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压正14(高H)

      原来娘子,如此急不可我不是!我没有!你胡嗦!

    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恼羞成怒了,孟然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偏偏她一动,那张嫩乎乎的小嘴又往外吐出一口春露。

    不仅如此,穴口需张着,仿佛是感觉到了男人的注视,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蓓蕾,愈发盛开。

    轻轻地,谢无慈用手指撑开那个小就在他们二人的视线里,只见她高高翘起的股间一点艳色徐徐展露出来,随着手指将穴口越撑越大,内里的媚肉翻露而出,抽缩着,吸吮着,别提有多

    “方才在被子里没法细看,这张小嘴.…果然与娘子一般,娇艳欲滴。”

    轻笑声中,谢无慈没有将手指插进去搅弄而是用空着的另一只大手解开衣带,释放出了跨间阳物。

    直到此时,孟然方才真真正正看清那个大家伙的模样。

    他半跪在她腿间,无需挺腰,便可轻松将肉棒抵上蜜臀。但见与白腻粉嫩相触的是一片赤黑,极富冲击力的狰狞色泽,瞧上一眼,便能感觉到独属于雄性的那股侵略味道。

    圆大的菇头顶在臀瓣上,在股缝里上下滑动,少女忽的想到之前他说的一句话,”还记得这个大龟头吗?以前娘子最喜欢用六口夹它。”

    颊上滚热,她下意识想移开视线,臀股间被重重一撞,男人握着粗大的棒身朝花穴顶上去,就在她的注视下,挺腰前送,一寸寸地向里插入。

    少女不由自主拱起了腰肢,好大.…….也好,好涨……

    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涨痛涌上来,随之而来的还有酸软与酥麻。她瞬间失去了力气,都手指尖都在发颤,谢无恙的声音又低又哑,几不可闻:

    “真紧……”

    “嗯啊,啊……你,别,别再进去了啊哈……”

    听到这带着几分乞求的呻吟,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忽然抬头:

    “娘子,我很高兴。”

    “……什么?”孟然有些莫名其妙。

    只见他微勾着唇角:“娘子已经有过远儿了,还是如此紧致。想来这七年间定是守身如玉,不曾有任何男人光顾过娘子的淫穴。”FuWenWU·)M/E

    “……”双颊骤然涨得通红,孟然恨不得跳起来把这无耻的魔头给揍一顿,谢无恙已经倾身下来,按住她的腰肢。

    大鸡巴还在以徐缓但又不容抗拒的动作继续插入,他的额抵着她的额,鼻尖与她轻轻相触,四目相对,他的眼睛黑得如同俨墨:

    “娘子乖,千万不要背着我在外面有野男人。”

    “否则我会把他们一个一个剥皮抽筋,尸体吊在你面前。”

    “魔头,你……!”

    恼怒的话语哽在喉间,少女嘤咛一声,忽的绷紧了全部神经。那根火热巨物彻彻底底插了进去,将她的花径撑开到最大,“啊……”她克制不住地仰起小脑袋,樱唇被谢无恙一口叼住,连带着之后的娇吟也被他吞了下去。

    “啊……唔,嗯唔……嗯……”

    她的小手被他抓住环在了脖子上,修长双腿也不知什么时候缠上了他的腰。

    一开始的肏干并不算快,但因为那阳物实在太大,进出间拉扯着嫩屄里的湿热媚肉,不住有淫水被啾咕啾咕地挤压出来,打湿了他们二人紧紧相贴的下体,也打湿了男人胯间浓密粗硬的耻毛丛。

    渐渐地,等到孟然适应后,他一手抓捏着她的奶儿,一手探到她腿间玩弄那颗小淫核。大鸡巴整根插入再整根拔出,每次都只剩龟头堪堪卡在穴口,再毫不客气地一下捅进去。

    那肆意又粗鲁的蹂躏让少女的眼中漫出泪花,偏生敏感的花核被大手不住刺激着,又减轻了嫩屄被瞬间贯穿的酸胀,反而让花露渗出来的更多。

    她不得不承认,谢无恙肏得她很舒服。

    梦境中那些香艳迷离的片段又一次浮现在脑海里,或许真如他所说,他们也曾这样彼此裸裎着水乳交融过,尽情品尝着彼此的身体,直到双双攀升至高潮……

    在不知多少次的交欢后,她的身体里有了一颗小小的种子。慢慢发芽,慢慢长大,最终……长成了小宁远。

    一个激灵,少女骤然清醒,对,这件事情很重要!

    “谢无恙,嗯啊……”她断断续续地吐露着夹杂呻吟的话语,“我警告你,不……啊……不许射,射在里面……”

    否则要是一不小心再弄出个小宁远,那她不完蛋了?

    本以为谢无恙会以各种理由拒绝,没想到他挑了挑眉,干脆利落回答:

    “好。”

    嗯?有鬼,这魔头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若我不是故意的,娘子可不要怨我。”

    说着,他的手指揉捏着花唇间那颗红肿的玉果,立时换来甬道的一阵大力吸吮,将大鸡巴都吮得弹跳了两下。

    “娘子的小屄如此会吸,若不小心将我吸得射了,娘子,那就要怪你自己了。”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