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敢挑衅他(高HAitangshuwu.com)

      湿热的花液喷溅而出,在鼻息交缠,只能强忍着呻吟的瞬间,因为那一刹那

    被抛上巅峰的极乐,孟然只觉所有的感官都是如此清晰。

    她能听见淫穴被搅动的叽咕声,大舌吸吮的啧啧声,男人的薄唇紧贴着她的

    小嘴,粗重的喘息如同一头野兽,和他胸腔里砰砰跳动的那颗心脏一起,教她浑身

    发麻。

    高潮下的小屄还在拼命吸绞着,窗帘垂落下来,遮住他们两人。

    黑暗之中,她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要释放,可是绷住的神经又让她全身

    上下都紧张到了极致,也敏感到了极致。

    呵……小骚货,含得果然更紧了。

    那对偷情的野鸳鸯就在几步开外的地方,他们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周子羡勾

    住唇角,含着那张湿软的小嘴呵气,但即便他不说话,那双染着笑意的幽深瞳眸,

    也能教孟然读懂他的意思。

    她小脸涨得通红,只能泄愤似的叼着他的舌咬了一口。

    “嘶……”男人隐蔽地抽了口凉气,剑眉微微蹙起。小坏蛋,他倒不知道她在这

    种情况下还如此大胆,竟然还敢挑衅他?

    周大boss的威严是不容侵犯的,他抬起一只手,滑落到了她腰侧的隐形拉链

    上。

    正是初秋,天气还很炎热。整座阔大的庄园里每一处都有中央空调送来的凉

    风,这间休息室自然也不例外,娇嫩的肌肤一裸露出来,女孩立刻感觉到了空气中

    回荡的那丝丝寒凉,但又瞬间被大手上的热意抚平。

    她不由一个哆嗦,抬头瞪他。周子羡的笑容愈发柔和,但勾着丁香小舌的大

    舌却毫不客气,用力缠着舌根吸吮。

    (нǎí τǎ nɡsんùωù.て哦 м/660041)

    手掌如同舞蹈一般勾挑轻点,游移摩挲。

    那条周先生百般看不顺眼的“丑裙子”悄无声息滑落在地,被他抵在角落里的

    女孩紧紧并着两条修长玉腿,但腿间还夹着他的大手。

    细细的带子挂在她的腰肢上,刚好遮住穴口的湿透布料已经被拨到了一边,

    他往外一拉,遮住粉嫩小奶头的乳贴也被取了下来,雪白的丰盈微微弹跳了一下,

    饱满得好似枝头熟透的蜜桃。

    “……我的小乖乖,瞧瞧你这大奶子,啧啧啧……来,让哥哥好好给你揉揉。”

    淫邪的声音从不远处那对正搂抱在一起的男女间传过来,女孩浑身一颤,下

    意识将目光落在自己的奶儿上。

    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就像故意一般,微张五指,覆了上去。雪白的乳肉从指

    缝间溢了出来,挤压间,如同被打翻的牛奶,她脸上潮红一片,仰起小脸看着他,

    只觉他的眼睛黯沉得惊人。

    (нǎí τǎ nɡsんùωù.て哦 м/660041)

    “……奶头真大,被多少个男人吸过啊。”

    硬中带弹的粉嫩奶头抵着他的指腹,因为充血红肿,比平时要涨大不少。这

    样娇嫩可爱的小东西也被男人吸吮舔舐过无数次,不过,只有他一人。

    “……哎呀,小屄好会夹。我看你这个骚货不知道被几个男人搞过了,这么会

    夹,是不是天天晚上都有人喂鸡巴给你吃?”

    那男人话音方落,含着周子羡手指的花径便是一紧。

    他清晰地感觉到了那张小嘴饥渴翕张的急促频率,低垂着的双眼微微抬起,

    黯沉化作汹涌的潮水,破堤而出。

    (нǎí τǎ nɡsんùωù.て哦 м/660041)

    =====================================================

    不容挑衅周(*/ω\*)

    被折磨得不上不下(高H)

    (нǎí τǎ nɡsんùωù.て哦 м/660041)

    不要,不行……不能插,插进来,她会忍不住叫出来的!

    女孩惊慌地摇着头,雾蒙蒙的大眼儿中满是乞求,但插在淫穴儿中的那几根

    手指已经拔了出来,下一刻,取而代之的,就是再也没有任何布料阻隔的粗壮硬物。

    好烫……

    她哆嗦了一下,也不知是这根肉棒比平时更烫,还是在紧张与羞耻之中,她

    所有的感官都被放大了。

    圆硕的龟头顶了上去,周子羡腰间发力,贴着她的结实胸膛也随之绷紧。

    这一刻是如此漫长,漫长得她能清楚感觉到肉棒捅进去时甬道里被撑开的每

    一处褶皱,而这一刻又是如此短暂,短暂到她根本没反应过来,腰肢便骤然拱起,

    整下下体都像是被挑在了大鸡巴上。

    啊,啊哈……啊!……

    无声的娇喊在紧缠的唇舌间盘旋,神经绷到极致后,就是突如其来的放松。

    (нǎí τǎ nɡsんùωù.て哦 м/660041)

    又是大口大口的淫液洒落,孟然连脚趾尖都在颤抖,她神思迷蒙,一瞬间竟

    不知今夕何夕,只是被肉棒贯穿了嫩屄,便又一次攀上了高潮。

    从来没有在这么短的间隙内连续两次到达顶峰,她身体里的力气都被抽空

    了,毫无反抗之力地被大手牢牢按着小屁股压在男人的腰胯间,被他一进一出地撞

    击着肏干。

    窗帘抖动起来,角落里的空气热得好像在燃烧,湿黏的淫水顺着她的腿根往

    下淌,全都溅射在了地毯上。

    “……啊,嗯啊,好哥哥,好大啊……”

    “哥哥的肉棒要把人家肏死了,嗯……轻点,求哥哥轻点……”

    “不要肏得这么快,骚屄都快被哥哥插破了……”

    QQ裙po文:九零六四五八零七二

    甜腻又骚媚的呻吟一声接着一声,在毫无间隔又深又重的急促肏干下,女孩

    的奶儿上下摇动着,仿佛成为了那个正在大声浪叫的女人。

    他的肉棒好大,真的好大……即使插了那么多次,每当他用力捅进去时,她都

    怀疑自己会不会被撑破。

    如此粗大的硕物,当他加快速度,就是要用连续不停的攻击让她缴械投降

    时,溃败完全是理所当然的。

    晶亮的淫水不断喷溅,整个下体仿佛被放在火上烘烤,孟然不敢叫,此时她

    发现自己也完全叫不出声,她的所有娇吟都被撞得支离破碎,脑海之中,整个世界

    里,只剩下了那根似乎能够操控她的大鸡巴。

    啊,嗯啊,要……要到了……又要到了……

    (нǎí τǎ nɡsんùωù.て哦 м/660041)

    她急促地喘息起来,心脏几乎要跳到喉间。几步开外的那个女人骤然一声尖

    叫,她的神经被挑到了最高处——

    “……好哥哥,人家泄了~”

    我,我也要泄了……

    可是,偏偏就在这一刻,塞满了甬道的大肉棒突然停住。

    女孩顿时被折磨得不上不下,差点哭了出来。她抬起头看他,只看到一双含

    笑的眼睛。

    喷薄的浪潮霎时平息,可身体里饥渴的欲望与冲动更加强烈,她再也忍耐不

    住,不管不顾地缠了上去,拱着小屁股磨蹭那片粗硬浓黑的耻毛丛,淫穴儿一吞一

    吐,主动用嫩屄套弄大鸡巴。

    (нǎí τǎ nɡsんùωù.て哦 м/660041)

    =====================================================

    丧心病狂周(*/ω\*)

    叫给我一个人听(高H)

    (нǎí τǎ nɡsんùωù.て哦 м/660041)

    可是这一点点抚慰,又如何比得上男人给予的极致快乐?

    眼看着越蹭反而越空虚,小穴含着肉棒吮得更加急促,焦急与委屈之下,孟

    然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折腾自己,抽抽嗒嗒地便哭出了声。

    “……小东西,这就委屈上了?”

    他一出声,女孩方才反应过来,屋,屋子里还有别人!

    大手握住她的腰肢,用着肉棒还插在嫩穴里的姿势把她抱起来,掀开窗帘,

    周子羡大步走到休息室里的一张方桌前,将她放在了上面。

    “他们……走了?”孟然眨眨眼睛。

    “嗯。”就在她因为他突然停下来,饥渴又热情地缠着他套弄肉棒的时候。

    不得不说那位偷情的唐先生作为男人的能力委实不怎么样,结束时连十分钟

    都还没到,但就是这短短的时间里,他怀里的小人儿已经泄了两次,不,三次。

    原来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她还能更敏感……

    不过周子羡并不希望这种事再发生第二次,他不喜欢她听其他男人的调情

    声,更加不想让人听到她的呻吟。

    “知道我为什么要停下来吗?”他垂眸凝视着眼前光溜溜的美人儿。

    “……因为你欺负我。”哼。

    他低声笑了起来:“因为我想听然然叫出来,叫得越骚越好,叫给我一个人

    听。”

    这句话仿佛是一个宣言,等到一切结束,孟然从休息室离开返回宴会大厅

    时,还感觉自己的嗓子有些哑。

    (нǎí τǎ nɡsんùωù.て哦 м/660041)

    离晚宴正式开始只有半个小时,男人给予她的疼爱时间并不长,但他从来没

    有那样凶狠过,将她按在那张桌子上肏的哭喊连连。沉重的胡桃木方桌甚至被他的

    大力撞击得嘎吱直响,似乎下一刻就会彻底散架。

    她泄了第三次,第四次,甚至是第五次。

    大手在抽插的时候掰开她的双腿,揪着那颗充血红肿的淫核儿用力揉捏,一

    边揉,她的胴体便如急雨一般颤抖。淫穴疯狂翕张,把那根硬邦邦如同石头的大鸡

    巴夹得近乎窒息,他愈发被激起凶性来,将她双腿架在肩头,直上直下地一鼓作气

    捅入,每一下都将她的小肚子给贯穿到底。

    只是如此激烈,某位周先生却好像还是没有餍足。

    热烫的浓精喷洒在女孩娇嫩敏感的花壶之中,她又一次喷溅出阴精来,不等

    他把那根疲软下去的大鸡巴拔出,巨物竟再次硬胀而起。

    周子羡有些无奈,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盘。

    已经过去二十几分钟了,晚宴即将开始。他身为男主人,必须要跳开场舞。

    不能再耽搁,而且……看了一眼委顿在他身下的小人儿,他忍不住含笑着亲了

    亲她湿漉漉的小脸。

    “乖,我给你拿衣服过来。”

    她身上的那条丑裙子被揉成一团扔在地上,内裤也湿得根本不能穿。还好今

    天孟然没预料到会来参加宴会,所以没专门做造型,否则她的头发也乱了,妆也花

    了,还真不知要怎么返回大厅。

    “我,我的嘴巴……”

    他认真端详了一下:“没肿。”当然,红嘟嘟嫩生生的很是可爱。

    (нǎí τǎ nɡsんùωù.て哦 м/660041)

    拔出肉棒,取出西装内袋里的手帕来,男人仔细地帮她清理干净,又见那张

    小淫嘴儿还在一翕一张着,情不自禁俯身亲了一下,立时换来女孩娇软的嘤咛。

    不行……头疼地捏了捏眉心,周子羡想苦笑,再和她缠下去,他真怕自己忍不

    住了。

    晚宴不是他说不去就能不去的,身为主人,假如他消失了,势必会引起议

    论,而且父母也会让人来找他。

    所以我们的周先生只能强忍着汹涌而上的情潮,带着没吃饱的郁闷匆匆离

    开。虽然射过了一次,但那也是他抓紧时间释放出来的,否则半个小时不到,怎么

    可能满足“小子羡”?就算是一次,也不够。

    https://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