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

      佛在回忆昨晚含着大鸡巴时的感觉。

    萧清时这混蛋,真被她散朝时那番话给刺激了?

    一时间孟然也不知是该得意,还是自叹倒霉。她是要气萧清时,可不是想把自己也给搭进去。

    但转念一想,她觉得也无妨。

    左右睡都睡过了,她虽然讽刺萧清时该去找个女人,可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挺有本钱的。

    念头一闪即逝,就在少女恍然间,她的唇舌已被全然侵占,衣襟也在磨蹭间散开了。

    因是匆匆起身,她外袍底下只有里衣。杭绸的娇贵料子最是柔滑,轻轻一蹭便往两边滑去。

    圆润的香肩露出,雪肤上还残留着尚未褪去的吻痕。萧清时只觉喉间一紧,眸光愈黯。

    刚来时的那股恼怒已然散去了,在吻上她的时候,他其实已有一些后悔。无论如何,这实在不是君子所为,哪

    怕他们已经越矩过一次。

    可此时下腹的火热漫涌上来,取代怒火的,则是一种来自于本能的欲望与冲动。

    想轻轻怜爱掌下的这具娇躯,抑或狠狠地蹂躏她。

    来见男客,她就穿成这样?如此衣冠不整,若今日来的不是他,又当如何。

    他压根也没去想,孟然是好好披着外袍的。只要不像他一样抓着人就亲,怎么可能会衣衫凌乱?

    萧清时只是很不高兴,非常的,不高兴。

    “嗯……唔,嗯唔……”

    她又轻声哼了起来,小嘴被大舌搅动着发出黏腻的水声,一双大眼儿微微眯起,就像只慵懒的猫。

    他不再犹豫,一把将少女打横抱起。

    “赶紧的,快把茶给殿下和阁老送去。”

    新沏好的明前龙井冒着袅袅热气,丫鬟们走到门外,忽听见屋里传来又轻又细的呻吟。

    两扇大门敞开着,正堂当地放着一扇紫檀嵌珐琅山水花鸟屏风。

    屏风上隐隐透出交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影,男人将少女压在身下,她一只莲足翘起环在他腰间,另一只被大手抓

    着提起来,衣摆簌簌滑落,腿间春光一览无遗。

    “……嗯,哈……别,别舔那里……”

    几个丫鬟刷拉一下赶紧低头,只听啪的一声轻响,被揉成一团的袍子扔出了屏风外。

    那袍子色呈金红,上绣百蝶穿花的银丝暗纹,不正是长公主穿在身上的那一件?

    随即又是连连几声,里衣、亵裤,还有男人的外袍和腰间玉带……最后扔出来的是一块轻飘飘的布料,弥散着幽

    淡芬芳,正是少女最贴身的兜衣儿。

    “嗯唔……不是,不是让你别舔吗……啊哈……”

    翘起的莲足忽然绷直,嘤咛声由娇嫩变的柔媚非常,几要滴出水来。

    “啊,啊哈……嗯啊!……萧清时,你,你属狗的?”

    再不敢多听,面红色赤的丫鬟们悄然退去。孟然看着自己胀鼓鼓的奶儿,白皙的乳肉已经被揉成了嫩粉色,奶

    头上水渍片片,一个牙印明晃晃的十分显眼。

    她拧眉瞪向那个罪魁祸首:“让你别舔,你还改成了咬?”

    “床笫之间,殿下就不要再总是发号施令了罢。”

    “你!”

    萧清时可不是软柿子,在朝上的时候,长公主骄横跋扈尚且还吓不住他,更毋宁现在?

    很快孟然就只能咬着手指娇声哼哼了,臀下的软垫濡湿一片,男人摆动着结实的腰部,一次又一次把粗大欲物

    刺入她柔软的腿心里,每进出一个来回,就是一股淫水飞溅。

    (独家发表,<a href="/books/66et="_blank">/books/660041</a>)

    =====================================================

    萧阁老不高兴,小阁老却很兴奋呢(*/ω\*)

    无独有偶5(高H)

    “啊,.啊嗯,轻,轻点少女在顶撞间身子不断往前滑,下一刻又被大掌抓着拉回男人胯间继续承

    受越来越快的窗干,这场欢爱从一开始,就不是和风细雨的。

    萧清时还记得昨晚的情景,虽然他们俩都醉了,可她的敏感多汁,她的湿热紧致,任何一一个男人都不会忘却。

    所以他很肯定,她能够承受自己的侵略。刚破身时就能将大鸡巴含得那么紧那么深,现在念头闪过,他下顶到了一

    处软肉&quot;啊少女扭动着娇躯哭吟起来,眼中泛起泪花,“那里,不不行.“啊,嗯啊混蛋,不是跟你说哈,不她紧紧揪

    着垫子,指甲都抠了进去。

    那是小民里最敏感的地方,轻轻.触便有酸软泛上来,若是故意用龟头去撞,简直是要她的命。混蛋,萧清时这混蛋绝

    对是故意的!

    &quot;殿下,你我同朝为官,何必总是对我恶语相向&quot;男人淡淡开口:“混蛋二字太过卑俗,还请殿下以后不要再用

    了。”“关,关唔!&quot;

    小嘴被堵住,孟然只能把后两个字给吞了回去。大龟头连续的碾磨教她浑身软得不成样子,只剩下一双眼睛依旧恨

    恨瞪着萧清时,毫无退缩之意。男人忽的有些好笑,在朝上她被堵得哑口无言时,不也总是这副模样张

    牙舞爪的样子,就像是一只猫儿。眸底掠过笑意,他含住她已有些红肿的樱唇,轻舔慢吸,柔含徐吮。

    密密的亲吻如同一张网,少女眼前渐渐模糊。她双腿无力地滑落,被他推高架在肩头,整个圆鼓鼓的臀儿都翘

    了起来,在肉棒的大力贯穿下一次次经受着拍击。

    萧清时是来证明自己的,所以,不会让她有任何喘息的时机。

    她很快就泄了,嫩屄抽缩着紧紧含住肉棒,一边吐水,还在一边把棒身往里咽。

    这饥渴骚浪的模样引得男人胯间又是一团烈焰燃起,孟然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他便抓着她的腰肢越干越

    重,恨不得要把鸡巴肏进她的小子宫里。

    最终萧清时也这么做了。

    花心在一次次的撞击下越来越松,他摆动劲腰,将大肉棒一口气全捅了进去。少女连哭都没有哭出来,就硬生

    生被干到了高潮。

    大半个龟头卡在宫口,还在往前插。

    “啊,啊哈……不要,啊!……要破了……小屄,呜……小屄要被肏破了……”

    眉心一跳,男人哑着嗓子:“殿下,这些市井淫语,你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

    什么小屄,什么要被肏破了,如此……露骨,怎么能是她堂堂一个公主说出的话?

    可看看胯下婉转娇啼的胴体,喉结不自觉地上下滚动,萧清时忽然还想听她再说更多。

    他情不自禁加大了肏干的力道,面上是一副一本正经模样,听到她抽嗒着呻吟:“……好涨,呜呜……真的,真

    的要被捅烂了……”

    “殿下,慎言。”

    “呜呜,你管我!……我就要说,就说!”

    可怜的长公主殿下,你说的越多,某人可就越心满意足啊……

    足足一个时辰后,屏风后的动静方才止歇。

    已是黄昏了,余晖投射在光洁的地板上。孟然半撑着坐起来,身子一动,穴口就有湿热的浊液顺着腿根往下

    流。

    混蛋,射了这么多进去……

    当时她原本是想扭身逃开的,可手脚无力,萧清时又根本没给她反应的时间,大肉棒跳动着喷薄而出,一鼓作

    气将她的小子宫给灌了个满满当当。

    这家伙,难道不知道这样做可能造成的后果是什么?

    她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孟然可不觉得萧清时是那种被拒绝后还要倒贴上来要求负责的人。

    忍不住瞥了男人一眼,恰好被他捕捉住,孟然索性道: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