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你……”瞪大眼睛,女孩憋出了一句话,“你不穿内裤,竟然裸睡!不对……”

    “……你这个骚男人!”

    (P fuenume 8独家发表,<a href="/books/66et="_blank">/books/660041</a>)

    =====================================================

    二少:(*/ω\*)【节操呢啊喂!

    roushuwu.

    啪的一声,孟然的小屁股上落下不轻不重的一巴掌。”说什么,嗯”乔湛挑挑眉,骚男人这还真是,别出心裁的形

    容。

    湘有点恼怒,但更多的是带着点兴味,长指摩挲着女孩娇嫩的下巴,这个动作让她不得不抬起头来,他在那两瓣嫩

    嘟嘟的唇上咬了一口:“我不穿内裤,还不是怪你。”

    关我什么事孟然用眼神抗议。

    “生之界“谁教你这么好吃,我想吃又吃不到,只好大半夜出来透气了。”

    我说呢,难怪刚才一挨上去,就感觉他下面硬硬的,原来是早就过之前几次,也是我一摸那个大家伙就有反应了。

    当即明白了他话语中的深意,女孩有些害羞,又有些说不清楚的得意:”那是你自己意志不坚定,活该。”

    &quot;我活该&quot;乔湛眯起了眼睛。

    他的身体紧紧挨着身前的小女人,那些结实的肌肉因为蓄势待发贲张着,在他的呼吸中微微起伏。随着有节律

    的收缩,顶着女孩腿心的大肉棒越贴越

    砰咚、砰咚,孟然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低沉的喘息徐徐回荡,有如实质的目光落在她面颊上逡巡。

    微微分开的唇,唇间一掠即过的舌,修长的脖颈,精致的锁骨,雪白的胸脯还有乳峰上那两颗无法窥见面貌,但可以想

    见早已充血红肿的小奶头。”

    目光徐缓地移动,就像顶开内裤,正逐渐插进甬道里的粗大硬物。它以那样——种毫不掩饰的侵略姿态耐心深入,如

    同正被一点点贯穿的花穴,恍惚间,女孩觉得自己几乎要被生吞活剥了。

    '啊

    她克制不住地逸出一声轻喘,慌忙别过脸。

    男人的低笑响了起来,将她遍布绯色的小脸掰回来:”我活该&quot;

    果然,还是那个一点亏也不肯吃的

    傲慢二公子。

    此时此刻,乔二公子的肉棒已经完全插了进去。没给孟然留下一点喘息的间隙,他摆动着结实的腰部,毫不客气地抽

    插起来。

    ,一瞬间孟然的腿就软了下去,慌忙勾住男人的脖子,胸前两只奶儿仿佛蹦兔一样随着娇躯的摇晃.上下颠落,甚至左

    右拍打。

    乔湛捉住一只用力揉捏,隔着睡袍,到底还是不得劲。拉开衣襟,他就要将女孩身上的遮蔽物给扯下来,孟然忙按住

    他的手,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松

    “不行,啊会,会被小晨看见的

    “乖,只是给你换件衣服

    换什么

    念头掠过,她身上就是——凉。乔湛.拿起自己那件黑色睡袍给她披在身上,真丝的料子凉滑柔软,底下的雪肤却比

    丝绸还要娇嫩几分。

    黑与白的对比下,近乎一丝不挂的玉体愈发无暇,泛着羊脂玉一般的莹润光泽,细细的腰肢上挂着

    内裤的带子——乔湛并没有将内裤脱下来,而是直接用大鸡巴把裆部的布料挤开,将那一小团三角形的料

    子挤成扭结起来的一条,颇为可怜地歪在一边。

    “嗯……”他很满意,亲吻嗅闻着捧在掌中的小脸,“我喜欢然然身上有我的味道。”

    风雪一时间又变大了,撕棉扯絮一般的六角形霜花纷纷扬扬,放眼望去,只有满目属于严寒的纯白。

    但就在一扇玻璃隔开的露台里,空气中的热意仿佛粘稠的蜂糖,在喘息与轻吟中,还能听到蜜糖流

    动时那黏腻诱人的水声。

    不,水声的来处是小人儿被紧紧填满的腿间。濡湿又勾人的噗叽声中,她的呻吟似有若无,一忽儿

    高,一忽儿低:

    “……啊,啊……顶到了,嗯啊……”

    “别……不要……”

    下午刚经历过一场酣畅淋漓的欢爱,肉棒插进去的时候,小嫩屄里甚至还残留着湿意。因而花径稍

    稍吸吮挤压了几下,就将拳头大似的顶端咽了进去,紧随其后的棒身更是毫不费力,一下就让男人干进了花

    心。

    见状,乔湛便打不算玩弄技巧,只是将女孩按在墙上,一边含着她的小嘴用力缠吮,大鸡巴整根插

    进去整根拔出来,一点花哨也不带地肏干。

    这般直入直出的抽插,却片刻的功夫就把小人儿肏得婉转娇吟。勾在他腰间的双腿越绞越紧,比甬

    道里那些又湿又热的媚肉不枉多让。

    乔湛心里有了计较,勾着她软乎乎的小舌拨弄:“然然喜欢用力一点的,是不是?”

    “我喜欢更有趣一点的。”

    他忽然想到了小包子挑刺时候的话,她不喜欢金鱼,而他是个观赏鱼爱好者,她不爱吃牛肉,偏偏

    他有一道拿手菜就是香煎小牛排。

    床下的那些差异,如果她不喜欢,乔湛不做就是了,不过到了床上嘛……或许他们可以兼容并蓄一下。

    大手下滑,从扶住腰肢变成了托住女孩的小屁股。掌心的蜜臀绵软挺翘,比之胸前那两只奶儿又有

    了多一些的弹圆。乔湛抓住臀肉,掰开又聚拢,聚拢又掰开,大鸡巴就在掰开的时候往里一捅,女孩顿时

    被肏得身子直颤,他抬脚迈步:

    “想不想知道怎么样会更有趣?”

    “嗯哈……不想,啊……你,你要去哪……别动,嗯……”

    孟然一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他要像白日里那样,抱着她一边走一边肏。

    那时候孟然是双腿大开,背对着靠在他怀里的姿势,视线下移就能看到自己被插得合不拢的小嫩

    屄,肉棒进出间,淫水滴滴答答,她哭喊着扭动,那些混不着力的水珠就会落在地上。

    那样的画面无疑是淫乱又狼狈的,她根本不敢睁开眼睛去看,只怕自己会因为强烈的羞耻失态。

    而此时此刻,她是面对面地依偎在乔湛怀里。两人结合的下体紧紧相贴,淫水虽然还会顺着腿根滑

    落,到底有大半都在撞击间黏在了男人的耻毛上,把他胯下弄得一塌糊涂。

    因为这样,孟然的心里好受了些,把脸埋在他肩窝里,心想他要肏就肏吧,左右总比上下楼梯要

    好。

    偏她这样一想,乔湛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她。抓住小脸,强迫她抬头,他亲吻着怀里娇小的人儿往前

    走,示意她去看右手边的房间:

    “这间屋子就是我们以前住过的,还记得么?”

    (独家发表,<a href="/books/66et="_blank">/books/660041</a>)

    =====================================================

    二公子:发情的锅我不背,怪只怪脑婆太美味【理直气壮

    PS.双更=3=

    roushuwu.

    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在这里住的是那位“孟大小姐”,而不是孟然。

    但她也不是完全没在这里停留过,进入梦境的那晚,也就是怀上小晨的那一次,她被男人按在卧室里的大床上,喝

    醉了的他就像一头野兽,凶狠而蛮不讲理地蹂躏着她,第二天起床时,孟然连腿都在发抖。

    念头闪过,花径就是克制不住地绞紧。乔湛显然也回忆起了那一次,眸光中有幽黯的微芒掠过,想到自己那时对她太

    粗鲁了,她是第一次,也不知会不会疼。

    拧开门把手,他抱着女孩走了进去。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