个孩子都能有眼前这来自偏远小镇的女孩一半乖巧听话,不知该有多好。
    虽然胆子小了点,但既勤奋又有礼貌,才进来两个月就从众多同龄者中脱颖而出,不管是背诵圣典上的经文还是学习神圣魔法,每件事都做得无比认真,成绩也非常出色。
    「那个,夏佐大人,老实说缇娜最近有一个很大的烦恼,只是因为是缇娜自己的事,所以一直很犹豫是不是该告诉祭司大人们……」眨了眨圆润的眼睛偷偷瞥了他一眼,黑发女孩怯生生地把头低下去,想开口却忽然有些在意地张望了下四周,象是担心会被经过的其他人听到。
    「嗯?是不能轻易被人听见的话题?」察觉她传递来的不安,夏佐眉头轻蹙,敏感地察觉她声音里那丝不同寻常的忧虑。
    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女孩迟疑地点了点头,但随即又慢慢地摇了摇头,不知所措地站在他面前,咬着下唇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我知道了。这样吧,下午的指导先暂时延后,小缇娜就请跟我来吧。」力道极轻地拍了拍她的脑袋,思忖着该不会是出现遭到同侪挤兑的情况,夏佐直起身,并不打算让她带着无法集中的心思继续课业。
    虽然可能会耽误一点时间,但既然她都开口了,他就不能坐视不管,而且这孩子都说已经烦恼一阵子了,自己没有事先察觉,而是让内向的她拖至今日才主动开口,这个教育者的位子坐得着实不太称职了些。
    「小缇娜才刚来可能不知道,神殿内其实设有好几所个人用的忏悔室,这些房间都是可以自由借用的,与外界也有好好地隔绝开来,虽然有点不合规矩,但若是有什么想说的话,在那里告诉我就可以了,不用担心会被别人听到。」虚扶着纤细的肩膀引领她迈开了步伐,夏佐的声音很轻,并没有因为她年岁尚小就不把她的烦恼当一回事。
    跟随在他身边走向与往昔课室不同的方向,低垂着头的女孩用细微的音量嗯了一声,并无任何异议地接受这样的安排,只是握紧了双手,侷促不安地盯着地面。
    领着她穿过几条回廊,目的地便出现在夏佐眼前,熟门熟路地将手掌印上忏悔室门边的特殊符印,在结界术式展开之前,他就带她踏入了房内。
    在门关上前瞄了眼正在构筑的魔法列,跟在后头的女孩刻意慢了一步,时间正好够她确认这结界的隔绝功效约略是何种程度,见达到了自认可以接受的标准,她手心聚集的魔力才无声散去。
    房间并不大,里头仅设置了一张长桌,用锁链鍊住的厚重光明神圣典就摆放在上头,和典雅高贵的本殿相比,简陋得如同囚室。
    「虽然环境相对简约了些,但这里设有隔音法阵,小缇娜想说什么都可以喔。」走上前碰触着手抄圣典硬质的封面,夏佐半垂眼眸,对自己能得到她的信赖感到有些欣慰,只是刚回过头,映入眼帘的景象就让他直接顿住。
    「是的……」靠着门扉的女孩脸色潮红,小鹿般的圆润双眼如浸了水般潋滟,她拉着自己身上那件所有女性学童统一分发的纯白裙袍吋吋往上掀起,从浅粉色的膝盖到白嫩的大腿,一点一滴地将洁净无瑕的身体展现在年轻祭司的眼前。
    「那个、以前在镇上都会有很多叔叔哥哥陪缇娜玩游戏,只要水流出来了,就用硬硬烫烫的棒子或其他东西堵住,但是被送来这里后,不管缇娜多努力学习,都没有人再找过缇娜玩了……」长而细密的眼睫受忐忑困惑的情绪纷扰,像拍打的蝶翼般不停颤晃着,神情忧虑的她无助地抬起头,对方动也不动的视线却仍僵硬地卡在布满透明液体的双腿根部。
    「夏佐大人也觉得缇娜还不够好,所以一直都不跟缇娜玩吗?」
    咕啵的怪异水声传来,脑子一片空白的夏佐直直看着女孩身下的白色底裤,在自己面前被由内往外渗出的体液染成深色的湿痕。
    一百二十、圣堂神使14(给祭司大人看看流水的下面)
    「小缇娜……妳在、做什么……?」视线像胶着了一样,无法自那双滑腻湿漉的大腿上移开,打自成为神职人员以来,夏佐就没想过自己还会有看到女性胴体的一天。
    身为隶属神殿的高阶教育官之一,他信奉遵行的戒律自然也有禁止行淫这一项,可由于工作内容的缘故,最常接触的女性除了年事已高的教导修女外就是她们这些稚龄孩童,这让他几乎都忘了男女之间还有除了指导学习以外的关系,如今无预警碰到如此色欲横流的画面,他的眼里全都是那白得发亮的肌肤,不敢相信这般荒唐的行迳还是发生在专门用来向神忏悔罪行的神圣空间之内。
    「欸……?」象是受惊的小雀鸟般,听到他这句话的女孩拉着裙摆的小手轻轻一颤,靠在门边咬着自己的下唇,看向他的眼神怯懦又疑惑。
    「果然,光是这样是不行的吗……?」明显误会了他的意思,在窸窸窣窣的衣物磨擦声中,她将掀起的裙摆拉高用小小的嘴巴叼住,然后双手捏住底裤两侧,扭扭捏捏地就将那层贴身的布料褪了下来。
    柔嫩的私处意外地没有一根体毛,干净漂亮得媲美初生婴孩,可是和那等不谙世事的存在不同,代表淫欲的透明黏液明目张胆地牵连着,在粉嫩的肉缝和单薄的底裤之间拉出道道不堪入目的细丝。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脑子一片混乱,夏佐瞠大双眼,怔怔地看着纯白的底裤滑过大腿落至脚踝,两手的手心几乎是立刻就被渗出的汗水浸湿,他没料到自己问一句话就促使她做出这样的举动,尽管不是有心的,但那双望着自己的忧惧眼眸,让他猛然惊觉自己就像她口中那些曾诱奸无知幼女的变态罪犯。
    踩过掉到底上的白色小裤,放下裙袍的女孩怯生生地走向他,即使肩膀在微微瑟缩着,脚步却没有慢下,乖顺的如同一只将自己献祭出去的羔羊,纯洁即是这具身体背负的原罪。
    「夏佐大人果然也觉得缇娜是坏孩子吗……?」曾对他露出些许孺慕之情的女孩难过地眨动着墨色眼眸,绯红的小脸泫然欲泣,如果用这副样子出现在荒僻小镇那些没受过教育的粗鲁男性面前,勾起的肯定不是怜悯,而是想将她剥光了拆吃入腹的冲动。
    发现自己脑海里竟然有这样的想法,年轻的祭司深吸一口气,用力闭了闭眼,试图将紊乱的思绪导回规律。
    「小缇娜没有做错什么,没有人会觉得妳是坏孩子……」不去想她袍裙底下赤裸裸的身躯,他喉咙干哑,垂怜她的遭遇又唾弃自己动摇的心志,可忽然搭上手掌的细嫩让他心神一震,低头就看到一双小手求救般地拉住自己。
    「那为什么不帮帮缇娜呢?缇娜好难受,身体里面像有好多小虫子在啃咬一样,一直都好痛苦好不舒服……」眼泪在脆弱的眼眶里聚积,泛出一层令人心疼的水光,睫毛拼命扑闪的女孩仰头看着他,连声音都带上了哽咽。
    被这样无助恳求的目光仰望,夏佐多次将嘴巴张开又合上,怎么都说不出斥责她的话。
    失去贞洁的女性是无法成为神职人员的,但这孩子优秀的魔法天分和勤勉学习的态度一直被他看在眼里,敬神爱神的信仰之心更是远超多数同龄人,始终为了要成为宣扬福音的神仆而认真努力,在培训人才的这几年间,他努力寻找的就是像这样充满潜力又未经雕琢的原石。
    即使现在发现对方的价值观因悲惨的过去经历而出现偏差,他也做不到诸如将她逐出神殿等残忍行径,因为这么做无异是亲手粉碎她对父神的虔诚敬爱。
    惜才怜悯的心与应该遵循的教规在脑海天人交战,经过一番激烈的自我辩驳,父神统御的光元素不会亲近邪恶之人的说法,以及相信这年纪的孩子还充满教化可能的天真思想,终究在涉世不深的教育官心里占了上风。
    「……小缇娜真的那么不好受?」强迫自己放松僵硬的肩膀,他呼出一口浊气,决定要循序渐进将她引领回正途,哪怕自己要帮忙隐瞒她的秘密,还得暂时一同背负起她的罪责。
    「是的……夏佐大人,缇娜没有说谎……」晶莹的几颗泪珠接连从女孩的颊边滚落,楚楚可怜得宛如这世间最无辜的存在。
    得到肯定的答案,夏佐叹了口气,擦去她脸上哀伤的水痕,将右手宽大的袖袍往上拢起,不断在心里告诉自己目前这个决定并没有做错。
    「……我这次会帮妳处理,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马上告诉我。」蹲下来单膝跪在地上,看着哭泣的无助女孩,他在将手探至她裙下时尽量不表露出本身的犹豫,小心翼翼地摸索着抚上黏腻的双腿之间。
    女孩双手扶着他的上臂,在身体被碰到的瞬间就如触电般剧烈瑟缩了一下,涌出的一小股花蜜立刻就打湿了祭司的指尖,甜美的体香溢散在距离极近的两人身周,他因为想要忽视这股味道而微微张嘴,略显急促的呼吸声听在耳中却让气氛变得更加淫邪怪异。
    发育良好的双峰在他眼前壮观地起伏着,由于画面太过暧昧,他顿时选择挪开视线不去看这两团丰满,回想着一开始她说过需要被男性插弄私处才能满足的发言,他曲起手指,动作生涩地便隔着裙袍拨弄起两片娇嫩柔软的贝唇。
    温热滑溜的触感让从未近过女色的男人从脸庞红到了耳尖,掌心逐渐湿黏,全是从她体内淌出的花液,不懂得女性身体的构造,他的手指在肉缝中游移了好一阵子才找到能够钻入的孔洞,当弓起的食指噗啾一声戳入小穴的剎那,本来仅是像幼猫一样嘤咛的女孩无法抑制地叫出声来,接着就像被抽走全身骨头般软软地趴向他怀中。
    因为现在姿势的问题无可闪躲,夏佐浑身一僵,被靠在自己身上的孩子紧紧抱住后颈,将唇间溢出的暖热吐息通通洒在耳边,他尝试着挺直背脊,仍没能与那对压在自己锁骨上的浑圆柔腻保持适当距离。
    温暖的腔体包裹住他才刚探入的食指,像吸盘一样紧紧吸附着,在满是褶皱的幽穴内不断吮吸,明知里头非常狭窄,鬼使神差下他还是插入了第二根手指,好在弯曲时撑开她体内的肉道,解救被牢牢缠住的第一根先驱。
    「夏、夏佐大人,请您温柔点……!」用不知道是难受还是舒爽的哭腔说出这句话,搂着他颈子的女孩啜泣哀求着,霎时就让年轻的祭司清楚感受到全身血液都在争先恐后地涌向下身。
    ⿴看小説就到ЯοúЯΘUщú。Θrɡ 這裏有本文的最新章節免費閲讀ヽ。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