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情的骚兔子(高H)

      咦?大boss难道还不知道亚历克斯的事?孟然一下就听出了男人话中的未尽之意。

    也对,boss工作这么忙,没时间知道也是应该的。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她计上心来,伸手抱住他的腰,身子贴上去磨蹭着:

    “什么叫‘又,我在你心里就那么不乖?”

    嗯,不仅不乖,还满脑子的鬼主意。

    察觉到她想蒙混过关,周子羡的大手一把落在那挺翘的小屁股上,用力按向自己胯间:

    "想证明你乖,那就表现给我看。"

    "….啊,啊哈…嗯啊.……."

    他的手有节奏地按压起来,一次次将女孩鼓鼓的花户撞向自己的鼠蹊部。娇小的人儿扭动着,磨蹭着,睡衣往下滑去,满是潮红的小脸上都是情欲涌动的迷蒙。

    她这样敏感,自然早就动了情。

    “子羡,嗯.…….我们,我们去那里.……"

    抓住男人的手指,她将他往前拽去。全玻璃的阳光暖房里透出融融的灯光,在那花木扶疏中,一个如同鸟笼般的吊篮挂在透亮的玻璃前。

    月华似水,银霜匝地。

    凉风中飘来遥遥的虫鸣,隐约的蛙声。一切,便仿佛仲夏夜里的一个梦。

    女孩抬起手,解开了睡衣的第一课扣子。

    然后是两颗、三颗、四颗.……她半遮半掩的玉体彻底袒露在了男人眼前,但不是一丝不挂的,原来在睡衣下,她还穿了一件衣服。

    "咳。”虽然已经和周子羡亲热过无数次了,可穿着这样一身衣服站在他面前任由他端详,还是教孟然有些害羞。

    她踩在地板上的赤裸脚丫儿忍不住蜷缩起来,十根玉趾仿佛小小的圆润珍珠。

    “这个,喜不喜欢?”

    男人的眸子幽黯如同深涧:“很喜欢。”

    “难怪刚才总觉得……”手下的触感有些不对劲。

    一个软软的圆圆的东西夹在她的股缝儿里,想来,那是小兔子的尾巴吧。

    他走了过去,一步一步:

    “看来然然惹的祸,远比我想象中要大。”

    “嗯……没有~”

    胀鼓鼓的奶儿被大手握住,奶头在这极富技巧的粗暴揉捏下往前挺立着,更是顶开内衣上那两个小

    小的洞,努力往外冒出头。

    原来女孩的身上,穿的竟是一套特殊的性感内衣。

    白色的柔软布料包裹着她的双乳和花户,因为边缘镶嵌着一圈软乎乎的兔毛,让她就像一只可爱的

    兔子,既清纯又惹人怜惜。

    偏偏这纯洁之中,还有淫乱香艳的精巧设计。

    内衣上包裹奶头的位置开着两个小洞,只要奶头一硬起来,就会顶开小洞,赤裸裸地露在外面。

    这样的装扮,孟然自信没有哪个男人能在她面前坚持一秒,就算是周大boss,也得缴械投降。

    事实也确实如此,看着周子羡眼中毫不掩饰的欲望,她的娇躯下意识战栗起来,又有着隐隐的兴

    奋。

    “然然,想吃……大萝卜……”

    “真是只喜欢发情的骚兔子。”低笑声在她耳边缭绕,她被抱起来,放到了那只宽大的“鸟

    笼”里。

    这“鸟笼”原本是周子羡准备的,给孟然用来小憩的所在。春日的午后,在暖房里晒着太阳,闻着

    花香,想来是极为惬意的。

    只是这处城郊别墅他们很少来,也就是上一次,也是在楼顶的露天花园里,某只大灰狼用整一套以

    他的肉棒为模板的按摩棒,从大到小插进女孩身上的两个小洞和奶子里,把她玩弄得差点晕死过去。

    不过这一次,主动求欢的变成了孟然。

    跪坐在柔软的丝绒软垫上,她扭摆着身子贴上去,主动用小脸去蹭男人胯间那个鼓鼓囊囊的“大帐

    篷”。

    滚烫的热意透过裤子传了过来,喉间干涩得只想赶紧含住那个大家伙。周子羡俯下身,大掌探向她

    紧紧并拢的腿间:

    “说,为什么要送我这份礼物?”

    “嗯哈……”娇躯骤然绷紧,插进小屄里的手指快速搅动,霎时间带出大一股淫水。

    原来除了内衣上那两个露出奶头的小洞,内裤也是开裆的。

    三角形的布料在中间开了一个恰到好处的缺口,刚好露出女孩正饥渴翕张,不断吐着水的小花穴。

    周子羡的长指准确地插进了那个缺口,叽咕,叽咕,淫靡的水声不绝。

    孟然被捣弄得当即便要瘫软下去,连忙搂住他的腰,软绵绵地靠在他腿上小声哼哼:

    “就是,嗯哈……就是,想送嘛~”

    原本她的打算是主动认错,主动送上门乖乖被吃,这样周大boss想来就不会计较对她乱献殷勤的亚

    历克斯了。

    可眼下周子羡根本不知道这事,主动开口,是不是有点自讨苦吃?

    打定了主意把这事给糊弄过去,女孩眨巴着雾蒙蒙的眼睛,用自己的小嘴去解男人的裤子。

    那粗大的硕物很快弹跳出来拍打在她脸上,她用小舌去舔,刚尝到龟头硬热的滋味,周子羡往后一

    退:

    “想吃大鸡巴?”

    “想吃~”

    “好,”他勾起唇角,笑弧柔和,“腿张开,就在这里玩你的小屄。”

    “玩到喷水给我看。”

    (独家发表,<a href=".xb2o./books/66et="_blank">.xb2o./books/660041</a>)

    =====================================================

    兔,兔子play(*/ω\*)

    这样张开会腿软(高H)

    玩,玩小屄.…….岂不是,让她当着他的面自慰?

    孟然还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当即脸虽说她的小嫩屄早就不知道被周子羡看过多少遍了,更是里里外外地被尝过,高潮时战栗着在他眼前喷出阴精都是家常便饭。

    但那一切的前提都是在他的玩弄下,要她自己张开腿自慰,也太,太羞耻了。

    “然然不是以前就玩过?”男人挑起眉。

    “哪有.…”下意识否认,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好像,确实……那一次周子羡在国外,她不小心打电话把他吵醒,就在电话里,他们一个人套弄肉棒,一个人抽插小穴,双双到达了顶峰。

    “那次……不一样&quot;

    “看来小兔子不想吃大萝卜了。”明知道他说这话就是为了威肋她,明知道他的鸡巴其实也很想要,可腿心一痒,孟然忍不住脱口:

    “玩,玩就玩嘛。”

    她状似不情不愿地挪动娇躯,从跪坐的姿势变成臀儿落在软垫上,双腿放在身前。

    将那修长笔直的美腿大大分开,月光下,但见内裤那个不大不小的缺口里,一片晶莹。

    时叽咕.…….嫩穴盒动着,又是一口亮晶晶的花露吐出。意识到自己的身子其实兴奋得很,女孩满脸通红

    嗯,这样张开,会腿软。”

    她赶紧找了个借口转移视线。

    中男人的目光一动,落在“鸟笼”的

    “笼门”上:

    “把脚搁在上面。”

    那笼门恰好有一人宽,她双腿张开,架在笼门的门框上部,刚好能支撑起她的身体。

    如此一来,女孩腿间的美景便一览无遗。

    她忍着羞意,将手指伸进内裤上的小洞里。

    春葱一般的纤指一寸寸地隐没进去,因为太过纤细,很快就被软腻的花唇包裹起来,穴口也合拢成

    细细窄窄的一道,根本看不见里面的媚肉。

    不过她的纤指开始抽插起来,随着水声四起,淫水飞溅,小骚穴里的风景也隐隐约约露出些许。

    “啊……啊哈,嗯啊……”

    胀鼓鼓的奶儿也跟随她娇躯的扭动微微摇晃,从内衣里冒出来的小奶头就像在跟周子羡打着招呼,

    勾得人想上去捏一捏揉一揉。

    念头掠过,他的视线愈发炽热。

    目光在女孩的身子上游移,如同一只无形无质的大手。酸痒从骨子的最深处漫了上来,孟然忍不住

    别过脸,不敢与他对视。

    “看着我。”他强硬不容拒绝的低哑声音响起。

    又是一颤,手指不小心顶上了花壁,女孩嘤咛着吐出一大口淫水,双瞳之中,因羞耻而带来的泪花

    打起了转儿。

    不,不仅仅是羞耻。站在她面前的高大男人,那样命令着她的周子羡,给了她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她不敢反抗,抑或许是不想反抗,乖乖将脸别了回去,忍着泪水回视他,就像一只在野狼的注视

    下,瑟瑟发抖的小兔子。

    “继续插,再捅得更深些。”

    “嗯……啊哈,啊……”

    她不得不把整根手指都插了进去,架在门框上的双腿不停打着战。

    小屁股下面已经全湿了,内裤湿哒哒的贴在臀肉上,教人难受得想要一把扯下来。

    “要……”可怜的小兔子轻声嘤咛,“呜呜,想要……”

    “要什么?”

    “要,大鸡巴……要鸡巴肏然然……”

    她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已经全然顾不上自己眼下的模样有多淫靡。冒着热气的粗大菇头喂到唇边,

    女孩毫不犹豫地一口吃了下去:

    “唔……嗯唔,好烫,好粗……”

    “不许停下来,我要看然然的小骚屄喷水,嗯?”

    纤指进出的速度立时加快,她仰着小脸,竭尽全力把肉棒往小嘴里吞。

    似乎小嘴被这根大家伙填满时,自己空虚许久的嫩穴也能得到满足。她的手指太细,长度也不够,

    根本无法让她得到渴盼的快乐。

    唇舌勾勒着阳具的轮廓,她在心里想象着骚穴被肏干的舒爽:“唔,唔……嗯……”水声连绵,骚

    媚的淫香甚至盖过了暖房里花朵的芬芳。

    忽然,手机发出的信息提示音打破了缠绵而迷离的氛围。

    孟然根本不想理会,空着的那只小手抓着大鸡巴,香舌在棒身上来回舔舐,就跟吃糖棍儿一样从上

    舔到下。

    她的下巴被捏住了,周子羡探手一捞,拿起了搁在矮柜上的手机。

    锁屏上,微信的详情内容显示着讯息的前几个字:

    【亚历克斯:亲爱的,今晚你会出现在我的梦中。】

    “哦,原来是这样。”周子羡深沉的低语悠悠响起:

    “这就是然然送我礼物的原因?”

    (独家发表,<a href=".xb2o./books/66et="_blank">.xb2o./books/660041</a>)

    =====================================================

    某然:永别了,这个美好的世界【生无可恋.jpg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