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头,这对耳钉,她实在想不到有什么收下的名目。

    “谁说无缘无故。”

    男人取出那对纤巧精致的耳钉,钻石在他指尖折射着动人的光华,他不由忆起在北湖七号的那一晚,路灯下,她耳

    际点缀着小小的星星和月亮,比漫天星辉还要夺目。

    那时候他便想,自己一定要送她一对一模一样的。这样的光彩,最适合的便是在她耳畔辉耀。

    “今天是我们认识的第五十八天,不该庆祝一下吗?”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

    孟然哭笑不得,正要说话,他已倾身过来,手指抚上她耳际。热意一掠即过,周子羡抬头,满意地看着她发丝下流

    转的光华,只觉哪怕是在钻石的映衬下,她两只白玉般的耳珠儿依旧夺人眼球。

    情不自禁地,他探手轻轻拨弄。耳畔一痒,女孩的身子便是一缩。此情此景,或许是灯光太柔软,或许是空气太旖

    旎,喉结上下滚动着,周子羡难以自持,抓着她腰肢便吻了上去。

    “嗯……”

    娇软的嘤咛徐徐回荡,原本应该挣扎的,哪怕只是下意识的推拒,每次也都会有。但这一次,孟然没有动,她顺从

    地仰起小脑袋,任由男人将大舌喂进口中。

    他高大的身躯覆下,将她牢牢攫在掌中。缠吻间两具身子紧紧相贴,她的乳儿压向他结实的胸膛,纤腰被他按着,

    下体贴在了他的大腿上。

    几番磨蹭,坚硬硕大的肉棍儿不知在什么时候抵上了女孩的小肚子,大手滑至她腰际的那个小窝儿轻轻一按,孟

    然“啊”了一声,双腿分开,就让男人把肉棒喂进了腿缝间。

    “周子羡……我……”她轻声喘息。

    情潮涌动,气血沸腾,女孩那双水光盈盈的瞳眸里几分渴求,几分羞窘,几分惶恐。

    周子羡如何不明白她的迟疑,爱怜地吻了吻她的小脸,他替她说出难以出口的话:“我们去床上。”

    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正欲举步,笃笃笃,大门忽然被敲响了。

    某周:脑婆和别的男人拍吻戏?呵,我可以来真的

    PS.双更=3=

    地下情夫(H)

    笃笃笃,笃笃笃

    见屋里没有人回应,敲门声停了片刻,再次响起。伴随的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小然,小然?你在家吗?"

    “是苏姐!”孟然一下子清醒。

    顾不上眼下箭在弦上的局面,她手忙脚乱地就要跳下来:”快放我下来,我给苏姐开

    等等,她怎么给苏眠开门?她家里现在还杵着一个大男人!

    “完了完蛋了!”

    出道之前苏眠就跟她叮嘱过,最好不要谈恋爱,要是谈了,也要跟公司报备。后来好不容易她红了,苏眠更是三令五申,

    在这当口不能闹出绯闻,可是现在

    想到周子羡的投资商身份,还有他身上那一连串吓死人的头衔,孟然只想撞墙,苏姐会骂死她的!

    “你经纪人?”周子羡皱了皱眉。

    来得真不是时候。

    "没错,你千万不能被她看到,女孩挣扎着从他怀里跳下来,“你,躲到卧室里。不不不,衣柜?要不,浴室?”

    她没注意到周大boss的脸色似乎有点不好,到处寻找可以藏人的地方。可惜这里是六楼,不然就让周子羡跳窗了!

    “对,就躲在浴室。”最后,孟然拍板决定。

    衣柜太矮,周子羡一米八几的个子塞不进去,卧室和客厅都不能藏人,不如躲进浴室,往浴缸里一坐,再把帘子一拉,苏

    眠没事也不会去看。

    打定主意,她就把周子羡往浴室推:“快,赶紧的,苏姐还在敲门。”

    “我干嘛要躲起来?"某人纹丝不动。

    “不能让她看见你啊!”

    “哦?"他微微眯起眼睛,眸底划过一丝危险的深黯, “然然觉得,我拿不出手?"、

    "这不是拿不拿得出手的问题,“孟然很急,“咱们现在怎么说呢,就是,就是,”一着急,她就口不择言,“你就是

    我的地下情夫,当然不能让人看见!”

    地下情夫

    男人的唇角一寸一寸勾起,嗯,这个名头不算好听,不过以目前的状况来看,他比较满意。

    “好吧。”他淡淡地,松开了抓住女孩的手,“我自己去,你去开门。”

    呼孟然长舒一口气。正欲转身,耳际忽的一热。

    湿热的大舌滑过她耳后细嫩的肌肤,在耳蜗处舔舐着盘旋打转,带着笑意的低哑声音如同过电一般,飞快流窜,留

    下阵阵酥麻:

    “别让你的地下情夫等太久。”

    直到苏眠进门,孟然的脸还是烫的。

    “你干什么,这么久才开门。”苏眠随口问。

    “……睡觉,没听到。”

    “这么早就睡?”视线扫过,她发现孟然的衣服确实有些凌乱,点了点头,“这段时间拍戏太辛苦了吧,知道你

    拼,要注意身体。”

    “嗯。”孟然给苏眠倒了杯水,“苏姐过来……有事?”

    “出去办事,顺路过来看看你。”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犹豫了一下,苏眠拿出手机,“确实也有点事要跟你说。”

    她打开相册,滑出几张照片:“有个狗仔工作室发给我的,我想他们应该也发给了叶修齐的经纪人,那边肯定会压

    下来,我就没回复。”

    “不过,还是知会你一下比较好。”

    叶修齐?心头一顿,孟然连忙定睛去看。

    只见那几张照片拍的是自己和叶修齐在片场附近的路边摊撸串,照片里的衣着打扮不同,显然是分好几次拍的。

    她立刻明白了苏眠的意思,这种照片内容很普通,不想炒作的话,发出来也就发出来了。若是想炒作,正好可以双

    方配合,炒一炒无伤大雅的绯闻。

    所以狗仔拍到照片,都会主动联系当事人。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一般当事人会花点钱把照片压下来。

    “你现在的热度还没褪,其实趁机炒一炒绯闻也可以。”苏眠语气平缓,“但先不提叶修齐那边会不会配合,如果

    你希望能红更久,最好不要这么做。”

    原因很简单,孟然现在还没有真正能拿出手的实绩。

    她固然表现出了潜力,但她如今的走红,完全建立在舆论之上。一次被动的炒作不会引起群众反感,两次主动的炒

    作或许也可以,但这样的伎俩用得太多,无疑是在透支她的路人缘。

    所以就算要炒,也得

    roushuwu.

    等到孟然有作品上了再炒不迟。

    不用苏眠明说,孟然便想通了关节。“我听你的,苏姐,”她干脆地说,“我只想安安静静拍戏。”

    苏眠满意地点了点头,她就知道孟然看得通透,“不过……”顿了顿,她斟酌着说,“你跟叶修齐确实没什么

    吧。”

    看照片里,两人虽然不能说亲密,但绝对很熟。

    “能有什么啊,”孟然有些好笑,“就是撸串的串友。”

    真要说有什么,她屋里藏着的那个才是真的。

    “那就好,”苏眠站起身,“这个圈子的诱惑太多,你要把持住。”

    “记住了,现在这个阶段,千万千万不能谈恋爱。”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