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孩子知道,她开始害怕赵平回家,每一天每一夜,都盼着丈夫会在外面应酬,盼着卧室的门把手不会被人拧开。

    她终于无法忍受了,把事情告诉了母亲,说自己想离婚。

    于母大惊失色之下,又叫来了于父商议。最后的解决办法,是赵平被叫到岳父岳母面前立下保证书,保证自己

    以后不会再“欺负”于莉莉。

    “我妈说,婚,不能离。”

    孩子还小,离了婚,家庭就不完整了。

    他这又犯的不是什么大错,平常对你也挺好的,既然他保证以后不再欺负你,那你就忍忍吧。

    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咱们家以后还怎么抬头做人?

    ……

    劝慰、哄骗、告诫……无数言语萦绕在于莉莉耳边,有一瞬间她甚至觉得是不是真的是自己无理取闹,闲着没事

    瞎折腾。

    是啊,他又不打她,又不在外面养女人,吃喝嫖赌样样不沾,孩子也还那么小,她就……忍忍吧。

    这一忍,就忍了七年。

    忍到了于莉莉终于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忍到了她失手将赵平杀死在了血泊中。

    (独家发表,<a href="/books/66et="_blank">/books/660041</a>)

    =====================================================

    某然:鹅子不要麻麻了???【揍扁他那个可恶的爹!( ̄ε(# ̄)☆╰╮( ̄▽ ̄///)

    PS.关于SM

    我跟然然的观点一样,不歧视,你情我愿就行,请大家不要误会哈

    前夫走开27&lt;(快穿)今天你睡了吗(红烧肉)|肉书屋

    /7655165

    前夫走开27

    “据委托人供述,当时的情况是被害人突然反口,不同意离婚,还说即使法院判决也会拒绝执行。”两人起了争

    执,被害人故技重施,想对委托人实施强奸,并拿刀施以性虐行为,委托人在反抗之下失手将被害人杀死。”

    “这么一来,我们就可以为委托人争取正当防卫这个辩护理由了。即便检方不认可,防卫过当也比过失致死更有利

    于减轻刑罚。”

    点了点头,孟然很认同曹律师的话:&quot;这段时间我会多跟委托人沟通,她现在的精神还很不稳定,如果可以的话,能

    不能再申请一次取保候审”

    “我会试——试的。”

    两人又商议了几句,她才挂断电话。回到座位上,对面的男人抬起头:“很忙。”

    “一个案子,有点棘手。”孟然不欲多说,只想赶紧吃完饭去接儿子,&quot;徐先生,今天这顿饭就我请吧,之前让你破

    费,我一直很过意不去。

    她想自己把拒绝的意思表现得很明显了,只希望徐远波不要再装傻。

    面对这个追求者,孟然实在头疼。要说徐远波也不是不好,年轻有为,长得也还不错,但不来电就是不来电,她几次三

    番明示暗示,偏偏徐远波就跟听不懂一样,依旧锲而不舍地继续追求。

    在已经婉拒了他几次邀约后,孟然破天荒地答应了。她决定今天就摊牌,也不管什么照顾对方面子,想来即便她直言

    拒绝,徐远波也就是尴尬几天,总不至于从孟氏辞职不干。

    &quot;这怎么能叫破费呢。”徐远波笑了笑。”我

    话未说完,他示意服务生斟酒:

    “先吃饭。”

    &quot;好吧。”孟然没有坚持,吃完再说也是一样的。

    这是滨海一家很有名的法餐厅,因为味道确实不错,这几天她忙着工作,倒是难得静下心来享受起美食。

    鹅肝肥嫩适中,龙虾香滑爽口,红酒的味道微微带着一点涩,又不是教舌尖发麻的酸意,而是恰到好处,在口腔中浅

    浅回荡。

    不知不觉,孟然感觉有些醉了,她好像没喝几口酒吧

    视线开始模糊,头也越来越沉重,她站起来,想去趟洗手间8&quot;不好意思,我

    “孟小姐,”徐远波扶住她的胳膊,“你喝醉了不如我送你回去。”

    这场景,怎么似乎有点眼熟孟k然恍惚间想到了那次在广府大酒店,她也是没喝多少就醉了,徐远波要扶她回去

    心头——个激灵,她勉强抬头:&quot;.

    眼前的那张脸已经出现了重影,她只看见徐远波嘴角的笑容,带着如愿以偿的得意。

    糟糕醉意来得比上次更加汹涌,她一个踉跄,甚至发不出声音,耳边听到那道故作焦急的虚伪声音:

    “服务生,不好意思,我的女伴喝醉了,买单。”

    不行,徐远波要把自己带走,绝对不能让他得逞……脑海中划过一张熟悉的俊脸,上一次就是他,将她从这个陷

    阱中救走。

    乔湛,乔湛……

    .xyuzhaiwu.xyz

    学校门口,小奕晨正在生闷气。

    妈妈又没来接他,这段时间妈妈工作忙,他其实已经习惯了,但是,那个笨蛋怎么也没来接他?

    站在校门口等了好半天,却没有看到那个总是准时出现的高大身影,小包子把书包带子差点绞成麻花:“……笨

    蛋爸爸,我再也不跟你打游戏了!”

    忍了又忍,他掏出儿童手机。通讯录里只有寥寥几个号码,最近的一个,是那个笨蛋强行要存进去的。

    小奕晨不想承认自己当时心里有一丢丢窃喜,带着要把键盘按烂的气势拨出电话,那头一接起来,他气呼呼的

    声音就传了过去:

    “你迟到了!”

    “嗯?”乔湛还在办公室,闻言,翻阅卷宗的手一顿。

    看了看屏幕上的号码,他确定自己没有眼花:“竟然主动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妈妈要揍你,想让叔叔帮你求

    情?”

    “妈妈才舍不得揍我!”气势汹汹地捍卫了一句自己的地位,小奕晨立马察觉到不对,“呃,妈妈没让你来接

    我?”

    “没有。”

    那怎么回事,妈妈没来,太姥爷也没派司机过来,他一下想到了那次妈妈喝醉的事:

    “妈妈……没跟你在一起?”

    “我还在加班。”

    听筒那头一阵沉默,乔湛心头一紧:“怎么了,小晨,你妈妈……”

    话未说完,电话啪的一下被挂断,听着嘟嘟的忙音传来,他霍然起身,一下带翻了桌上的杯子和纸笔。顾不上

    收拾,乔湛匆匆穿上大衣,推门而出。

    另一边小奕晨也急了,妈妈的电话打不通,一直没有人接。和上次一样的发展,他心中却有了几分不妙的感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