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

      中黯芒涌动,垂下眼帘来,冷冽与从容掩去,此情此景,直教人突生一种想要施虐的冲动。

    情不自禁地,女孩舔了舔唇。她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周子羡在床上总爱折腾她。

    因为当有那么一个人躺在她身下,毫无反抗之力地任她蹂躏时,那种情潮与冲动是难以忍耐的。

    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舒展娇躯,缓缓站起。

    纤指落在衣扣上,她慢慢地,一颗一颗将之解开。与其同时,赤足抬起。精致小巧的玉趾仿佛晶莹剔透,指甲

    上泛着可爱的淡粉色,轻轻落在男人胸前。

    “既然你说它是为了讨女人欢心存在的,它当然应该让我随便玩弄。”

    脚踝微动,她的小脚触碰到了男人的乳首。玉趾分开将之夹住,她使力往上一拉——

    “嗯……”周子羡低哼出声,被捆住的双手也是微微一颤。

    女孩笑了起来,笑容愈发得意。

    你也有今天啊,周大总裁。她当然清楚这些账待会儿都是要还的,但趁周子羡此时无法反抗,当然要抓紧时间

    折腾他。

    念头闪动,她夹弄着乳头玩得愈发卖力,足跟落在乳首周围的肌肤上,随着拉扯的频率按压摩挲,脚下不亦乐

    乎,她手上也不停。

    衣裙褪下,文胸飘落,脱到还剩最后一条内裤,女孩故意将腿抬起来,让男人看到腿间一闪即逝的春光。随即

    她两条美腿紧紧并拢,夹住湿哒哒的小花屄,纤手一扬,把那条还泛着甜香的布料扔到了男人身上:

    “喜欢吗?”

    周子羡抬起眼帘:“……喜欢。”

    “是喜欢我的内裤,还是喜欢我玩你的奶头?”

    说话间,她松开硬硬的朱果,玉足顺着匀称肌肉线条往下,从男人胸前一直滑到他的小腹。那里的肌肉早已紧

    绷如同岩石,感受着小腹起伏时带来的震颤,孟然想继续往下滑,玩一玩他裤子里的那个大家伙,想到毕竟不能太

    过分,否则自己可能小命不保,到底还是忍住了。

    男人低声笑了起来,唇角微勾,双瞳中如有暗流:“都喜欢。”

    “但我更喜欢把然然的小淫屄肏烂。”

    情不自禁地,孟然打了个哆嗦。脸上还在微笑着,此时这个男人散发出的危险气息让她立马明白保命要紧:

    “我,我给你肏,你待会儿……轻点行不行?”

    不给不行,就算今天溜了,以后迟早会被一道清算。孟小姐非常的识时务,也非常会认怂:“要是可以的话,

    时间最好再短一点,别插太深……行不行?”

    “不行。”

    她一下被噎住:“……那我不给你解开了!”

    “随你,”周子羡淡淡地说,“只要你愿意小屄被捅烂的话。”

    孟然:“……”

    沉默片刻,她憋屈地弯下腰,解开了周子羡手腕上的领带。

    某然:我哭了,你呢.jpg

    PS.双更=3=

    想不想我(高H)

    混蛋!变态!禽兽!

    在心里翻来覆去地腹诽,但孟然悲哀地发现,自己根本不是某个周姓禽兽的对手。

    一在他面前,她立马就怂了。不怂不行,几次惨痛的经历都告诉她,硬刚的话,只会更惨。

    腰间一紧,她当即被按在了墙上。周子羡打开花洒,温水洒落,顷刻间将一丝不挂的女孩和他身上仅剩的裤子打

    湿。

    泛着水汽与热意的硬物顶开孟然的双腿,他抓着纤腰又往后一拉,轻易便将肉棒插了进去。

    花径早已湿腻,紧致又柔软的内壁被撑开着,或许是已经习惯了这根巨物的侵犯,竟没有过多推挤,而是不断抽缩吸吮,

    将大鸡巴越含越深。” 还是太紧了。 ”含住女孩的小耳珠,他将舌探进耳蜗,缠绵搅弄。

    那样窄小,偏偏又十分会吸。握着女孩柔软的奶子,周子羡挺动劲腰,开始在小屄里不快不慢地抽插: "想不想

    我,嗯?"

    “你不是,嗯啊啊,天天啊哈天天来片场吗

    难得顺从地,女孩任由他侵占。哗啦啦的水声将浴室填满,雾气蒸腾间,她一时间竟觉如在云端。

    他真的很擅长撩拨她每一处感官,大鸡巴的进出恰到好处,速度也好,力道也罢,虽然插得深,却一点也不教她难受。抽

    插间,卵蛋一次次撞在她的小屁股上,周子羡趁机在每次顶进去时将窄臀一动。

    沉甸甸的卵囊就此摩挲着雪臀.上的娇嫩肌肤,深陷在甬道中的龟头也在媚肉中左冲右突,时不时顶上敏感点。

    “啊,啊哈啊 不过片刻功夫,女孩就腿软得站不住了。

    听到她的话,男人沉声一笑: ”我说的不是‘我’。"

    什么不是我,什么乱七八糟的迷蒙间,大手探到她腿间揪住了小花核,低哑的话音如同呓语徐徐回荡:“我再问一遍

    ——”

    “然然的小骚屄 ,想不想我的大鸡巴?"

    “嗯哈

    这么羞人的问题,怎么回答。

    孟然不说话,某人很有耐心。揪着小花核的手指并不十分用力,空着的另一只手则握住奶尖儿,上下同时揉搓起来,相

    同的力道,相同的动作,连频率都一模一样

    唔,嗯啊.”

    孟然哪里是他的对手 ,视线越发迷蒙,不知今夕何夕。因而她也没注意到,肉棒的顶弄越来越快,大龟头一次又一

    次撞上花心,卵蛋拍击着臀儿的声音也越发响亮。

    “想不想?”

    "啊,啊哈啊

    眸光一闪,周子羡抓着她转了个身。大鸡巴在嫩屄里整整旋了一周,女孩一哆嗦,腿间顿时泄出大股花液。还在

    颤抖间,她一条长腿被猛地抬起。

    将她右腿架在臂弯,周子羡一边按着她一边用力肏干,又是淡淡的三个字: "想不想?"

    "啊不行,我,嗯啊我站不稳

    roushuwu.

    这下子孟然半边身子都悬空了,虽然背抵着墙壁,可只靠一条腿站立,如何能稳住。偏生她花屄里还有一根飞快捣弄

    的肉棒,随着那抽插她浑身都在摇晃,长腿翘起,屄口被迫拉扯得更大,连里头的媚肉都翻露了出来。

    “回答我的问题。”

    “嗯……呜呜……”女孩再坚持不住,带着哭腔地嘤咛,“想,想……啊哈……”

    周子羡这才勉强满意,指尖滑过她微湿的眼角,亲了亲她的小嘴,“明天还要拍戏,眼睛可不能哭肿了。”

    “知道我要拍戏,你还……”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